None_诺奈

《吉尔伽美什史诗》(六)伊诗塔与天牛

※最古基佬传说

※史诗中译,代发,译者:良辰美景奈何桥

※【必读】译者注释&目录

※全文已翻译完成,每周日17:00更新


本章内容提要:

接下来王者吉尔伽美什,

举行了隆重热烈的庆典。

庆典一直持续到了午夜,

英雄在他们的床上躺下,

恩奇都的灵魂渐入梦乡。



————————————————————————————


 

  

王者凯旋而归乌鲁克城,

他卸甲整装并梳洗头发,

脱下脏衣换作华丽新装,

他裹上斗篷并系上腰带,

再将尊贵的王冠戴起来,

王的俊美令伊诗塔心动,

这位女神渴望地注视他:

 

来吧吉尔伽美什,做我的新郎,

请赐我以欢爱,噢请您赐予我,

您做我的丈夫,我做您的妻子,

让我亲手为您装备一架新战车,

用镶嵌满青金石与黄金的车盖,

安装上黄金车轮连同琥珀号角,

再让雄狮结队与巨骡在前拉车,

让我们的婚房充满雪松的芬芳,

当您步入我们这座甜美的屋子,

门廊与宝座将会亲吻您的双足,

国王侍臣与贵族们跪在您驾前,

向您献上山地高原的贡品珍馐,

您牧区的羊只产三胞与双胞胎,

您畜养的驴驮货物不亚于骡子,

您马厩里的马将载着荣誉飞驰,

您套上轭的牛会健壮无可匹敌。

 

 

吉尔伽美什回答女神说:

 

若我乌鲁克王当真与你结为连理,

你将自何处获取许诺予我的穿戴食物与生计?

你打算占据众神食用的面包给我,

再争抢属于国王们饮用的麦芽酒?

谁人愿意携同你步入婚姻的殿堂?

你的名字让世间无冰却结起寒霜,

伊诗塔,你好比无法挡风的门墙、

屠杀勇士的宫殿、与踏坏自己巢穴的母象,

你犹如磨脚的鞋,一堆沾污搬运者的沥青。

你的新郎谁堪忍受,谁的结局又是上天堂?

来吧,让我历数你有多少个情人。

对于杜姆兹,你年轻时那位丈夫,

你让他被困冥府永无休止地哭泣,

你爱上阿拉鲁鸟却折断它的翅膀,

如今它仍站在枝头带着怨怒哀嚎,

接着你爱上拥有完美力量的狮子,

为它挖了七尺又七尺的深渊地牢,

你爱上以骁勇善战著称的神战马,

却以马刺与马鞭不断鞭笞与鞭挞,

你叫它喝脏水令它母亲泪流不止,

你爱上牧羊人就让他去烘烤面包,

就在你故意囤积成山的尘芥堆中,

逼他为你宰杀幼畜还把他变成狼,

牧童驱赶他,牧羊犬咬住他不放,

你爱上你父亲的园丁,伊殊拉努,

他定期为你的餐桌送上满篮椰枣,

你却贪婪注视他并步步向他走近:

噢伊殊拉努,让我尝尝你的精力,

快伸出你的手抚摸我的私密之地,

可是他却跟你说,您叫我么女神?

您究竟希望打我这儿得到些什么?

我妈妈不烤面包么,我没得吃么?

我应该吃你侮辱和诅咒的面包呢,

还是该穿你灯芯草外衣抵御寒冷?

你听完他的这番话,便狠狠打他,

你将他变成一个侏儒扔进人群中,

让这位神侍者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你爱上我,将来我也是如此待遇?

 

伊诗塔闻言便恼羞成怒,

转向父亲万神之首哭诉:

 

父亲,吉尔伽美什他羞辱了我,

辱骂我,历数我从前做错的事。

 

万神之首对女儿询问道:

 

难道你真的没有惹怒吉尔伽美什,

以至于他羞辱你,历数你的恶行?

 

伊诗塔却对父亲威胁说:

 

父亲,求你把天牛借我,

我要去凡间收了他性命,

要是你不答应我的请求,

我就把地狱掀个底朝天,

我将毁灭地上所有生灵,

释放亡灵吞噬凡间一切,

我会驱使死亡覆灭生命。

 

天神之首无奈之下开口:

 

若要为父借你天牛,你必须答应,

给乌鲁克七年时间囤积足够粮草。

 

女神伊诗塔满口允诺着,

接过拴有天牛鼻环的缰。

立即带天牛来到乌鲁克,

它啃吃光庄稼与芦苇地,

又一口将河水吸浅大半,

打个喷嚏大地出现深渊,

一百个乌鲁克人掉进去,

再一个喷嚏两百人落入,

第三个喷嚏恩奇都出现,

他不幸陷落至天牛腰间,

猛然跃起抓住他的犄角,

恩奇都对吉尔伽美什说:

 

我发现了天牛的力量和弱点,

稍后我会抓住它的一簇尾巴,

然后请你像勇敢的屠夫那样,

将你的剑插入犄角与牛轭间。

 

说罢他跳到天牛的背后,

抓住它的尾巴踩住后踝,

天牛旋即变得无法动弹,

吉尔伽美什宰杀了天牛,

接着他们割取它的心脏,

高举献祭在太阳神面前,

俯身叩拜之后退回城池,

双双并肩端坐于城墙上。

伊诗塔见状乃暴跳如雷,

这位女神嘶声哭喊诅咒:

 

让悲痛降临在吉尔伽美什身上,

这个诽谤我又杀死天牛的男人!

 

英雄恩奇都听到她的话,

撕下天牛臀尖肉丢给她:

 

你,如果一旦让我抓住,

我也会像这样把你撕碎,

用它肚肠将你手脚捆绑。

 

伊诗塔纠集神妾与宫宠,

一同哀悼天牛的臀尖肉。

吉尔伽美什则聚集工匠,

他们称赞牛角质地优良,

每支有天青石柱一丈长,

根部有雪松树干般粗细,

他们用它承装千余斤油,

将油拿去献给农牧之神,

又把牛角挂入卧室收藏。

 

王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

在幼发拉底河濯洗了手,

相互执手徐徐往前漫步,

他们沿着城市街道行走,

人们目光皆汇聚到那里。

步入吉尔伽美什的宫殿,

年轻的王者问近旁侍女:

 

你说谁是世间男人中的翘楚,

而谁,又是他最荣耀的伙伴?

 

侍女回答吉尔伽美什说:

 

吉尔伽美什您是人中之王,

您的伙伴拥有无上的荣光。

 

吉尔伽美什不由得感叹:

 

那时节我们相识于彼此的愤怒,

我的威严在乌鲁克城无人能敌,

他却在婚房门口挡住我的脚步。

 

接下来王者吉尔伽美什,

举行了隆重热烈的庆典。

庆典一直持续到了午夜,

英雄在他们的床上躺下,

恩奇都的灵魂渐入梦乡。

 

 

tbc.

评论(3)
热度(309)
  1. 空城旧梦None_诺奈 转载了此文字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