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吉尔伽美什史诗》(七)恩奇都之死

※最古基佬传说

※史诗中译,代发,译者:良辰美景奈何桥

※【必读】译者注释&目录

※全文已翻译完成,每周日17:00更新


本章内容提要:

我的朋友,天神已然唾弃了我,

我不想死,正如没有谁愿在战斗中落败,

生命的疆场我已是败者,

败者本应随着时光销声匿迹,

但我的名字,恩奇都,会因你而光耀千古。



——————————————————————————————

 

 

 

森林与群山深处,众神卜居之所,

生命的白蜡树枝叶无风吹而摇落,

是谁人在凡间撼动了神界的威严?

神首、大气神、水神以及太阳神,

从各自的神庙赶来,聚于此商议,

王吉尔伽美什与荒野之子恩奇都,

杀死天神豢养的哈姆巴巴与天牛,

为了赎罪两人之中必须死去一个,

尽管他们的同盟太阳神极力保护,

大气之神仍决定死去的是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问他的伙伴:

 

我的朋友,到底出于何种缘故,

在你梦中众神要集会进行商议?

 

恩奇都描述了昨夜梦境,

渐渐变得有些精神恍惚,

他注视着虚空自言自语,

对那亲手造的牌坊说话:

 

雪松木的牌坊呵,我以你

漂流而下献祭于神的侍者,

我有灵识而你只不过死物,

为寻找木材我行了二十里,

才望见一棵挺秀的雪松树,

刨制成你无以伦比的柱栏,

你有六丈高两丈宽二尺厚,

顶柱顶点与底面笔直成线,

我造了你在神侍者前矗立,

哪知而今却遭遇如此下场,

我本应操起斧头将你砍倒,

我本该让你漂向太阳神庙,

于太阳神的圣城竖立起你,

在你的玄关安设狮头神鸟。

哦,牌坊啊,是我造了你,是我造了你,

现在,我能将你打破,我能将你撕碎吗?

我能希冀某位国王继我之后再来恨你吗?

或者某位天神将你悬挂起。

愿有人抹去其上我的荣誉,

借牌坊建立起自己的功业。

 

吉尔伽美什闻言顷刻泪下:

 

此言当真出乎你的理智与衷心吗?

我的朋友,你的心灵在玷污神圣。

你昨夜的梦境耐人寻味令人伤情,

我听见你痛苦的梦呓直教人震惊,

唯有生者才可以感觉到心在滴血,

你梦见的预言堪让活着的我痛苦,

我会以倾尽肺腑哀求伟大的天神,

我要去找垂青于你的太阳神陈诉,

我要去找万神之首说出我的央求,

我要去找那主宰世界的大气之神,

直到他心生怜悯撤回对你的诅咒,

我要用不计其数的黄金为他塑像。

 

恩奇都却对王者这样说:

 

好友,黄金白银于事无补,

大气之神恩利尔不同凡响,

他之令从不收回亦不改悔。

我受诅咒而死乃天命注定。

 

黎明的曙光照亮了大地,

荒野英雄向太阳神嗟叹,

泪水闪耀着晨曦的光辉:

 

伟大的太阳神,我愿以即将消逝的宝贵生命,

诅咒那最初将我的行踪告知于乌鲁克王的猎人,

他令我们不得再共存于世,

愿他与他的朋友必当分离,

愿他的狩猎永远一无所获,

愿他的金钱从窗户里飞走。

心满意足地诅咒完毕猎人,

失去理智的他还诅咒神妾:

来吧,莎慕哈特小姐,让我书写你未来的命运,

一个永无休止在厄运与痛苦之中死循环的命运,

你将永岁受着诅咒的折磨,

到死也不能找到如意郎君,

你必将风餐露宿四处流浪,

华丽的衣裙终被沙尘弄脏,

节日的礼服也被酒鬼玷污,

唯残垣断壁是你避风之地,

唯十字街头是你栖身之所,

让你的双膝生满荆棘,

让醉鬼用巴掌殴打你,

没有人愿意为你粉刷屋顶,

你的床头只有猫头鹰停立。

只因为你瓦解了我的圣洁,

在荒野你引诱我将我蒙蔽。

 

太阳神在天宫闻他所言。

温和的言辞便从天而降:

 

为什么,恩奇都,你要诅咒莎慕哈特?

当初是谁为你准备衣装食物与麦芽酒,

谁引导你结识强大的王者吉尔伽美什,

以至于如今,他成了你的挚友与兄弟?

乌鲁克王让你躺在最华美尊贵的床上,

在他王座的左边并排为你安设了座位,

他会让阴界的王族俯跪亲吻你的双足,

让乌鲁克全城的臣民为你而默哀流泪,

那俊美的人,他必定因你而愁肠寸断,

你离去之后,他将沉浸于无尽的悲痛,

终日面容憔悴,长发纠结而暗淡无光,

他会换下皇袍,衣着褴褛在荒野徘徊。

 

恩奇都听了太阳神的话,

愤怒的情绪慢慢地平息,

焦躁的内心渐渐地冷静,

他扬起头颅再一次开口:

 

莎慕哈特,让我收回诅咒,

这次我将会诚心地祝福你,

愿掌权者与贵族们怜惜你,

愿你容貌与美德芳名远播,

愿远近人们为你心旌动摇,

愿军士们解下腰带送给你,

送你黑曜石天青石与黄金,

把各式耳环赐予你作礼物,

愿你嫁与谷物满仓的贵人,

让爱情女神护送你进家门,

让他的发妻因你而被抛弃,

即使她是七个孩子的母亲。

 

恩奇都几乎已神志错乱,

他躺下开始不断地思量,

他拉住那最真挚的伙伴:

 

我不懂,我不懂昨夜那不寻常的梦,

天穹电闪雷鸣,大地以狂暴的震撼呼应,

我立于天地之间踽踽独行,

唯有一个人森然注视我的眼,

他的面相仿佛一头狮鹫,

他的双手如狮生着鹰的利爪,

他轻而易举抓住我的头发不费吹灰之力,

我用尽浑身力气打他,

他却毫发无伤还击我如疾风骤雨,

他痛打我,将我筏子般踢得翻来覆去,

他像野牛般发疯践踏我,

又像毒蛇朝我猛灌毒水,

救救我,我的朋友,

我拼命呼喊,你也一样怕他,

但你……

他痛打我,将我变成一只鸽子,

他钳住我的双臂如同扯住鸟翼,

他用诱饵将我捕进黑暗的地界,

那里就是冥府,我踏上了冥途,

进入而永无生还之日的墉屋,

踏上而永无回归之期的道路,

困在那里的人见不到一丝光亮,

吃的只有尘埃和泥土。

他们像飞鸟身披羽毛,

他们看不到光亮,居处唯有黑暗,

大门紧闭着,门栓布满灰尘,

满室的尘埃蔓延着死一般的沉寂,

我蹒跚踏进这屋子,灰尘,到处是灰尘,

我东张西望,看见有人带着王冠,

他很久以来便统治这片土地,

为万神之首与大气神献祭肉、

烤好的面包还有冰凉的清泉,

就在这间布满灰尘的大屋子,

我看见了不同阶别的大祭司,

司掌净化,以及忏罪的祭司,

还有天神与月亮之神的祭司,

以及基什国王与鸟兽之神,

冥界女王和她王座下的女史,

女史捧着一块泥板正在宣读,

她抬起头发现我的存在便问:

谁把那男人带到这里?

谁把那家伙弄来这里?

 

他的声音已再难说下去:

 

我的朋友,我曾与你患难与共,请别忘了我,

不能忘,不想忘,那些我们一同经历的过往。

当初我看到了世界,从此心意难平,

如今我梦见了未来,毕生心力耗尽。

 

 

荒野之子恩奇都倒下了,

在病魔纠缠下精疲力尽,

他无声无息躺在床榻上,

一天,两天,躺在床上,

三天,四天,没有好转,

第五天,第六天和第七天,第八天,

第九天和第十天,他渐渐病入膏肓,

第十一天和第十二天,

他请吉尔伽美什来到床前:

 

我的朋友,天神已然唾弃了我,

我不想死,正如没有谁愿在战斗中落败,

生命的疆场我已是败者,

败者本应随着时光销声匿迹,

但我的名字,恩奇都,会因你而光耀千古。

 

 

tbc.


 


评论(5)
热度(273)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