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吉尔伽美什史诗》(五)哈姆巴巴之战

※最古基佬传说

※史诗中译,代发,译者:良辰美景奈何桥

※【必读】译者注释&目录

※本章石板为旧版暂未更新,新出土石板部分译者翻译ing,翻译完毕之后会进行更新调整。

※全文已翻译完成,每周日17:00更新

 

本章内容提要:

恩奇都对吉尔伽美什说:

我的朋友,结果他的性命,

斩杀它吧,摧毁它的力量,

赶在大气之神得知消息前。


 

——————————————————————————————


他们在雪松林驻足惊叹,

仰望笔直高耸的雪松树,

注视延伸向森林的入口,

哈姆巴巴出没于某条路,

那里井然有序畅通无阻,

他们远远眺望雪松圣山,

天神与女神的宝座居所,

山的表面是茂密的雪松,

树阴下满溢着甜美喜悦,

厚实的荆棘丛繁盛如织,

密层层的树冠荫盖如网。

 

吉尔伽美什的宝剑出鞘,

恩奇都的战斧也预备好,

他们潜入怪兽出没的路,

哈姆巴巴在酣睡还未醒,

吉尔伽美什仍感到心悸,

恩奇都这样说对他鼓励:

 

单人的力量不及拥有伙伴,

正如三根绳不容易被拧断,

杀两头幼狮比一头雄狮难。

 

此时猛兽被闯入者惊醒,

它张口嘲笑吉尔伽美什:

 

让你这傻子采纳愚者他的建议吧

吉尔伽美什,你粗鲁野蛮来这里,

为什么要闯入我哈姆巴巴的领地?

来吧恩奇都,你就像一粒小鱼卵,

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又像海龟卵、

从来没有吮吸过亲生母亲的乳汁,

你孩提时我曾照看你却从不走近,

为何你背叛我,将他带到我面前?

你站在那里眼神就像是我的敌人。

我要当着你的面,切开他的喉咙。

我会拿他的肉喂蝗虫老鹰和秃鹫。

 

吉尔伽美什对恩奇都说:

 

我的朋友,它的秉性已不复从前,

我们虽无畏来到他的巢穴战胜它,

但担惊受怕的心此刻尚无法平静。

 

恩奇都回答他的朋友说:

 

为什么你说的话像个懦夫

你的软弱困扰了我的内心,

现在我们的处境只有一个,

好像铜矿投进冶炼的熔炉,

熊熊炭火将持续烧旺很久,

且不要畏惧,不且要退缩,

让我们来发动迅猛的攻击!

 

驱逐,将他们全都驱逐,

哈姆巴巴闻言暴怒嘶吼,

雪松林顿时撕碎成两片,

希剌剌与黎巴嫩断裂开,

头晕目眩中白云变漆黑,

死亡之雨如雾笼罩身上,

太阳神现身召唤出神风,

东南西北天地四维之风,

暴风龙卷风与地狱之风,

大台风魔鬼风和寒霜风,

还有那烈风飙风和飓风。

十三种大风似神明震怒,

围困哈姆巴巴进退维艰,

吉尔伽美什挥剑制服它,

狡猾的野兽却向他求饶:

 

王者吉尔伽美什,如此年轻有为,

您血统高贵,乃女神宁桑之亲子。

我愿奉您为王,遵太阳神之谕令,

为您看护这片将属于您的雪松林,

噢乌鲁克王国的后裔吉尔伽美什,

活着的奴隶才能为主人殚精竭力,

求您放过我,让我看守您的领地。

 

恩奇都劝阻吉尔伽美什:

 

千万不可以相信他的哀求。

它当然会说最动听的言辞,

你应该绞死它在森林入口,

把肉喂给蝗虫老鹰和秃鹫。

 

哈姆巴巴又乞求恩奇都:

 

现在我的生死已掌握在你的手里,

求你向王者求情,饶了我的命吧。

 

恩奇都对吉尔伽美什说:

 

我的朋友,结果他的性命,

斩杀它吧,摧毁它的力量,

赶在大气之神得知消息前。

 

哈姆巴巴听恩奇都说完,

眼神充满恶毒地抬起头,

开口诅咒王者与恩奇都,

令时光在他们身上停滞,

令恩奇都死无葬身之地,

与吉尔伽美什永世相隔。

恩奇都望向吉尔伽美什:

 

都怪我对你说话你却不听,

犹犹豫豫直等到诅咒加身。

 

吉尔伽美什闻言挥起剑,

割下了哈姆巴巴的头颅,

拔下它的獠牙做战利品。

尔后王者对恩奇都说道:

 

朋友,我们何不下铭记此番的功绩。

莫让胜利的光环在灌木丛变得暗淡。

 

他们砍下高耸的雪松树,

用八棵制成巨大的牌坊,

让它随幼发拉底河流水,

漂到祭祀神侍者的神庙,

他们还造了张雪松筏子,

恩奇都站在船头掌起舵,

王者则手执怪兽的头颅。

 

 

 


tbc.

 


评论(10)
热度(260)
  1. 空城旧梦None_诺奈 转载了此文字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