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喻黄】28岁的第一次相亲

# 一个关于借相亲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故事……


————————————————————————————————

午后的茶餐厅,通常是温暖怡人,并洋溢着一股小清新的气息的。

喻文州西装笔挺的坐在角落的卡座里,对着对面刚刚坐下的一对年轻男女微微一笑,态度和煦让人如沐春风。

对方也毫不拘谨的微笑点头示意。

“喻总,我给你介绍一下,我朋友苏沐橙,你认识的,”坐在喻文州身边的女性大方地向喻文州介绍到,喻文州微笑着向苏沐橙点头示意作为招呼,“然后这是她朋友,常春藤H大研究生毕业的高材生,编程专业的,现在刚回国你们蓝雨最近不正缺技术吗?”

“黄少天,”苏沐橙接过同伴的话,抬手示意了一下坐在自己身边染着金发一身洋味儿此时却有些神游的青年,“黄世仁的黄,美少女的少,武则天的天,博士读了一半退学回来,现在待业中,求喻总收留。”

苏沐橙的介绍就像踩了猫尾巴的脚一样,黄少天立刻炸毛了。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苏沐橙!有你这样介绍我的吗?!我随便写个程序都是几十万的进账好不好!什么叫待业啊我是没有看得上的工作好吧!什么叫黄世仁的黄啊?明明是黄天当立的黄,有没有文化?美少女又是什么鬼?!还有这什么情况啊?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怎么还会有其他……”

黄少天滔滔不绝的嘴,不知怎么在喻文州温柔的凝视下,渐渐没了声气。

撑着黄少天闭嘴,苏沐橙赶快乘热打铁,才不管他是什么原因住嘴的。

“这位是楚云秀,你不感兴趣的我就不多介绍了。这位是喻文州,LY的总经理兼创始人,有房有车,月入百万,不烟不酒不夜店,比你高比你帅,温良恭俭文质彬彬,G市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钻石王老五。”

喻文州被夸得不好意思了,笑着摇摇头。

“苏小姐说得太夸张了,”然后起身向黄少天伸出手,“黄先生,你好,我叫喻文州,很高兴认识你。”

黄少天也不和苏沐橙继续抬杠,顺势而为握住了喻文州伸过来的手。

“你好你好!我叫黄少天,炎黄子孙的黄,少年有为的少,天长地久的天。你看,明明可以介绍的很高大上的,女人就这样,咱不跟女人一般见识。”

喻文州笑着说好。

然后两个大男人就开始看着对方光笑,楚云秀见状给了苏沐橙一个颜色,对方回了个点头,两人迅速起立。

“既然你们互相认识了,我和沐沐还有事儿,你们慢慢聊,我们就先告辞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默契的不予阻拦。

目送着两姑娘离开茶餐厅,黄少天一手杵在桌子上探身向前,一脸神秘兮兮地问:“你说,她们这是介绍工作呢还是介绍对象呢?”

喻文州被他逗笑了,正欲回答的时候服务员端着餐盘过来了。

“您好,这是您这桌点的情侣套餐,还有本店赠送的情侣special心心相印饮品,请慢用*^-^*”

黄少天看看桌上粉红粉红的一对一对的小吃和甜点,一个巨大的五彩斑斓的心形玻璃杯里插着的被摆成了心形的两根不同朝向的吸管,以及服务员一脸我懂的笑容。

喻文州笑着说:“看来是介绍对象了。”

黄少天则默默地翻出手机,打开微信。

『夜雨声烦:苏沐橙女士,多大仇?!』

 

“所以,你也是被坑来的?”

本着来都来了的精神,加之这个貌似颇贵的情侣套餐已经付过钱的诚意,黄少天决定将这个“相亲”进行下去。

“最近和楚总……就是苏小姐的朋友有几笔生意,她说要介绍个不错的编程给我认识,我以为是和工作有关就来了,我也没想到是这个意义的介绍。”

喻文州笑得有些无奈,他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被合作伙伴卖去相亲。

黄少天扶额表示绝望:“其实你也不算完全被骗,我编程还可以,你们公司要缺人的话我可以过去试试,看在同样被坑的份上我给你八折。想想真是心痛,我蠢毙了才会相信那个平时除了会分你点瓜子一毛不拔的苏沐橙,怎么可能会请我吃饭啊!原来是媒婆上身了,也不知道她们图的什么……你没给她们什么好处吧?”

喻文州笑笑:“怎么可能,我还是第一次相亲呢!就献给你了。”

黄少天受宠若惊:“不是吧!你居然没相过亲?国内逼人相亲的文化那么盛行,这不科学。”

喻文州科学的分析道:“因为我工作很忙啊~所以总找得到借口逃掉。而且大家都知道我是gay,也就不怎么给我介绍了。”

黄少天已然看穿了一切:“所以这次你是防不胜防被人骗来了,然后看我还不错所以没有找借口遁掉?”

喻文州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只得笑着点了点头。

黄少天有些得意:“啧啧啧~看来我回国一样男女通吃啊!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相亲,你知道的,国外不兴这一套,都是酒吧啊party啊的,就算你不去找人,也会有人来找你。不过没想到国内已经开放到这个地步了,还会介绍男的跟男的相亲了。”

喻文州摇摇头,“其实并没有。我一开始还以为楚总要介绍苏小姐给我呢!还在想难道又要出柜一次,好累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立刻被喻文州装乖的语气差点笑背过去。

喻文州淡定的喝了一口茶,等黄少天缓过来。

黄少天笑够了,挑眉问喻文州:“所以呢?你是比较希望和我相亲,还是和苏沐橙?”

喻文州笑着看着黄少天,不说话。

黄少天觉得自己被调戏了,大大的。

“黄先生才是,像这种拉郎配的相亲,黄先生不会觉得不适吗?”喻文州转移话题。

“其实是有一点。我在美国还是交往过好几个人的,男的女的都有,但不是同学就是party之类上认识的,相亲还真没去过。”黄少天回答。

“黄先生还真是经验丰富,像我这种的肯定入不了黄先生的眼了。”喻文州说。

“不会不会!你挺好挺好的,话说……”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突然响起的一阵手机铃声,残忍地打断了黄少天。黄少天正想说谁的铃声那么难听,就见喻文州接起了手机,只得默默的闭嘴。

喻文州起身走向角落,留黄少天一人在卡座。

 

电话是楚云秀打来的,确认黄少天听不到之后,喻文州才开始说话。

“楚总楚姐姐,给个解释吧?”

楚云秀说:“你不就喜欢这种类型的吗?装什么装?别跟我说你不喜欢。”

喻文州说:“喜欢归喜欢,但幸福来得太突然有点承受不住而已。”

楚云秀说:“少来,你看你平时那一副情圣样儿,搞得我们这边小姑娘一天就想救你于水火之中,我可是完全按照你的择偶标准把人给你搞来了,你要敢不满意这次的单子就不给你们了。”

喻文州说:“别啊楚姐,我一定完成组织的任务可以吧?就是我听他说他有过很过个对象,我这种新手怕一个拿捏不好人财两空啊。”

楚云秀丢了句等等,应该是和苏沐橙讨论了一下之后,对喻文州说:“行,我问到了,他那些对象们,没一个处了超过两星期的。这家伙简直是个祸害,勾引人的时候挺快,和人家好上了又各种不对立刻分手,简直差评如潮,您老放心上吧!”

喻文州笑道:“楚姐话说到这个份上,那我也只能努力了,祝我好运吧!”

 

那边喻文州在接电话,这边黄少天便理所当然地窝在沙发里刷微信。

『苏妹子:少天,你不就喜欢这种类型的吗?不用客气。』

『夜雨声烦:问题是我喜欢人家,人家不喜欢我啊!我已经感受到了在他温柔的皮囊下已经有了不耐烦的嫩芽在萌生,我马上就要被拒了。我失恋了,你晚上要请我喝酒缓解我内心的悲伤。』

『苏妹子:少来!根据我的情报,你绝对对他的胃口的。我们可是做过很多事前功课才介绍你们认识的。』

『夜雨声烦:不不不!他现在就去接电话了,这不是相亲中常见的梗吗?他马上就要过来跟我说公司出事了家里出事了朋友出事了要先走了,怎么办?我的内心充满了不安,要不我先闪好了?』

『苏妹子:……』

『苏妹子:………………』

『夜雨声烦:你周泽楷上身?』

『苏妹子:滚!』

黄少天正欲骂回去,喻文州就回来了。黄少天渴求的眼神望向了喻文州的手机,喻文州把手机往桌上一放,坦然的坐了回来,也没有要走的迹象。

“是楚总,她打过来问我们进行的如何。”

黄少天内心奔过一大批草泥马,这年头姑娘们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拉红线还带查岗的。

“然后呢?你跟她怎么说?”黄少天有些小忐忑。

“我就说啊~还挺愉快的,谢谢楚总介绍那么好的人给我认识。”喻文州回答。

“然后呢?然后呢?她应该会八卦吧?”黄少天追问。

“嗯……然后她就说‘觉得好就行,快忘了你那个前任,都几年前的事了还纠缠不放烦不烦’。”喻文州答得倒也毫不隐瞒。

“……然…然后呢?”黄少天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

“然后,我就说‘这不是想忘就能忘的,我试试吧’,之后她说了句‘随你’就挂了,很任性吧^-^”

黄少天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在桌子底下偷摸着发了条微信。

『夜雨声烦:苏沐橙我要跟你绝交!』


黄少天向服务员叫了一杯水压惊。

饶是脸皮厚如他也不可能在听到对方以如此缅怀的口吻诉说对前任的钟情之后,还能不要脸的去喝那杯情侣special饮料。

黄少天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苏沐橙曾跟自己提到过有个朋友的朋友,对前任苦苦相似念念不忘一直单身宛如情圣,当时的自己还夸下海口让苏沐橙把人介绍给自己,保证三两下拿下,没想到今天自己就踢到了铁板上。

看来遇上认真的人,纵使有多年游走于花丛中的经验,也统统白搭,毛用没用。黄少天内心暗暗嫉妒了一下“前任”童鞋,感慨了一下世态炎凉沧海桑田,开始自暴自弃。

“咳咳……也就是你现在还是对你前任念念不忘,所以才一直单身咯?”黄少天问。

“算是吧!毕竟这辈子没遇到过那么好的。”喻文州回答。

“但是那不科学啊!你条件那么好,又对他那么痴情,对方是要蠢成怎样才会抛弃你啊?”黄少天不甘心。

“他不笨,”喻文州笑着摇摇头,“他很聪明,所以他出国了,当有更好的机会出现的时候,他总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淡淡的笑,如鲠在喉。

考虑到自己也是留洋人士一枚,‘出国有什么好’这种话黄少天还是说不出口来打自己脸。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黄少天率先打破了尴尬。

 “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黄少天问。

“好啊。”喻文州欣然往之。

黄少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也不问问游戏内容是什么就答应,这人是有多自信也不怕自己坑他。

“我告诉你一个我的秘密,作为交换你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然后你可以说一个你的秘密,作为交换我也回答你一个问题。你看你刚刚也说了要试试对吧?我看你也挺对我胃口的,要不我们先来试试相互了解一下好了。”

这个游戏是真心话大冒险的升级版,非常适合用来套对方的秘密,就是牺牲比较大。黄少天之前时常和人玩儿,每每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你确定?”喻文州挑眉。

“确定!确定!”黄少天赶快坐实,“先说好了,不准说谎啊!也不准说不是秘密的事情!既然是我提出的,那我就先说好了,我说完你说。”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

“呃…从哪里开始说好呢?虽然美国是挺好的,各方面都挺好的,但我就一直想回来,这次回来之前也是跟教授完全闹翻了,好多文件都被扣下了以至一直没法找工作,我都不敢跟我妈说。好的,我的秘密说完了,我可以提问了吧?”

“黄先生请问。”喻文州淡然处之。

“你前任抛弃你一个人出国……你恨他吗?”黄少天问。

喻文州愣了几秒后,低头莞尔道:“也许有点吧…但是想到他能去到更广阔的空间,拥有更多的选择,就觉得没什么了。”

黄少天感觉到了圣光在闪耀。

喻文州看黄少天没有搭腔,也不在意。

喻文州说:“换我说我的秘密了是吧?其实他刚出国的时候我曾想过去找他,但后来在网上看到他和别人在一起的照片之后就放弃了。”

黄少天有点急;“该不会是什么非死不可上的照片吧?说不定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喻文州笑着说:“还真让你说中了,我看到的那次确实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不过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而且他后来确实也有别人了,所以去找他的冲动也就没了。”

黄少天有些唏嘘,表示不认可。

喻文州也不恼,谨记游戏规则开始发问:“那黄先生交往过的人里,有真正喜欢的人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你这个问题问道点子上了,答案是:没有。也不是我没有喜欢的人,只是我没有和他交往过。

“我真正喜欢的人应该是我的初恋吧,我们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不过他那个人特别坑。我十八岁的时候,同时有两所大学要我,他跟我说我还小,不要总是守在他的身边,多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于是我选择了去了香港而不是跟他一个大学。我二十岁的时候有个去美国的机会,他说我值得拥有更多的选择,不要在他这棵树上吊死,于是我按他说的去美国读书,也认识了很多人,看了很多世界。但是兜兜转转了好久之后,我发现还是只喜欢他。”

“那你这样也挺长情了。”喻文州温柔的笑着,眼神里满是暖意。

“是啊,我也觉得,我都被自己感动了,果然男人的浪漫都给了初恋啊。”黄少天一脸严肃的感慨道。

“你呢?你前任是怎样的人?既然你都不打算去找他,为什么又要念念不忘?”

喻文州用舒缓得让人挠心的声音回答道:“大概是因为没法放下吧……其实他走之前来找过我,我看得出他不想走,所以我答应他我会一直在国内等他回来,让他放心去,无论他去多久我都会在这儿等他。我只是想信守自己的诺言而已。”

“啧啧,你就不担心他结婚生子吗?这年头长情的人不多了。”

喻文州再次笑了:“那他至少也会带着请帖回来找我,不然上哪儿去收随礼啊?”

黄少天还要说什么,被喻文州抬手打断了:“这次该我问了吧,黄先生为什么要放弃读博回国内呢?”

黄少天看看喻文州,耸耸肩答道:“还不是为了我初恋。虽然那个人说了无论我什么时候回来都会等我,但我突然发现我离开他已经十年了,而那个死教授居然想让我一辈子留在美国帮他干活,我就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回去找他。所以我就回来了。”

喻文州接到:“你就不怕回来之后发现他没有在等你吗?”

黄少天倒也不在乎:“我有想过这个可能性,但就像你相信你前任还会回来一样,我就不能相信我初恋还在等我啊?”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看来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黄先生还有别的问题吗?”

生怕对方终止游戏的黄少天立刻摆出了尔康手,“有有有!你上次见你前任是什么时候?当时是个什么情况?”

喻文州歪头做出回想的动作,“我记得……是我大二的时候的事吧?他出国前突然跑过来找我,什么也不说就拉着我去喝酒。等醉了才说自己要去美国,至少去四年。后来我们两个都喝醉了,就到附近的酒店开了间房,第二天连个告别都没有,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人影,电话也联系不上。三天后找到人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在美国了。”喻文州说的时候语气里满是宠溺的无奈。

“也许对方只是要赶飞机所以没来得及和你告别而已。”黄少天帮着解释。

“我猜也是,后面我去查了航班号还在想,亏他能没有错过飞机。”喻文州笑得更灿烂了。

黄少天再次不说话了,喻文州却毫不在意。

“轮到我说秘密了是吧?”喻文州说,“这次说个大的吧~其实我并没有所谓的前任,我和你一样,只有一个初恋。我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他总说喜欢我,我们却没有真正在一起,因为那个年龄的他,其实并不懂什么叫喜欢。后来我劝他出国,我想,他值得更广阔的世界。我也知道如果喜欢的话应该留在身边,但我不希望他是因为雏鸟效应而和我在一起。但我还是抱有私心的,我想,如果有一天他能回来,在经历了大千世界之后,还选择回到我身边,那我们这次,就一定能在一起走到永远。而为了那一刻,任何的等待又都是值得的。”

“很傻是不是?黄先生。”喻文州笑着偏头问道。

而此时,坐在喻文州对面的黄少天已经满脸通红,他把水杯猛地往桌子上一跺,然后趴到桌子上把脸埋在了双臂间。

“不玩儿了不玩儿了,太羞耻了。几年不见文州你心脏程度指数级增长啊,完全不像我大社会主义国家培养出来的爱国青年啊!这么羞耻的话你也讲得出来!”黄少天脸红着埋怨道。

什么人啊?一开始装不认识,后来还编个前任来吓自己。绕半天又变成告白,害不害臊!

喻文州整个人完全笑开了,“明明是少天先开始玩儿的,怎么转头还怪我。”

“我靠!你知不知道你说你还爱着你前任的时候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完全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了个前任啊!本着知己知彼的精神我当然要了解一下竞争对手啊!谁知道你在驴我啊?”黄少天发出严正抗议。

“我这不也是要了解一下少天的近况吗?”喻文州乐得看已经奔三的黄少天被自己逗得面红耳赤,就好像回到了两人还在高中的时候一样。

“喂!”黄少天突然抬起头来,严肃的看着喻文州,“说真的,这场相亲该不是你安排的吧?装作巧合其实已经暗藏玄机把我算计进去了。我本来还想慢慢收集情报,再寻找机会再来找你摊牌,今天突然见到你还一脸不认识我的样子,我还真以为你把我给忘了。”

“不,真是巧合。”喻文州诚恳地答道,“我要知道少天回来了,还能不去接你吗?”对于黄少天的话,喻文州总是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把握住重点。

“少来!我之前回国几次你不也没来接我吗?不说没接了,连个面都不来见,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我是怕我见到你,就再也舍不得放你走了。不过看来这次少天是不会再走了,那也就没关系了。你在找工作是吧?要不要来我这儿做个副总经理?”喻文州笑如春风伸手握住了黄少天的手。

黄少天方才经历了重逢后的大起大落,想起自己被眼前的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幸福之余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难道不该是给我个董事长当当?怎么说也是你等了那么多年的人?”黄少天说。

“好啊。别说董事长了,只要少天想要的话,全世界我都给你。”

黄少天笑得合不拢嘴,他想,这人病重得,简直没救了,只有靠自己了。

 

 

 

 

几天后,楚云秀去蓝雨签合同的时候,一点也不偶然的遇到了喻文州,非常意外的看到了黄少天。

面对楚云秀的询问,喻文州也毫不避嫌的当场吻了黄少天一下,不知道两人之前过往的楚云秀感受到了来及基佬的闪瞎恶意。

是啊,别说楚云秀了,谁又能想到呢?

互为初恋的两个人,在兜兜转转了十年后,会在一次相亲会上重逢了呢?

又有谁能想到,十年过去了,两人的心都还属于彼此。

所以,做一些闪瞎人的举动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毕竟,他们错过彼此太久了。

喻文州搂着黄少天笑着想。

下次去闪一下叶修好了。


END。


————————————————————————————

喻总生日快乐!压了那个烦烦!烦烦永远都是你的!恩!

前后文文风有点不统一,我尽力了……希望大家喜欢!




ps.甜文写得我好痛苦……我还是回去默默写我的虐文吧!这个画风不适合我……QAQ


评论(9)
热度(272)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