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双黑】中原中也的单相思

※太←中,文如标题

CP上发的小料,现全文放出

少量余本通贩,要是有喜欢的亲求收留→通贩【点我

封面感谢 @猫镜 

————————————————————————————

中原中也的单相思

 

 

(1)

灰蓝色的天空中,飘飘落落地下着小雪。

已经下了一宿,大地一片银装素裹,气温开始变冷,雪要停了。

太宰治的黑色风衣在一片雪景之中显得格外的扎眼。

中原中也是偶然路过的,但却为这个熟悉的身影停下了脚步。他站在太宰身后不远处,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出声叫他。

是啊,就算叫住他又能说什么呢?

中原中也自嘲地嘴角微微扬起。

他已经离开,

就再也不会回来。

 

 

(2)

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到太宰,是在他的异能刚刚觉醒的时候。

那时两人还差不多高。

中原中也跟在红叶的身后,一抬头就直直地撞上了那看上去就让人气不打一处来的琥珀色眸子。没有见过的面孔,浑身绑着绷带,单手拄着拐杖,一看就是没什么用的家伙。

但是,给那家伙带路的是黑手党专医的森鸥外,中原中也刚来港口第一天就见到的,虽非干部但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也就是说,那家伙也是异能者。

中原中也眉头微皱地猜想着,擦肩而过,却也没说什么。

 

(3)

没过几天,中原中也就被带到太宰治面前。

从今天开始,你们两就是搭档了,好好相处哦!

森鸥外用哄小孩儿的语气笑着介绍太宰,中原中也内心一阵不爽,本大爷凭什么和这种小屁孩搭档啊?

中原你脾气不好,太宰君虽然跟你差不多大,但是比你稳重多了,你们就一起齐心协力为港口创造更高的效益吧!

对于中原中也的无声的反对,森鸥外装作没看懂地强行把中原中也的手和太宰治的手放在一起,装腔作势地握了握手以示友好。

太宰看上去对这样的安排好像没什么意见,眼睛都笑成一条缝了。

但中原中也没由来的觉得这个笑,不是真心的。

 

 

(4)

果不其然,森鸥外一离开,两人就打成了一团。

彼此都没有用异能,拳拳到肉的硬搏。

十来岁的少年互殴,没什么花哨的技巧,能用的地方全用上。

在中原中也看来,太宰这个人打架的水平实在不咋地,反应跟不上他的躲不开攻击,打过来的拳头也没有什么力度,但就算下风还要接着跟中原中也拳脚相交的韧劲,中原倒是有些认可。

两人从屋里打到屋外,彼此身上都挂了一些伤,虽然中原略占优势,却也没讨到什么好处。

正在战的酣畅之时,中原突然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极速下落。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一个深约2米的坑底,抬头就是太宰那欠揍的笑脸。

任凭中原中也在坑底大喊,太宰都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向中原中也摆摆手径自丢下中原便离开了。

中原中也心下愤恨,明显是被故意引到坑里的,看样子还是太小看太宰了。

而梁子,似乎也在这个时候就结下了。

 

 

(5)

之后的时光,大抵是在红叶的监护下,两人进行各种磨合和训练。

这时中原才发现,太宰这个人,实在是太聪明了,可以说是他见过的人里最聪明的一个。

这种聪明不仅仅是智商上的,比如看一次就学会如何拆装枪械、制造炸弹,这种级别的事对太宰来说根本不在话下。

太宰的聪明,更多的体现在谋略上。

某个不知名的小混混杀害知名家族的小姐是幕后有操作想要嫁祸给港口从而挑起战争,组内的人事变动是因为某干部私人恩怨想要进行组织清洗,某小队已经干了两年的小队长其实是敌对组织派过来的卧底……

这些可谓最高机密的事,被太宰用街角蛋糕店的纸杯蛋糕出了新口味的平淡语气,在茶余饭后向中原中也若无其事的提起。

中原一开始权当太宰脑洞大开,没往心里去。

但随着一件又一件事被太宰“神乎其技”的预计到之时,中原中也才真正开始对眼前这个除了能说有点小聪明却没什么战斗力的人,开始刮目相看了起来。

 

 

(6)

少年之间没有隔夜的仇。

虽然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最初的会面不那么愉快,但随着两人之后朝夕相对,关系渐渐地也没有那么拔剑弩张,配合起来也开始有了默契。

中原中也的异能简单来说就是操作重力,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没那么简单。

很长一段时间中原中也很难自如地控制自己能力。

想发动的时候发动不了,不想发动的时候吃个饭突然地面就凹陷了一大片,训练重力控制的时候失手弄死的试验用动物更是不计其数。

为此,两人一起想了很多的组合招式,以便在中原中也能力无法正常发挥的时候也不至于趋于劣势。

也是这个时候,中原中也才知道,原来太宰治的能力是[异能无效化],一个专门用来压制自己暴走的能力。

 

 

(7)

中也,你还记得你上次暴走的时候吗?

有一天,两个少年刚刚肃清完一个妄图反叛的小头目,没有径直返回本部,而是躺在河边的草坡上望着浩瀚的星空聊了起来。

不记得了。

中原中也回答道。

那暴走之前的事呢?

太宰又问。

中原中也有些费解,太宰今天怎么了?老是问自己这些问题。

也不记得了,我的能力暴走之后好像会造成失忆,把之前的事全部忘了。

中原中也用无所谓的语气回答道。

那你记得多久之前的事?

太宰又问。

中原想了想说,半年前吧。

醒来之后就在森医生的病房里,当时他倒是跟我解释了很多,为什么会失忆,但我没听懂也就忘了他到底说了什么。

中也不在意吗?……不在意自己到底忘了什么。

太宰的提问让中原感觉有些奇怪,但说不上哪里奇怪。

他凝视了太宰一会儿,太宰温柔的笑着没有撤回问题的意思,河畔上的风吹着太宰的黑发,一瞬间中原感觉太宰的眼睛像方才的星空一样深邃。

一开始是有点在意,

中原中也放弃了抵抗,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

脑子里有些模糊的片段在闪现却什么也想不起来的感觉确实不太好,但后面也就无所谓了。我们做黑手党的,本来就是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生活,在意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中原中也随手往河面上丢了一个石子,啪啪啪弹了三下,然后沉入了河底。

太宰静静地又凝视了中原一会儿,在中原以为他要说什么的时候,太宰仰身躺在了草坡上,微笑着开始凝视星空。

中原跟随着他的视线向上望去,无尽的星辰像瀑布一样谢落到天际。

彼此本就对对方的过往没有兴趣,又何必多说呢?

中原中也心中暗暗地自嘲了一下。

 

 

(8)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着。

吃吃饭,睡睡觉,抢抢地盘,杀杀人。

标准的黑手党的日常。

虽说有几次危机差点送命,但每每都能侥幸逃脱,这一切都亏了太宰异于常人的机智与算计。

他们在枪林弹雨中自由穿梭,走在刀口上命悬一线的危机感,让中原感觉自己像个快意恩仇的浪子,打从心里放肆大笑。

尽管在敌人看来,中原中也的笑从不会让人感到开心,只会让人陷入深深地恐惧。

但中原中也从不在乎。

对于他来说,别人怎么看他无所谓,他是个黑手党,就要像个黑手党一样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这样才符合他的身份和地位。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能站在他身边,还能与他共同进退的太宰,无论嘴上承认与否,都是他能遇到的最好的搭档。

 

 

(9)

量变引起质变。

中原中也时常会想,到底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太宰治的感情变味了。

想来想去,思绪最终都会回到那个世界如死一般寂静的夜晚。

如果说与太宰的日常相处是量的累积,那天晚上,就是质的改变。

作为黑手党的头号战力,双黑从不缺敌人也不缺危机。

只是智者千虑,当太宰和中原被上百把枪和四五个异能者包围的时候,就算反应过来中了埋伏,也已经回天乏术了。

太宰,你个混蛋,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

中原中也面对包围,恨恨地说。

中也,我又不是神,没开天眼,偶有失算不是很正常吗?

太宰治耸耸肩,丝毫不觉得眼前是个危机。

没想到居然会和你死在一起,太失败了。

我才是,我的理想可是和好多漂亮的大姐姐一起殉情,和你我亏死了。

太宰!

包围圈又进了一步,中原中也还是找不到破解之策。

中也,用那个吧。

太宰用平铺直叙的语气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中原先是哈了一下,但迅速反应过来。

太宰的意思是让他用[污浊]吗?这个几乎等于燃烧自己生命转化成战斗力的招数。

就算太宰有[异能无效化]的能力,但这招他们之前从未尝试过。没有人能保证届时太宰能够阻止得了中原,也没有人能保证能力失控的中原不会伤到太宰。

我数到三,你用[寄于蜻蜓]逃出去。

中也,相信我。

太宰我们没试过!

中也,相信我。

太宰微笑着又重复了一遍,中原看着太宰的眼睛,感觉里没有一丝真诚。

中原中也思考了两秒,发动了「污浊」。

倒不是因为他相信太宰。

[污浊]发动,中原中也的意识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没有前程,亦无退路。只有无边无际无边无际的黑,如刺骨的寒冷。

断绝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失去了对身体的操控。

中原中也在意识里闭上眼睛,太宰没心没肺的笑脸却凭空出现在眼前。

讽刺,可笑,却是无可奈何的真心。

然后他想开了。

如果说忘却是另一种形式的死亡,那么太宰既然放他去死,就这样死去也没什么。

 

 

(10)

然而,中原中也最终并没有“死去”。

当他眼前的黑雾渐渐散开,四肢慢慢恢复知觉的时候,他正倒在太宰怀里,周围已成一片废墟。

中原艰难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与方才的景致已截然不同。树木枯萎建筑崩塌,如海的尸体彼此交错嵌入大地之中,流出的血液将土地燃为黑色。

鸟兽四散,方圆十里毫无生机。

太宰,是你救了我吗?

还能有谁?

我还以为你巴不得我忘了你……

中原中也有气无力地调侃道。

是啊,我也想忘了你。

太宰笑着,把中原背到了自己的背上。

但想到要是一个人回去的话解释起来也太麻烦了,就算了。

那我是该谢你的不杀之恩吗?

中原中也感觉自己已经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必须的,所以中也回去就穿上女仆装叫我主人然后用身体来报答我吧!

滚犊子!

中原中也趴在太宰的背上,随着太宰走路的脚步,一步一摇,意识再度模糊起来。

在一片白光之中,中原的记忆似乎打开了一扇窗。

窗外的自己也和现在一样,趴在谁的肩上。

一步一颠,心里却甜滋滋的。

 

 

(11)

回到横滨之后,中原中也还是被迫穿上了女仆装,然后用身体把太宰揍了个半死。

生活还在继续。

在域外的那个夜晚,就好像一颗投入死水的石子,还没来得及激起波澜,就默默沉入了水底。

中原虽然没有聪明到太宰那种逆天的程度,但他也不傻。

无论什么原因造成的,但现在的他,愿意为太宰欣然赴死。

他很清楚自己的感情,也不会刻意的反抗这种情绪。

只是,不反抗不代表他会为此做些什么。

和太宰还是时而哥两好,时而水火不容的关系。

他们彼此了如指掌,能够轻易看穿对方在想什么,想要什么,下一步会做什么。

熟悉,却不交心。

 

 

(12)

后来,帮内权力交割,太宰成为最年轻的干部。

那段时间,太宰受到了很多的质疑,天天被人挑衅约架埋伏暗杀。

太宰像没事儿人一样,倒是身为他搭档兼保镖的中原却被累成狗。

你一天没事儿能不能别给我惹那么多麻烦?

在收拾掉今天的第二十个不长眼的小混混之后,中原中也抱怨道。

那有什么办法,

太宰吊儿郎当地笑着戳了一下中原的脸颊。

谁让你是我的搭档呢?

中原的脸噌的就红了,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太宰就说了个自己是他的搭档,有什么好激动的。

但内心的喜悦之情却久久不能散去,搞得他一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没救了。

 

 

(13)

再后来,太宰捡了个小孩儿,芥川龙之介。

刚带回来的时候满身是血,衣服也破破烂烂的,跟小野猫一样的见谁都充满了敌意,恨不得抓一爪子。

但小野猫看太宰的眼神里,有的却是毫无掩饰的憧憬和向往。

太宰大抵是不想让对方太依赖自己,所以尽管把人捡回来了,但无论是动作、语言还是眼神都很冷淡。

中原中也看不下去了,把芥川带去收拾梳洗干净,给他安排了个住处,协调了一下帮内的关系,好歹给芥川安排了个身份让留在了黑手党。

在中原看来,太宰这个人,就是脑子有病。

当面,语言上把芥川贬得一文不值,动起手来时不时直接打到吐血。

背地里,又说芥川是个好苗子,能成一番事业,会是个好下手。

有时中原会坐在半边看太宰训练芥川,当然主要是看太宰单方面殴打芥川,他表面上不说,内心却咋舌,太宰这种养法,揠苗助长。

但任太宰态度如何恶劣,芥川看着太宰时眼神里的热烈,有时却又让中原羡慕。

能够如此坦率直白的表达自己的心意,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至少他,就做不到。

 

 

(14)

十七岁本是最为血气方刚容易为爱冲动的年龄。而这一点放在中原中也身上,却丝毫没有体现。

面对太宰之时,中原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历经沧桑的中年人,心向往之,却无欲无求。

太宰的交际圈很广,和谁都说得上两句话的样子,但又和谁都不亲近;太宰收了芥川做徒弟,结果太过严苛很多时候反而却变成中原去照顾;经常能在街上撞见太宰挽着不同的女士的手,嬉笑怒骂,但每次挽着的女士,都是不同的。

太宰就像遗世独立的神明一样,穿过一片花园,却连露珠都没沾上一滴。

但中原也知道,黑手党里有一个人,对太宰的意义十分不同。

这个人虽说对外是黑手党的底层成员,却没有那么简单。

织田作之助,他的超能力所可能带来的战斗力,在高手云集的黑手党里排进前十没有问题,可他却一直是个小小的底层成员。

太宰偶尔会跟中原谈起他,说什么中也的脾气要是有织田作十分之一稳重就谢天谢地了。

说着这些话的太宰,眉眼间尽是温柔的笑。

中原曾经问过坂口安吾,织田作之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得到的却是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15)

这一天,织田作死了,死得轰轰烈烈为港口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但发生了什么中原中也都只能道听途说,事件尚未开始的半个月前中原被异常抽调离开了横滨,等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当晚,太宰从黑手党内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留痕迹。

中原不相信这是偶然,也大概猜到自己为何会被支走,但那种从骨头里渗出来的疏离、寂寞和不被信任感,让他浑身像被上百只蚂蚁同时咬噬一样的难受。

中原为此开了一瓶珍藏多年的红酒把自己灌醉。

原来六年的殊死卖命,也不过是一颗棋子。

原来作了六年的搭档,离开的时候,连声再见,也不配。

 

 

(16)

太宰消失之后,中原并没有去刻意找过太宰。

一方面,他觉得再也见不到这个人最好。

另一方面,他又相信这个人,该出现的时候必然会出现。

太宰消失后的第十四个月,中原在大阪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在街头偶遇了太宰。当即把任务交给了下属,两人直接在大阪的街巷中展开追逐战。中原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成功绕道堵住太宰之后,两人一言不发直接当街干起架来,打得难舍难分直到惊动了大阪当地的警方两人才各自逃走。

太宰消失后的第二十五个月,中原接到下述汇报说太宰加入了武装侦探社。于是他乔装去侦探社附近路过了一下,却看到一个不同于记忆中的即使在笑也暗藏着冷酷杀意的太宰,和新搭档走在一起的太宰明媚的笑着,有些没心没肺,但笑容中却没了寒意和阴霾。

太宰消失后的第二十八个月,太宰已经谈不上消失了,黑手党的老成员们几乎都已经知道太宰现在的落脚处,偶尔在街上相遇时还会彼此打声招呼或者一起喝个小酒。中原中也和太宰的关系稍微差一点,基本见面都会打起来,所以手下的人也尽量避免两人碰面。

是有点闹得僵了,但中原心里却憋着一口气怎么也舒展不开。

左思右想也没找到什么排解之策,也就由他去了。

 

 

(17)

共同对抗公会促使港口和侦探社合作这事,成为了太宰和中原关系的缓和点。

虽然那一次,太宰还是无情的抛下了他。

但久违地合作,让中原内心里一直过不去的那个坎,平坦了许多。

后来,侦探社那个叫中岛敦的孩子还邀请过中原几次,和侦探社的人一起去喝酒。

但结局无一例外是一开始和太宰拼酒,然后和太宰打架,最后被彼此的下属强行拖走。

两人虽已不再是搭档,但中原却有点享受现在彼此之间的距离。

可以见面,也可以不见;可以谈天,却不用交心。

不远不近,是最适合暗恋的距离。

 

 

(18)

人一过了二十岁,时间就过得特别快。

一转眼,他就当上了港口的五大干部,之前太宰在十几岁时就坐过的位置。

在中原的印象中,刚和太宰组成搭档的时候,他感觉每一天都好像度过了一年一样的漫长。

而现在,大概也有三个月没有见到太宰了,但那家伙恶心的笑容自己好像昨天才刚见过。

干部的辛苦,让中原不由地再次佩服起了太宰。

比如现在,中也还在为晋升干部后的首个大任务——剿灭一个上百人的新兴组织而头疼不已,但摆平这种事相信对于太宰来说,一定能手到擒来,兵不血刃。

中原环顾了一下四周,又更加生气了一些,那么简单的圈套,如果是太宰在的话,一定不会中计。

但问题是,如果太宰在的话。

 

 

(19)

时间好像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夜晚,被黑压压的枪口包围,能力被有针对性的异能者,几乎没有逃出去的希望。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只有他一个人。

中原中也叹了一口气,然后咧嘴一笑。

一个人死多寂寞,只能请你们陪葬了。

中原脱下手套,黑气缠绕上了中原的手臂、颈部,直至染黑了双眼。

随着他释放[污浊],周围的一切也开始崩塌,枪声、叫喊声、大地坍塌的声音,然后是一片寂静。

中原中也再次坠入了黑暗之中。

然而,

这次没有人会再把他从黑暗中拉出来。

 

 

(20)

弥留之际,中原中也的意识有些回笼。

身体像被三人抱的大树压过一样,疼痛得动惮不得。

虽然不太看得清,但模糊中的景致,和周围死一般的寂静,让中原知道,任务已经完成了。

他努力勾了勾嘴角,也不知道有没有能够笑出来。

这时,他似乎看到有个人向他走了过来,把他从地上捞起来,揽在了怀里。

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对他说这些什么。

这个人,似乎是太宰。

 

 

(21)

中也,你是不是喜欢我。

你烦死了。

中也,你喜欢我。

呵,是又怎样。

但是我不喜欢你。

我知道。

我们不会在一起的。

我知道。

可你还是爱我。

你去死吧。

你舍不得。

知道你还说……

我也……

 

 

(22)

中原中也渐渐听不到太宰的声音了。

他想说话,却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意识模糊的想着,也不知道这次是真的死,还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死。

真的死,按照小说里的剧情,死在心爱的人怀里似乎也不错。

虽然下一秒很可能就被对方无情的丢在地上。

要是还能活下去,却忘了太宰……

新的人生似乎也很值得期待。

中原中也有点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所谓可悲的感情,也不过如此罢了。

他试图睁开眼睛,想最后再看太宰一眼。

却只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这是下雪了吗?

 

 

 

 

———————————————————————————— 

嗯…………我知道…………大概有人想给我寄刀片…………

这篇文想写很久了,送印之后虽然文中还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为了保持和小料文字的一致,就暂时不改了。

想表达的内容也基本表达了,在我看来,虽然中也经常被太宰玩弄,但本质上其实是个头脑很清醒的人,只是有些事知道了,不代表一定会去做,或者要去说些什么而已

本来想续个HE,但这次就先算了,以后如果有机会出个人本,再续吧> <

嗯…………

搬砖轻拍……


PS.和小伙伴一起搞了一个微博,平时主要是文豪相关为主,也会放一些翻译情报之类的,有兴趣的求个关注:【链接点我


评论(11)
热度(79)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