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吉尔伽美什史诗》(十一)不朽的丰碑

※最古基佬传说

※史诗中译,代发,译者:良辰美景奈何桥

※【必读】译者注释&目录

※全文已翻译完成,每周日17:00更新


本章内容提要:

来吧,到我建筑的城墙上走走,

我要探视并检查它的根基墙砖,

是否每一块都经过炉火的煅炼,

而这坚实的墙正是长老们奠基,

你看,一里外有城市和椰枣林,

另一个方向是当年争斗的广场,

半里外还有伊诗塔女神的神庙,

更远的远方,乃我统治的边疆。



————————————————————————————

十一

 

 

 

吉尔伽美什遥对先知说:

 

永生的先知啊,我仔细端详你,

你与我的样子,根本没有不同,

我想与你决战,手却不禁迟疑,

你是如何位列诸神并获得永生?

 

先知回答吉尔伽美什道:

 

王者,让我向你揭露一个秘密,

我将一五一十告知你诸神天机:

舒鲁帕克,你该知晓这个城市,

这古老城市位于幼法拉底河畔,

诸神便是于此决定发起大洪水,

万神之首起誓,大气神为军师,

天神之侍督战,天神之仆为将,

然而水神却对着芦苇墙宣咒道:

芦苇墙啊芦苇墙,墙砖啊墙砖,

听着,让舒鲁帕克城所有子民,

尽快拆毁房屋,去建造一条船,

放弃眼前的财富,快去逃命吧,

别忘了带走生灵的种子与幼崽!

你们建造的船,长和宽要相等,

要仿照天庭苍穹为它装上顶盖。

我心领神会对水神,我主人说,

我这就专注去办,照您的指示,

可我该如何向舒鲁帕克人解释?

水神张口说,你这样告诉他们:

大气神憎恨你,因此你得离开,

离开舒鲁帕克,离开他的土地,

你要去到阿普苏城,与神共处,

神明会降下预示于你们的土地,

早晨他降下鱼、鸟与面包蛋糕,

晚上则降下小麦谷物以示凶兆。

 

 

 

迎着黎明的第一缕曙光,

人们聚集到先知的门前,

木匠拿起了斧头,石匠拿起了石器,

青年扛起柽柳木,长者背起棕榈绳,

富人带上了沥青,贫民推起了滑车,

五天之后船的雏形始现,

大船的面积足有一英亩,

每道边的高度有六十米,

每顶边高度也是六十米。

我造出他的骨架,再设计成形,

安置六张甲板,将它分为七层,

每层分为九个舱,用栓钉钉上,

我找到一根撑竿,准备好滑车,

往熔炉里倾倒成吨的沥青与油,

那搬运工运来的油,除了祭祀,

又被造船木匠私藏了一小部分,

我不追究,还为他们烹羊宰牛,

每天工人要喝的啤酒、葡萄酒、

麦芽酒和香油,多得流淌成河,

我让他们如过新年般尽情欢庆,

太阳升起时,我开始动工涂油,

到日落时分,船终于宣告完工,

推船下水十分艰巨,从前到后,

我们围住船体奋力向水中推动,

直到船体的三分之二浸入水中,

于是我们装载物品,白银黄金,

装进植物的种子与动物的幼崽,

再让我所有的亲戚同族登上船,

还有野生动植物与身怀绝技者,

太阳神提醒了我那个最后期限,

清晨神明以雨赐予面包和蛋糕,

夜间则下了一场充沛的小麦雨,

其后我关注天象,云变得不详,

我快步走进船中,密封上舱门,

把船舵交给那封舱的木匠把掌,

 

迎着黎明的第一缕曙光,

地平线覆盖着黑色乌云,

雷电之神立于云端狂吼,

风暴预告使则在前警跸,

冥府之神掀翻所有湖泊,

风暴之神拆毁所有堤堰,

溷血蛇神们高举着火把,

用智慧的炎光照彻大地。

冷酷的雷电神横冲直撞,

一切光芒霎时变得暗淡,

如发怒的公牛践踏土地,

如摔罐子般击碎了所有,

是日狂风肆虐洪水滔天,

如战争洗掠般淹没人类,

在这一场滔天浩劫当中,

人类不再能够认出彼此,

甚至天神都忌惮了洪水,

他们逃离到神首的天堂,

败犬般战栗蜷缩于露天,

万神之母产妇一样叫喊,

她用甜美的声音恸哭道:

 

自开天辟地以来的一切已成土灰,

这都要怪我在众神集会上的恶语,

我曾扬言要用一场战争毁灭人类,

是我创造了他们,他们是我子民,

可现在,他们就像海里漂游的鱼!

 

众神闻言和她一起哭泣,

湿润的脸上写满了惆怅,

他们没有了供奉和祭祀,

被热浪侵袭,双唇焦枯

整整六个白昼又七夜晚,

狂风暴雨冲刷侵蚀大地,

直到第七个清晨来临时,

风和雨终于渐渐地止息,

洪水终于不再持续暴涨。

然而所有人已葬身泥浆,

洪水淹没了昔日的屋顶,

打开舱门外面阳光照耀。

 

我无力地跪下,不禁开始哭泣,

泪水缓缓地顺着我的脸颊淌下,

我们的船在大海边缘飘荡搜寻,

十四个地方已经露出小块陆地,

船搁浅在尼什尔山上无法移动,

一天两天过去了,船没能移动,

三天,四天,船仍在山顶胶着,

五天,六天,我依旧无法离船。

直到第七天,我放飞一只鸽子,

它没有找到陆地,便飞了回来,

我又放飞一只天鹅,它飞走了,

却仍旧没找到陆地,飞了回来,

我再放飞一直渡鸦,它飞去了,

看到水势正退,它找寻啄食着,

在风中忽隐忽现,再没有飞回。

我取出一件牲礼祭祀大地四方,

又在山巅点燃一堆芬芳的香草,

我排列摆出了七只又七只瓶子,

其下堆起芦苇、雪松和桃金娘,

众神嗅到香气,苍蝇般聚过来,

万神之母拿出许多名贵青金石,

那是万神之首向她示爱时所赠:

 

哦,我要将这些珠宝戴在我颈间,

以牢记洪水肆虐的日子永不忘却。

诸神们,到散发香气的地方来吧,

除了那脾气暴躁的大气之神以外,

因为他不假思索便发起一场洪水,

令我的子民们不得不遭灭顶之灾。

 

 

大气之神同样来到这里,

看到大船之后开始生气,

他满腔怒火责问众神说:

 

这些生灵到底从哪儿藏匿来的?

他们原本不该从浩劫里活下来。

 

风暴之神便张口回答说:

 

除了水神,谁能做出这种事情?

唯有他才知晓如何躲过这天灾。

 

我主人水神站出来说道:

 

你,世界的主宰,享有英雄之名,

怎能不加思量,贸然发起大洪水,

罪人犯下了罪孽,就应承担罪行,

恶人造下了恶业,就该赎愆恶行,

除了洪水,一头雄狮也可以吃人,

除了洪水,一头恶狼也可以吃人,

除了洪水,一场饥荒即可屠戮众生,

除了洪水,霍乱战争亦可毁灭人类,

我只不过将诸神的秘密托梦于先知,

而今,你看看,他完成了什么功绩?

 

大气之神听罢来到船里,

牵起我的双手领我出去,

又牵出我妻跪于我身旁,

他触摸我们的前额祝福:

 

过去你只不过是一介凡人,

现在我要让你与你的妻子,

与我们一样,位列于诸神,

你可以永居遥远的圣河口,

就在两河汇聚入海的乐土。

 

后来他带我到河口安家,

我便住在圣河的入海口,

但是现在谁能为你聚集诸神,

以让你找到你所向往的永生?

来吧,六天七夜你不要睡着,

我便答应助你完成这个心愿。

 

 

王吉尔伽美什屈膝坐下,

睡意像迷雾般笼罩着他,

先知见状对他的妻子说:

 

看这个渴望找到永生的孩子,

睡意像迷雾般在他周身飘荡。

 

他好心的妻子对先知说:

 

你该过去推推他,将他唤醒,

顺着他来时的路,送他回去,

顺着他来时的门,送他回家。

 

先知不答反而向妻子道:

 

人类会使诈,我要提防着他,

你去为他烤面包,每日一个,

排列开并记下他熟睡的日子。

 

 

可是吉尔伽美什的面包,

没吃的第一个被风干了,

没吃的第二个已变硬了,

第三个变干硬又回潮了,

第四个布满白色的长毛,

第五个长出绿色的霉点,

第六个才刚刚新鲜出炉,

烘焙第七个的炭还在烧。

先知推醒了年轻的王者,

吉尔伽美什对先知说道:

 

你看,在困意彻底袭击我之前,

你立刻碰了我一下,唤醒了我,

我将赢得这场六天七夜的赌注。

 

先知摇头叹气对王者说:

 

去吧,去数数你没吃的面包,

你就知道自己睡了几天几夜,

它们第一个变干第二个变硬,

第三个回潮,第四个发白了,

第五个生霉,第六个还新鲜,

而那第七个,正在炉中烘烤。

 

吉尔伽美什绝望地问道:

 

那我该怎么办,我该去往何方?

光阴已经在悄悄窃走我的韶华,

死亡开始慢慢占据了我的卧室,

不论我如何辗转反侧都会死亡。

 

先知转而对他的船夫说:

 

愿码头抗拒你,渡口轻蔑你,

让沿岸见你走过的人都放逐,

你操舟领来这里的这个男人,

他身上披着蓬乱浓密的皮毛,

尽管神俊非凡却被皮毛掩盖,

带他去,船夫,带他去浴场,

让他用水洗干净头发与身体,

让他丢掉他的兽皮换上新衣,

让他披上皇族衣袍以显尊贵,

送他踏上归途回到他的城邦,

教他在旅途的尽头衣锦还乡。

 

船夫将王者带到了浴场,

他洗净浓密蓬乱的头发,

再浸湿自己健壮的身躯,

接着他裹上崭新的头巾,

披上尊贵的皇族的袍衣,

吉尔伽美什渡过了海洋,

他即将要回到他的城邦,

他就快到达旅途的尽头,

衣裳无染尘地衣锦还乡。

吉尔伽美什与船夫登船

他亲自划桨,动身离去。

先知的妻子又问丈夫说:

 

吉尔伽美什历尽辛苦到这里

在他即将返回自己的家园时,

你准备赠予他什么样的礼物?

 

王者闻言停棹将船靠岸,

先知对吉尔伽美什笑道:

 

你历尽千辛万苦方来到这里,

我要送给你礼物,一个秘密,

一个曾被诸神隐藏了的秘密。

它是株看起来像荆棘的东西,

它如同蔷薇,会刺伤你的手,

如果你能得到这株神奇珊瑚,

你苦苦求索之事,不言而喻。

 

吉尔伽美什听了这番话,

立刻驱舟前往一个海峡,

他用巨石捆绑在双腿上,

跳入水底深渊缓缓下潜,

他很快发现那株黑珊瑚,

抓住它并将它连根拔起,

旋即将腿上的巨石解开,

让洋流将自己冲向海岸。

他上岸对船夫高兴地说:

 

你看,这便是先知形容的珊瑚,

人类可以借它的药效获得重生,

现在,我要把它带回乌鲁克城,

我要让老年人试吃看它的功效,

它的名字将叫做『返老还童』,

我要试试能否回到过去的时光。

 

 

二十拜耳之处他们进餐,

三十拜耳之处他们扎营,

这是王者看见一个水池,

池水看上去清爽又冰凉,

于是他跳入池水中洗浴,

一条蛇闻到珊瑚的芬芳,

偷偷游曳过去吞下了它,

褪下一层蛇蜕便爬走了,

吉尔伽美什跌坐下痛哭,

泪水沿着他的脸颊滑落,

他满心绝望地对船夫说:

 

到底是为了谁,我的双臂无力,

到底是为了谁,我的心血已干,

我不是为了自己如此慷慨大方,

哈哈,到头来却是为了一条蛇!

现在,潮水已经涨了一天一夜,

当初我下潜时忘记了设置路标,

现在掉头回去,怎可能再找到?

 

 

二十拜耳之处他们进餐,

三十拜耳之处他们扎营,

他们最终到达了乌鲁克,

吉尔伽美什邀请船夫说:

 

来吧,到我建筑的城墙上走走,

我要探视并检查它的根基墙砖,

是否每一块都经过炉火的煅炼,

而这坚实的墙正是长老们奠基,

你看,一里外有城市和椰枣林,

另一个方向是当年争斗的广场,

半里外还有伊诗塔女神的神庙,

更远的远方,乃我统治的边疆。

 

 

 

tbc.


评论(8)
热度(228)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