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喻黄】乍暖还寒之时(4)

# 大学paro

# 前文:(1)(2)(3

# 不知道怎么说……反正不甜就是了


————————————————————————————

(4)

12月户外的G市,有一种针扎似的刺骨的寒。

黄少天站在XX酒吧的门口冻得浑身发抖,觉得自己的头不是被门夹了,是被死亡之门夹了。

他把手机掏出来滑开,没有新的短信和未接来电。上一条短信是喻文州回复他在和朋友喝酒,而上一条拨出电话的对象也赫然显示着“文州”。

黄少天叹了一口气,不就是和朋友喝个酒吗?喻文州又不是小孩子了,根本不需要自己来接,对方也没有要自己来接,像这样自顾自跑过来算什么。

但转念一想,之前王杰希也说了喻文州这两天不要命的忙,好不容易能暂时告一段落了不回宿舍休息又跑过来喝酒,万一喻文州喝醉了他那个朋友又不知道学校怎么走怎么办?那喻文州岂不是要暴尸街头。

自己和喻文州也算朋友一场,过来看看他也是理所当然的。

至于喻文州喜欢自己这件事……暂且按下不表。

黄少天原地跳了两下,双手又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给自己鼓了鼓劲。有种中学时期去劝翘课上网吧的小伙伴的感觉,振奋起来向酒吧走去。

正在这个时候,随着一声推门后带动的门铃轻响,一个熟悉的声音飘到了黄少天的耳里。

“……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回去,要不今晚住你那儿好了。”

黄少天脚步一顿。

喻文州的声音软糯软糯的带着轻笑,推开酒吧的玻璃门从里面走出来,身形稍微一滞挡了一下门,侧身让身后的人也走出来。

跟在喻文州身后的人黄少天不认识,比喻文州高一些,看上去一脸痞气,和喻文州却有种说不出的亲密感。

“可以啊,我无所谓。”

对方毫不在意的回道。

黄少天感觉自己整个血液逆流,耳朵里嗡嗡嗡得响。

正在这个时候,喻文州突然一个脚步不稳,一脚踩空了楼梯,身形迅速下坠。

黄少天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万幸走在喻文州身旁的那人眼疾手快拉住了喻文州,并顺势搂住了喻文州防止他再次摔倒。黄少天看到喻文州没有摔倒而放下的一颗心,又升起一丝不满。

“喂!喻文州!”

黄少天没好气地喊到,语气之差连黄少天自己都吓了一跳。要知道,自己上一次用这种语气叫喻文州,还是两人刚刚认识水火不容的时候,而自从两人熟识之后,黄少天就再也没有叫过喻文州的全名了。

喻文州也被淬不及防的叫唤吓了一跳,方才没有注意到黄少天的他猛地回头,脸上的惊讶溢于言表。

黄少天从未见过喻文州这样的表情。

记忆中的喻文州,无论什么时候,无论面对怎样的处境,喻文州永远是一副淡然自若、宠辱不惊的样子。

黄少天暗暗握紧了双手的拳头。

大概是受到酒劲的影响,喻文州足足缓了两秒才恢复以往的神情。他转头对身边的人说:“老叶,我这边有点事,要不你等我一会儿?”

被称作老叶的人放开扶着喻文州的手,斜着头看了看喻文州,又看了看黄少天。从怀里抽出根烟,点着后吸了一口,摇了摇头,也没说等还是不等,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后,转身走回酒吧门前的墙边,倚墙而立,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黄少天感觉自己的理智每一刻都可能断线暴走,又觉得像被冻住一样浑身冰凉动惮不得。

时间仿佛回到了一个月以前,当时自己也像现在的“老叶”一样,百无聊赖地在一边等着喻文州去拒绝另一个人。

而今天自己居然也沦落到了“被”等待的地位。

黄少天感觉心脏的位置,一阵又一阵的生疼。

“少天,你怎么在这边?……现在宿舍门禁已经过了吧?”喻文州试探着问道。

“你还不是没有回去。”黄少天没好气地说。

喻文州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得有点帅让黄少天心跳不禁漏了一拍。

“呵呵~少天刚刚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不是说了吗?我和朋友在外面喝酒而已。”喻文州说。

“真的只是朋友吗?”

黄少天的问题一出口,两人都愣了。

空气一下子陷入僵持之中。

黄少天也没想到自己怎么会跳到这个话题。他本来想要先问问喻文州喝了多少,说一下王杰希对他的担心,顺便表达一下自己的担心和对喻文州夜不归宿行为的谴责。但一听到喻文州嘴里说出“朋友”,又想到刚才两人的亲密无间,不应该问的问题就脱口而出了。

喻文州默默地看着黄少天,眼中流转的情绪黄少天看不懂。

黄少天也知道自己问了奇怪的问题,饶是他巧舌如簧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将话题进行下去。

两人在寒风中沉默地对望着,黄少天觉得,这一瞬间世界好像都消失了,只剩下他和喻文州两个人。

率先打破平衡却的是喻文州。

本来表情有些严肃的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嘴角渐渐扬起,然后他慢慢抬起右手,抚上了黄少天的脸颊。

突如其来的指尖的冰凉,惊得黄少天条件反射向后退了一步。

待黄少天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喻文州的抬起的手和他嘴角的笑一起,凝固在了半空之中。

“呃……文州,我不是……”黄少天本能的意识到大事不好想要解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而,喻文州突然爆发的一阵大笑打断了黄少天。喻文州捂着肚子在一边笑得很开放,黄少天尴尬地站在旁边,他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他也不觉得喻文州的笑声中有开心的成分。

不知道多久过去了,喻文州好像终于笑够了。他抬起头用手指抹了抹眼角,嘴角挂着的笑容又恢复到了平日的弧度。

“少天,你说得对,他确实不只是我朋友。”喻文州说。

“抱歉少天,之前一直瞒着你,但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也就不好继续隐瞒了。”喻文州继续说。

“其实,我是gay,”喻文州顿了一下,“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同性恋。”

“当然,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除了你。”

“如果你能接受这样的我的话,我希望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

喻文州说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

而这段始料未及的出柜,让黄少天震惊之余,心中再次泛起一阵心疼。



tbc.


————————————————————————————

稍微解释一下吧:

这段卡了很久,因为要写的东西实在是有点沉重……

要是有之前看过短篇《告白》的亲,可能还记得那段修罗场吧……那篇最终没能以短篇的形式结尾的最主要原因其实就在于,我个人觉得在那个开篇的基础下,真的不可能那么快成就HE。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篇里,无论是喻队还是黄少都不够帅,没有那种很果敢追求爱情的气度。虽然我个人也很喜欢看那种帅帅的文,但真到自己写的时候,却无论如何也写不出那种感觉。

如果说《挚爱无言》里喻队的犹豫是为了黄少的前途,那这篇里喻队考虑更多的则可能是黄少真正的心情。

所以这篇里的喻队,可能没有那么帅,对于黄少心情的把握,也不像开了外挂一样什么都清楚。喻队就是一个普通人,也许工作、学习他可以全知全能,但在感情上,他也会累、会犯错、会受伤、会惧怕、会逃避。

正如之前有亲的留言说的那样,就算理智告诉自己要放下要淡然,但真的面对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感情却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

我想写的就是两个普通人之间的恋爱故事,有误解、有摩擦、有纠结,不那么开心,却放不下彼此。

以上如果都ok的话再接着追吧……

_(:3」∠)_



PS.叶修和喻队不是那种关系,嗯,不是。

评论(10)
热度(63)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