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吉尔伽美什史诗》(十)在世界的边缘

※最古基佬传说

※史诗中译,代发,译者:良辰美景奈何桥

※【必读】译者注释&目录

※全文已翻译完成,每周日17:00更新


本章内容提要:

人类也被迫死亡与蜉蝣那么相像,

那惨绝人寰的场面无人能够描绘。

而伟大的诸神聚集一堂冷眼旁观,

他们掌控了生死却不曾透露死期。



————————————————————————————

 

 

 

西杜丽是个酒馆老板娘,

住在宝石森林畔的海边,

她站在一个纯金花架旁,

头戴着神秘高贵的面纱。

王吉尔伽美什徘徊而来,

身披兽皮脸色带着恐惧,

他身上流淌着神的血液,

心中却充满人类的悲伤,

脸上是长途跋涉的疲惫。

酒馆老板娘远远望见他,

心底下不由得自言自语:

 

毫无疑问他是那个杀死天牛的猎人,

可他为何长途跋涉径直走向我门口?

 

于是她栓住门躲上屋顶。

吉尔伽美什听见了动静,

他扬起下巴对西杜丽说:

 

为什么你见到我却要栓上门扉,

将门紧闭之后还登上屋顶躲避?

我要砸碎门栓,我要破门而入。

 

酒馆老板娘答应他说道:

 

我紧闭门扉,是我对你心怀畏惧,

我等上屋顶,是我对你心怀犹疑,

说吧,让我了解你的经历和目的。

 

王者这样回答西杜丽说:

 

事情本是这样,我的好友与我,

我们同心协力抓住并杀死天牛,

摧毁了盘踞雪松林的哈姆巴巴,

我还在山口杀死了凶恶的群狮。

 

西杜丽对吉尔伽美什说:

 

如果你和恩奇都是杀死天牛的人,

是摧毁盘踞在雪松林的怪兽的人,

如果你是杀死山口凶恶群狮的人,

为什么你会双颊深陷,情绪萎靡?

为什么你容颜憔悴看似满腹忧伤?

为什么你的脸被霜冻和烈日烧灼?

为什么彷徨于荒野像失群的孤兽?

 

吉尔伽美什反问西杜丽:

 

为何我双颊不能深陷情绪不能萎靡?

为何我容颜不能憔悴不能满腹忧伤?

为何我的脸不会被霜冻和烈日烧灼?

为何我不能像失群野兽在荒野彷徨?

我的朋友恩奇都,我那深爱的朋友,

奔跑的骡,高原的驴,荒野里的豹,

他与我一同经历了所有的艰难困苦,

然而神谴与死亡的厄运却突然降临,

我为他痛哭流涕,整整六天又七夜,

我没有埋葬他,直到蛆虫爬出鼻孔,

那时我开始害怕,我开始害怕死亡,

挚友逝去的痛苦让我感觉无法承受,

因此我徘徊于荒野踏上遥远的路途。

我的朋友,我深爱的人,已经腐去,

他已经腐去,我还能如何保持缄默?

我不想像他那样永恒沉睡不再醒来,

我不想长眠,我想要穿越一切不朽。

 

王者向酒馆老板娘发问:

 

现在,请告诉我,我该往何处,

寻找那位曾经获得永生的先知?

请告知我那一条路的地界标志,

若能成功,我将穿越这片海洋,

如果失败,我仍会在荒野徘徊。

 

西杜丽对吉尔伽美什说:

 

王者啊,这是条永无可通过的路,

自远古以来便无人能够横渡大洋,

除了太阳神,谁都不能渡到彼岸,

这条路艰远,途中更有死亡之海,

即使你渡过海洋,你又能怎么办?

但请注意,先知的船夫就在那儿,

他和一尊石像守护在死亡之海畔,

去吧,砍一株雪松,前去拜谒他,

假若成功他将伴你横渡死亡之海,

假若失败,请务必回头到这里来。

 

王吉尔伽美什闻言狂喜,

他手持战斧又拔出匕首,

离弦箭一般飞奔进树林,

喜悦的呐喊声响彻林间。

先知的船夫远远望见他,

拔出斧头气势汹汹相向,

王者轻而易举制服了他,

击碎石像强行登上了船,

他对死亡之水毫不畏惧,

解开船驶进浩瀚的海洋。

吉尔伽美什对船夫说道:

 

你在发抖,何物让你如此害怕?

 

船夫回答与西杜丽一样。

吉尔伽美什也向船夫问:

 

请告诉我,我该如何渡过海洋,

寻找那位曾经获得永生的先知?

 

船夫摇摇头对王者说道:

 

不,你亲自毁了泅渡的唯一机会,

你击碎了石像,还将他扔下了水,

你必须重新到森林砍伐三百棵树,

每棵至少两丈长以作为船的撑杆,

你要修整好它们,再雕刻上浮雕。

 

他们准备好雪松木撑竿,

下海航行一个月又三天,

终于来到了死亡之海边,

船夫吩咐吉尔伽美什说:

 

拿起第一根撑竿,别让手沾到水

假如沾到死亡之水你的手会残废,

快拿起第二根和第三根,第四根,

快拿起第五,第六和第七根撑竿,

第八第九,第十和第十一十二根。

 

一直航行到四万八千米,

所有的撑竿却已经用完,

吉尔伽美什便脱下外袍,

亲手升起做了一扇风帆,

船夫远望着他暗自思量,

为什么石像会被他击碎,

船上载的也非我的主人,

他不是先知而是陌生人,

船上载的是一个陌生人,

一个来自荒野的陌生人。

 

 

吉尔伽美什到达了终点,

他对这位永生的先知说:

 

我来自乌鲁克名为吉尔伽美什,

我不想永恒沉睡再也不能苏醒,

所以我来寻找您,永生的先知,

我走遍太阳照耀下的所有土地,

我赛过时间征服了险峻的群山,

我赛过时间穿越了浩瀚的海洋,

我放弃休憩,以不眠惩罚自己,

我不断给自己的身体施加痛楚,

而我的艰难跋涉为我带来什么?

我从未旅行如此之远如此狼狈,

我杀死熊、鬣狗、狮子和黑豹,

我杀死各种各样荒野的动物们,

我吃它们的肉,剥它们的皮毛,

我希望用沥青封住悲伤的入口,

因为我,人们无法再欢快舞蹈,

因为我,快乐无忧的日子溜走。

 

先知回答吉尔伽美什说:

 

吉尔伽美什,为何你要选择放逐?

你的父亲母亲让你生为半人半神,

你却一度将自己的身份置于凡人,

凡人将你簇拥上王位对你说请坐,

他们吃变质的啤酒而非新鲜奶油,

他们嚼麦麸和粗粮而非精致面粉,

他们穿粗麻布衣裳,腰间系草绳,

这全都是由于没有智者在上引导,

你不曾考虑他们么,吉尔伽美什?

谁是他们的王,谁是他们领导者?

仿佛那黑夜之中熠熠生辉的月亮,

在万物睡去之时,仍保持着清醒,

无论阴晴雨雪,它光芒亘古不变。

现在你应该考虑你的国度和臣民,

考虑修造神庙与粮食布帛的供应,

让他们内心由衷感到富足与安宁,

每个人类都拥有各自不同的命运,

你整日跋涉不眠不休得到了什么?

夜以继日长途跋涉让你精疲力尽,

你无止尽地给自己身体施加痛苦,

只不过距离生命尽头更近了一步。

然而人类生命仍像藤丛中的芦苇,

那些清秀的男子,与美丽的少女,

他们仍会在风华正茂时突然死亡,

没有人见过死神或听过他的声音,

唯有死神在暗中残酷地击垮人类。

自从人类学会如何建造房屋之时,

自从人类初识伦常组建家庭之时,

亲兄弟间的恩断义绝也从此而起,

亲朋好友的争端仇恨也自此而生,

某一日河水上涨带来一场大洪水,

水中蜉蝣漂荡,无力地注视太阳,

然后突然之间,这一切都消失了,

人类也被迫死亡与蜉蝣那么相像,

那惨绝人寰的场面无人能够描绘。

而伟大的诸神聚集一堂冷眼旁观,

他们掌控了生死却不曾透露死期。

 

 

tbc.

评论(2)
热度(181)
  1. 空城旧梦None_诺奈 转载了此文字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