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银高】弦月

※给 @404 NOT FOUND 太太的生日贺!!亲爱的生日快乐!!

※OOC得突破天际

※灵感来源是404太太的图(点我),三流侦探和大少爷的设定,写之前还脑补带入了文豪野犬的世界观……然而写完之后发现,世界观设定并没有什么卵用_(:з」∠)_

※大概就是个高杉绑架了神乐,骗银时来见自己的故事……题目和内容没有半毛钱关系


————————————————————————————


“高杉大人,[那个]已经确认抓捕了,现在关在地牢里。”来岛又子单膝跪在高杉身后汇报着。

高杉头也没回,轻轻吸了一口烟,挥手示意来岛又子退下。

“是!”来岛瞬间从房间里消失了。

高杉走到窗边,抬头望着悬在漆黑的夜空中的上弦月,将烟斗中的烟灰轻轻磕在烟灰盘中。

虽然不是满月,但今天的月色不错。

高杉这么想着,从袖口中摸出一些烟丝,又重新填充到烟斗中点燃,新鲜的烟草味让高杉的眉头微微舒展开了一些。

走廊传来乒呤乓啷地器物撞击的响声,伴随着手下的各种叫喊,把夜色撑托得热闹无比。

意料之中的展开,高杉的嘴角邪魅地上扬起来,印在瞳孔之中的月影却因为高杉眼神中狂魅的杀气染上了一层血色。

那个人马上就要出现了吧?

“啪嗒”液体落地的声音在高杉右后方响起,高杉还没来得及回头,颈间就感受到一股冰凉。

“你比以前慢了,银时。”

面对自己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这种危险的局势,高杉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反而笑得更深了。

“看来就算是你,不经打磨的刀也会钝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慢才是男人的美德不是吗?”被叫做银时的男人突然放声笑了出来,然后把架在高杉脖子上的木刀收回自己腰侧,毫不客气地自顾自坐了下来给自己到了口酒喝了起来。

“再说了,我是快是慢你不是最清楚了吗?”

高杉没有理会银时的低级笑话,他转头看到曾经被称为“白夜叉”,无论黑道白道都为之闻风丧胆的男人——坂田银时,正叉开双腿坐在矮桌前,在像猴子一样翻前翻后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口。室内的油灯光线不是很亮,但依稀能看清银时的脸和手臂多处都有不深的刀伤,看来从外部潜入……或者说“杀入”高杉的房间,还是废了银时不小的力气。

嗜血的眼神里透着一股彻骨的寒意。

但一直专注检查自己伤口的银时,完全没有察觉到高杉眼神的变化,甚至开始四处翻找高杉的房间,试图能找到可以包扎伤口的伤药。

“喂我说高杉同学,你房间里也太简单了吧?没有伤药就算了,怎么私房钱都没有?我这个月都揭不开锅了,还指望着你能接济我一点呢!”银时抱怨着。

“你就是来偷钱的吗?要不要把命留下,那样的话我可以考虑接济你几瓶养乐多。”高杉冷笑着说道。

“我的命就只值几瓶养乐多吗?!”银时带着哭腔叫道。

“几瓶有点多,我觉得最多一瓶了不得了。”高杉毫不动摇。

“高杉你真是越来越抠门了,”银时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拍了拍弄平自己衣服的下摆。

高杉眼睛一眯,有些不屑的看着今夜第二次指到自己喉前的洞爷湖。明明是把木刀,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用作要挟自己生命的道具,也是有趣的场景。

“那么,我家的神乐,又值几瓶养乐多呢?”银时表情严肃地问道,“我最近真的很穷,你最好给我算便宜一点,不然我又交不起房租会被骂死的。”

高杉冷笑一声。

呵,你家的吗?

“[那个]夜兔是不可能还给你的,且不说我们抓捕她费了多少心力,在黑市她可是价值高达一亿元的高价悬赏品,跟你完全不同。”

“喂喂喂!高杉君,这和说好的完全不一样啊!不是说好的我的人头值十亿元吗?我还想着哪天没钱用了就假死个一次骗点钱花花,怎么就不值钱了?”银时不满的抗议道。

“好啊!你就在这里被我杀死吧!然后我一定用十亿元厚葬你的。”

话毕高杉突然向后一退,避开洞爷湖的刀尖,然后二话不说抽出刀坎向银时。面对淬不及防地突袭,银时立刻后退却还是被刀尖划开了前襟。第一次攻击未遂高杉立刻收到,再次从上方向下正正的朝着银时的脑袋砍去。

银时立刻抬起洞爷湖,在高杉的刀刃距离自己只有五公分的位置格挡了下来。高杉用力把刀向下压去,银时也紧握着洞爷湖死死地扛着不让高杉的刀离自己更近半分。

两人陷入了僵持之中。

“喂!高杉君,你也差不多该告诉我拐走神乐的真正原因了吧?神乐被通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挑在今天下手?据我所知,鬼兵队还没有穷到却这一两亿吧?……虽然这些钱我很缺就是了,也曾经考虑过要不要把神乐卖掉换钱去买JUMP,但诱拐还是不好的,你说对吗不高的高杉君?”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讨人嫌呢!你要是能乖乖的让我杀死就好了。”

“哎等等?这里台词不应该是我要是乖乖让你杀死你就放了神乐吗?为什么我又要被杀还一点好处都没有?!”

“不为什么,我只负责杀你而已。”

“不对啊!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高杉我们要不要重新梳理一下逻辑啊?为什么我非得在今天被你杀死啊?我只是来接神乐而已。”

“因为今天你生日。”

高杉话一出口,两个人都静默了一下,而银时明显也感觉到施加在刀上的压力轻了许多,一种不太可能的可能性渐渐浮上银时的心头,然后展现在了他的脸上。

“该不会,高杉君是知道今天我生日,想见我,然后故意制造了这么一个诱拐事件让我来找你吧?”

方才一直保持严肃表情的银时,现在脸上完全被银时标志性的名叫“看了就想打”的贱笑取代了。

看着银时的这表情,高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提刀再次向银时砍去。

但因为气急,反而没了章法,银时一边狂笑着在房间里跳上跳下,高杉黑着脸追在后面乱砍的场面,像极了打情骂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高杉你就不要再害羞了,我赌上爷爷的名义发誓,真相已经被我看穿了,你就是想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再掩饰也没有用了!”银时得意地狂笑着。

“你个三流侦探连只走失的猫都抓不到你知道什么。”一向冷酷的高杉少见的情绪波澜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高杉大少爷怎么知道的我还有抓过走失的猫?说起来那个委托人不就是你手下万齐变装的吗?你的品位还真差啊~那三色猫丑死了。抓不到就抓不到了,重新买一只吧大少爷~反正papa有钱。”

“银时………!!”高杉的愤怒已经实体化成了一股黑气,源源不断的从他身上溢了出来。

银时见状毫不犹豫把洞爷湖往上一扔,高杉的眼神自然的随着洞爷湖向上看去。就在这个瞬间,银时向前一探身,右手锁住高杉的左手将其反剪到高杉背后,左手一个手刀坎向高杉的手腕,未有防备的高杉手一松刀掉在了地上,然后高杉整个人被高杉一带压在了地上。银时在距离高杉的脸不到十五公尺的高度上,凝望着高杉的眼睛。

“还真是不错的生日礼物。”银时看着高杉,微微地笑了起来。

然后俯下身,吻上了高杉的嘴唇。

最初是轻轻地、略带试探性的碰触,银时的嘴唇因为方才的剧烈运动而有些缺水,第一次碰触的时候甚至感受得到最先碰触到高杉的不是嘴唇而是嘴唇上因干涸而翘起的死皮。这样干燥的触感让高杉不由得想这人虽然装着一副大咧咧的样子,其实还是一如既往的拼命。

与银时粗燥的嘴唇相对的是高杉的嘴唇有一种令人意外的如丝绸般的滑润冰凉,柔软的触感甚至让银时很难将这个嘴唇与它那硬派又狂气的主人联系起来。平时强大而孤独的高杉擅长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只要一旦像方才那样突破他的心防,便能立刻变得如小猫一样温顺。但就是这样的反差,让银时更加的把持不住。

这样说起来,还真是名符其实的小野猫。

银时一边想着,一边加深了这个吻。

高杉的嘴里还带着未经烤制的青涩烟味,随着唇舌的交融,高杉嘴里的烟味和银时嘴里淡淡的甜味混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味道。这是一种带着甜蜜又夹杂着硝烟的味道,让银时不由的回想起来很久一起还在黑帮的时候和高杉一起的时光。

那时两人都还只是十几岁的孩子,但因为身在黑帮,就不得不努力在努力、战斗再战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活得下来。那段时光,已经被银时甩在了身后,但偶尔回想起来,却依旧值得回味。虽然每天的日子都充满了硝烟与铁锈味,但因为有着高杉的存在,再黑暗的地方都能闻得到淡淡的甜味。或者说,对于银时来说,高杉这个人本身就是甜的吧!

银时一边吻着高杉,一边自暴自弃的想着,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值得自己放弃生命都要去救他的话……

那就是高杉了吧。

 

 

“银桑!你在这里吗?!”随着猛地拉开拉门的声音,新八高亢地呼叫着银时。

正在热吻中的高杉和银时不约而同地被突如其来的打扰吓了一跳。高杉的第一反应是去摸方才被银时拍掉的剑,而银时则当机立断地捂住了高杉的嘴,然后把一边的薄被往自己和高杉身上一概,开始有规律的律动了起来。

高杉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新八一声大喊:“对不起我找错门了!请继续!”

然后是毫不犹豫的关门声。

高杉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然后脑补了一下新八打开房门时的场景:屋子里一片昏暗,角落有一团被子在有规律的律动着……于是立刻懂了新八误会了什么。

“银时~~~!!!”高杉咬牙切齿地喊着银时的名字。

银时一看大事不好,立刻从高杉身上跳了起来。一边摸着头一边不好意思的讪笑着。

“哈哈哈,这个,我先走了哈!我们下次有缘再见!拜拜!”

说罢,不给高杉任何抓到自己的机会,飞一般的逃出了房间。

脚步轻快地走在通往地牢路上的银时,摸了摸怀中刚从高杉那里摸来的象征着鬼兵队最高通行权限的“鬼符”,吹着愉快地口哨,满意地笑了。

还真是个不错的生日。

 

The end.


————————————————————————


几分钟之后,银时在地牢见到了毫发无损正在吃醋昆布泡饭的神乐,在银时都把牢门打开之后对他说:“银桑我不太想回去阿鲁~他们说只要我老老实实的呆着,一会儿给我吃烤牛肉阿鲁,是真的烤牛肉啊鲁!我已经三个月都没有吃牛肉了阿鲁!”

然后银时拉开牢门,自己走了进去,把牢门关上。

深吸一口气,拉着地牢的栏杆大喊道:“高杉君!!我也要吃烤肉!!你们不要虐囚啊!!”

评论(6)
热度(215)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