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喻黄】乍暖还寒之时(10)

# 大学paro

# 前文:(1)(2)(3)(4)(5)(6)(7)(8)(9

# 本章略狗血

# 前方有少量叶莫出没


————————————————————————

(10)

 

黄少天本以为,至少到开学前,自己和喻文州是再没瓜葛了,没想到刚回家第二天,就被舍友卖了。

郑轩一个又一个电话强烈催促着黄少天进荣耀下本,一开始黄少天还只当这人网瘾犯了拿出账号卡陪他打打,等进了本看到副本小队队长的ID是索克萨尔的时候,鼠标都被吓丢了。

但小队里不止郑轩和喻文州,宋晓、李远、徐景熙他们都在,黄少天也不好说什么,也就跟着一起打打了。

没想到,这一打,一个月就过去了。

和喻文州一起下网游的日子,并没有黄少天想象的那么难受。喻文州这个人八面玲珑到什么程度?就是黄少天有些时候都诚心给他找茬了,人家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让黄少天自己都觉得自己无聊。

好吧,又回到了那个话题。

不就是暗恋嘛?

暗恋也是种情操。

这天,黄少天一如既往的登录游戏等喻文州。

前一天下线前,他特意找了个借口和喻文州甩开了那些烦人的舍友们,为的就是能给喻文州一个惊喜。

这一年,运营商为了贴近春节主题,推出了各种各样的烟花炮竹,而且特效都做得很炫很赞,唯一的问题——贵。小型的还好,越大的越贵,最大的那个号称放了整个神之领域都能看到,可惜不卖只能靠抽。黄少天退而求其次,买了个第三大的,然后就倾家荡产了。

喻文州一登陆,黄少天操作的夜雨声烦就迫不及待地跑过去了。

“会长会长你来啦?今天怎样啊?心情如何?下本吗?还是去看看有没有刷boss?还是我们就随便转转?”

“少天,今天想请你帮个忙。”

喻文州很少请人帮忙,而且今天又是个比较特殊的日子,黄少天也就不好开口拒绝。

“什么啊什么啊?会长你尽管吩咐!我一定办到。”黄少天狗腿扮演的得心应手。

“呵呵呵呵~”喻文州清脆的笑声通过耳机传来,搞得黄少天心痒痒的,“不是什么大事,帮忙杀个人。”

黄少天想,自己是不是应该伪装一下掉线。

“抱歉抱歉,”似是感觉到黄少天误会了,喻文州赶快道歉,“是帮忙在游戏里杀个人。”

黄少天觉得自己迈进监狱的一只脚,颤颤巍巍地收了回来。

要杀的人ID叫毁人不倦,这ID黄少天也略有耳闻,是神之领域小有名气的拾荒者,黄少天虽然没见过他,但宋晓的装备被他爆过,还声泪俱下的跟整个宿舍的人控诉了很久,所以也算有些了解。

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站在城门口等毁人不倦,黄少天有些无聊地问喻文州:“会长你干嘛要杀他啊?这不符合你的人设啊!他爆你装备啦?爆了什么?我们是不是要杀到爆回来为止?”

喻文州笑笑,“这倒不用,我没掉装备,帮人个忙而已。你看!他来了,上吧!”

黄少天和毁人不倦一战之后发现,这人的操作确实不错,怪不得有些名气。但毕竟这边是两个人,配合也熟练,还是很快把他击杀了。

后来跟着喻文州又杀了两次毁人不倦,然后去杀了个据说是毁人不倦小号的ID,叫白莫。

白莫死之前非常不甘心的问道,为什么总杀他。

黄少天自然是不知道的,本来还打算继续一边喊着技能名一边补刀,却被喻文州拦住了。

喻文州说:“我们只是被人委托而已,杀你的原因,你去问君莫笑。”

然后用法杖敲了他一下,白莫的ID就彻底暗下去了。

喻文州说今天就到此为止了,黄少天自然乐意地也不多问,拉着喻文州找了个风景优美的僻静之地去放烟花。

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坐在纳斯勒湖湖畔,游戏里的场景已经和现实中一致转为了夜晚。黄少天一边又一茬没一茬的闲扯着,一边暗戳戳的点燃了烟花。

夜空瞬间被点燃了。

一簇又一簇的烟花紧接着在如幕布般的夜空中相继绽放着,美丽如画,喻文州看得都有些呆了。

“我记得这种大烟花还挺贵的,原来放出来效果那么华丽。”

黄少天有些得意。

“嘿嘿~会长你也觉得漂亮吧?”

“怎么?少天想我去弄个来给你放放?”

“文州,其实这是……”

正在这时,烟花组炸出最后一朵大花,然后天空里闪现出两行绚烂的字。

[祝索克萨尔]

[生日快乐!]

待烟花的爆炸声结束,周围渐渐回归平静,以至听得到蛙叫与蝉鸣。

夜雨声烦靠到了索克萨尔的身边,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音量说:

“会长,生日快乐。”

黄少天从来没做过如此浪漫的事,这主意还是前两天逛论坛的时候看到的。但此时此刻,他觉得效果极佳,因为喻文州他哽词了。

“谢谢少天,我……我很感动,真的,我没想到,完全没想到,谢谢你!”

“怎样?这个礼物喜欢吗?”

“喜欢,非常喜欢。”

黄少天有些遗憾此刻他们用的是游戏内部语音,否则他真的很想透过索克萨尔那面无表情的脸,看看喻文州现在是个怎样的表情。

当天最后的收尾有点乌龙。

因为,黄少天不知道,放大礼花是会上世界频道的。

当他还沉醉在大礼花的魅力中时,收到了无数的好友发来的密聊。

内容有钦佩的有询问的有感慨的,但最多的还是直接复制了世界频道的公告。

【公告】[夜雨声烦]在纳斯勒湖对[索克萨尔]施放了[情意绵绵],祝愿他新的一年“生日快乐!”。

黄少天更是接到了郑轩的电话,那边感觉是一边地上笑着打滚一边在给黄少天打电话。

黄少天无力的在电话里跟郑轩解释着就喻文州生日想给他送点东西,没想着秀恩爱,真不知道会放世界公告;耳机里还时不时传来喻文州隐忍的憋笑声。

觉得自己年后还是不要回去注册干脆退学算了。

待黄少天挂了电话,喻文州强忍着笑说:

“原来这个大礼花叫情意绵绵啊~”

“喻会长,喻文州同志,我买的时候真没看叫什么,就看着买得起的挑了个最大的。你别笑了行不行,好吧,你想笑就笑吧!无所谓了。”

喻文州没继续闹他,而是好话捧了黄少天一大摞,愣是把黄少天哄好了,才提出差不多该下线了。

临下线前,黄少天想了想还是问了。

“你给毁人不倦说的那个君莫笑,是不是叶修?”

“是的,君莫笑是叶修在这边的ID。”喻文州倒也没有避讳。

“他们之间有仇吗?要这样杀?”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他最近带了个比较麻烦的孩子,我想这应该是那个孩子的ID。”

黄少天知道叶修是家教,所以这里说的孩子应该就是他的学生吧。

“大过年的还要赶尽杀绝,他也不怕给人家小朋友造成什么心理阴影?”

“呵呵呵,也许吧!他有他的办法。”喻文州的语气里带着一些小无奈。

黄少天心下有些不开心。

“你生日他也不陪你过,还让你帮他工作,是不是人啊?兄弟我都要看不下去了!”

“是啊~还是少天对我最好了,还给我放[情意绵绵]。”喻文州好像对情意绵绵这四个字特别中意,刚说出口又笑了起来。

那你和他分手,跟我在一起吧!我会对你好的。

“好了,少天,我下线了,你也早些休息。谢谢你的礼物,晚安。”

“…恩,晚安。”

黄少天看着索克萨尔的名字暗了下去,颓然地趴到了桌子上。

有些话,想想可以。

而且是,只可以想想。

 

 

tbc.


————————————————————————————

还有两章!说真的!不骗人!就两章!!

我恨开学!我居然没能在开学前写完……要命……果然拖延症应该去死……



评论(8)
热度(60)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