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喻黄】情歌

# 傻白甜

# OOC

# 短篇一发完


————————————————————

 

蓝雨聚会有三宝,唱K桌游吃烧烤。

逢年过节赛后聚会,唱K几乎成为了蓝雨的固定节目。

这个习惯的起源据(黄少天)说是来自于盘古开天地还谁都没有的时候,但据同时出道的亚历山大先生透露,其实是黄少天自己喜欢唱,所以忽悠魏队怂恿方队后强制蓝雨形成的惯例。至于喻队的态度……对于这种和比赛无关的事对黄少天那叫一个言听计从叫东绝不往西,就不用指望他会反对了。

对于唱K这件事的态度,蓝雨的队员们也各有看法。像当年于锋,就非常反感此等没有生产力的行为,奶妈徐景熙和大心脏宋晓表示已然看淡怎样都好,郑轩总是亚历山大地自顾自唱着他的小众歌,黄少天这种当之无愧的麦霸,自然是非常欢迎此类活动的,而看上去和此类活动最不搭嘎的喻文州,却拥有着情歌王子的称号。

“宋晓前辈,为什么队长总是不点歌光听黄少唱呢?你上次不是还跟我说队长是情歌王子吗?”卢瀚文作为新加入蓝雨唱K大军的新生代,看着两个小时过去了都是黄少天在前面唱,喻文州在下面给黄少天打节拍的奇妙景象,总是有着要命的好奇心。

“佛曰,不可说。”宋晓回答得很没良心。

“那我去请队长唱歌好了~我想听队长唱情歌!”勇往直前一贯是卢瀚文最大的美德。

“小卢小卢!!别别别!!”卢瀚文屁股还没离开沙发,就被郑轩拦腰抱住了,“小卢,那啥,你还是别让喻队唱歌了,杀伤力有点大,算我求你了成不?”

于是,郑轩理所当然的收获了卢瀚文好奇的眼神一枚,头上立刻一滴汗就下来了。

这要怎么解释才好呢?

会不会有点少儿不宜呢?

身为和喻文州、黄少天同时出道并被荼毒最多的郑轩同志,感觉自己此刻有些亚历山大。

 

 

郑轩第一次听喻文州开口唱歌,是在第五赛季结束后的聚会上。

当时的蓝雨慢慢走上了正轨,虽然最终勉强进入了季后赛,却也早早退场和决赛无缘。虽然已经比蓝雨前两年的成绩好了很多,但还是和最初的期待相去甚远。尤其是黄少天好不容易从新人墙带来的影响中走了出来,却还是没能刷出理想的成绩,心里的郁闷从他一首接一首的撕心裂肺的歌里就能听得出来。

郑轩的心情被黄少天感染得也是忽上忽下的,唯一的指望就是看着喻文州指望他能出来拦一拦,没想到整个晚上喻文州也是不动如钟,任谁去劝他唱歌都一概拒绝。

就在郑轩想要动用家中急事遁的时候,黄少天就好像喝醉了一样,开始死缠烂打的要听喻文州唱歌。

“少天真的要听我唱歌?”喻文州就坐在郑轩旁边,喻文州这一回答郑轩就觉得看来终于能听到喻队千年不遇的开口了。

“真的,非常真!队长你那么羞涩干嘛?放心,不管你唱的多难听,我都保证不笑!今天大家难得开心,给个面子嘛~”黄少天拍着胸脯保证。

“少天还记得,我只唱歌给什么人听吗?”喻文州温柔地笑着回答。

“什么?”黄少天一时间愣了。

喻文州也没理黄少天,起身坐在对点歌台旁边徐景熙叫:“景熙,帮我点一首《安静》。”

其他队员一听喻文州终于要开金口了,气氛瞬间燃了起来,尤其还点《安静》,简直是对黄少天的嘲讽嘛!起哄着把喻文州的歌顶到了下一首,顺便非常残忍的把黄少的歌切掉了。

但当《安静》的前奏钢琴声响起的时候,所有人立刻就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了。

喻文州坐在立麦的旁边,没有看显示在屏幕上的歌词,而是微笑着,眼神完完全全放在黄少天身上,随着伴奏的流淌,缓缓地开口。

“只剩下钢琴陪我谈了一天,睡著的大提琴安静的旧旧的……”

喻文州的嗓音唱起歌来有些低沉沙哑透着一股磁性,说不上特别好听,但歌声中饱含的感情却连郑轩都被感染得心里一抽一抽的有些塞。也许是被喻文州的歌声打动了,包括黄少天在内的所有人少有地停下了交谈,静静地听着,喻文州也静静地唱着。

“……你已经远远离开,我也会慢慢走开。为什么我连分开都迁就著你?我真的没有天份,安静的没这么快,我会学著放弃你,是因为我太爱你……”

郑轩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看看黄少天的反应,只见黄少天不似其他人唱歌时的习惯性跟唱,只是默不作声呆望着喻文州。

喻文州唱完也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坐在吧台椅上和黄少天对视。一时间包房中陷入了奇妙的沉默之中,没有人出声打破这种奇妙的平衡。

正当郑轩的直觉告诉自己,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了。只见黄少天一个箭步上前,牵着喻文州的手两人二话不说离开了包厢。

等两人回来的时候歌已经唱过好几轮,约莫半个小时过去了。

喻文州神情自若,但看得出心情非常好,黄少天则有些面带潮红,之后也没再怎么点歌。

当时不懂事的郑轩还非常作死地去问过喻文州,队长你只唱歌给什么人听啊?

喻文州笑着回答,当然是只唱给喜欢的人听啊!

等那个夏休结束后,郑轩就被告知,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了。

 

 

然而,人是一种很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生物。

郑轩第二次听喻文州唱歌是第六赛季的庆功宴上。

初得冠军的喜悦冲昏了所有人的头脑,每个人都爆发了十足的战力和黄少天抢麦。

当时还是新人的于锋大概是想卖自家队长一个面子,跑来劝喻文州唱歌。喻文州倒也没怎么客气,只是转头问黄少天,你说我唱吗?

黄少天特别大方地摆了摆手,你就唱呗,问我干嘛!

于是喻文州自己走过去点了一首歌,也没说点的是什么,就跟黄少天说你一会儿就知道了。郑轩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也就坐着听歌。

所以等《宠上天》的前奏放出,喻文州特自然的举手说,“这是我的歌”的时候,郑轩觉得心好累。

这首快节奏的歌和之前的《安静》不同,完全没了忧郁气息的喻文州,低沉声线的特质也根本没有展现出来,整首歌唱得整个人黄少上身了一样。

看着喻文州笑得跟个孩子一样,一边摇头打着节拍唱着“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baby,就算你打我、踢我、也都ok”,一边和黄少天招手互动,郑轩内心刷满了队长你的画风不对了!队长你OOC了啊! 

但喻文州却完全不为所动,继续自顾自的唱着“就是要宠你、宠你、宠上了天,天堂整个搬到你身边,就是要宠你、宠你、宠上了天,让谁都羡慕、都赞美,让谁都傻眼~”

郑轩毫不意外的看到听喻文州唱这歌,笑得跟个傻逼一样的黄少天。顺便非常同情地看向于锋,果不其然完全石化了。

然后,等喻文州和黄少天再一次唱完就离开包房的时候,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郑轩,顶着山大的压力,坐过去给单纯的于锋同学做心理辅导。

而扫眼过去发现徐奶妈和宋大心脏一脸泰然自若,深感以后组织喻队唱歌秀恩爱保护新人的重任,大概只有自己能承担了。

 

 

之后,身担重任的郑轩成功的阻止了李远和一干训练营的小朋友的作死。

虽然喻黄那点事儿在蓝雨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徐景熙和宋晓也劝他放宽心不就是看喻队表个白秀个恩爱嘛也不缺这一次。

但郑轩还是固执的觉得,要保护新人不去作死。

毕竟宋晓他们说归说,自己还不是不会去请喻队唱歌。而只要没人请,喻队也是绝对不会主动唱的,蓝雨本来就没妹子了,再被喻队这样带下去,郑轩就怕蓝雨的整个风气都不对了。

“郑轩前辈,为什么不能让队长唱歌啊?为什么为什么啊?”卢瀚文看郑轩拦着自己,又不给个解释,还自己陷入了思考,整个人反而越发的好奇了。

“难道是队长唱歌特别难听?”卢瀚文做出了合理推论。

“也不是。”郑轩赶快澄清。

“那为什么不行呢?”

“呃……这是因为……那个什么……就是……”郑轩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因为太闪?因为太烦?因为太刺激单身人士?

对于郑轩的迟疑,卢瀚文表示非常不满,于是他果断决定无视郑轩。

“队长队长!我要听你唱歌,你会唱歌的吧!他们说你是情歌王子!”卢瀚文高亢的声音在KTV包房里显得格外扎耳。

郑轩毫不意外的收到了喻文州扫射过来的眼神。

好吧,对不起队长,我一直以来都阻碍你对黄少告白,我知道我错了,求放过。

郑轩很鸵鸟的把头埋在抱枕里,逃避现实。

“哈哈哈,是吗?”喻文州笑着摸了摸卢瀚文的头,“好啊~不过这首歌我想和少天一起唱可以吗?”

卢瀚文思考了一下,好像没什么大差,所以偏头说:“好啊!虽然我已经听黄少唱歌听到烦了,但是队长坚持的话我没意见。”

“喂!小鬼挑事儿呐!我唱歌哪儿不好了!不服来战啊!走!外面电脑,PKPKPKPKPKPKPK!”

面对黄少天伸过来的魔爪,卢瀚文非常没出息的躲到喻文州的身后。喻文州则淡定地握住了黄少天的双手,嘴角上扬。

“少天陪我唱一首歌好不好?”

黄少天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唱什么?”

喻文州笑得前所未有的灿烂。

“今天你要嫁给我^-^。”

郑轩,男,24岁,电竞选手,此时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再发个糖。

欠债还债。

其实是三百粉的时候 @下午茶 亲点的喻总给黄少唱情歌的梗,眼见快600粉了,还是赶快还上吧……


PS.其实我比较喜欢写虐文,因为甜文你们都不喜欢留言~

PPS.虽然没人记得love song确定窗了,实在没精力写,勿念……

评论(22)
热度(125)
  1. 略略略None_诺奈 转载了此文字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