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喻黄喻】背后灵

# 短篇一发完

# 喻黄/黄喻无差

# 给 @猫镜 太太的SL点文


——————————————————————————————

 

01

 

清晨的鸟叫环绕在耳边,喻文州伸手按掉闹铃,睁开眼睛,看到床头一个有着金棕色短发的男生浮在床头看着自己。

喻文州盯着他看了两秒,决定闭上眼睛,等了10秒之后再次睁开。

男生还是浮在空中看着他。

喻文州再次闭上了眼睛。

一分钟过去后,喻文州睁开眼睛,一双金棕色闪着幽光的眼睛近在咫尺,眨了一眨。

喻文州放弃了抵抗。

“呃……那个,幽灵先生,能麻烦您让一让吗?我要迟到了。”

 

 

02

 

“喂喂喂!你这人不是吧?你都完全不怕的吗?不怕的吗?一般这种情况不应该是大声尖叫缩到墙角然后毫无目标的乱丢各种东西才符合剧本吗?为什么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我可是浮在半空啊我自己刚发现的时候都吓了半死啊你怎么一点都不怕呢?就算你看我浮在半空不怕你应该是一个人住吧这家里突然出现别人也不正常啊好歹给点反应啊?”

喻文州在镜子前刷牙,幽灵先生在喻文州身后发出严正而滔滔不绝的抗议。

喻文州毫不动摇继续刷牙,镜子里果然没有漂浮的幽灵先生的影子,喻文州内心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把嘴里的水吐掉,顺手把擦嘴的毛巾挂到毛巾架上。

“我有被吓到啊!尤其你最后一次靠得实在太近了,我都吓得不敢闭上眼睛了。”

喻文州毫无诚意的回答道,幽灵先生感到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有这样的人吗?太不照顾人……啊,不,鬼的感觉了。

“喂!我说你……”幽灵先生从涮洗室追出去,正想说什么突然被眼前的景象吓红了脸,“喂!你这个人什么情况?当着别人的面换衣服害不害臊啊!虽然大家都是男生,但毕竟第一次见面,你好歹跟我说一声我好有个心理准备啊。”

喻文州毫不在乎的抬眼看了一下幽灵先生,继续把他雪白的大腿往裤腿里伸,让幽灵先生一瞬间觉得自己又有了心跳,简直要命。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还是‘人’吗?”

喻文州穿衣服的速度是极快的,两三句话间衣服已经穿好还送了幽灵先生一个回眸一笑。

“哎!你就不好奇怎么我会突然出现在你家吗?你那么自然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看出来了你是高人一定是高人幽灵出现什么的对你来说一定习以为常了,所以一点也不紧张。但是高人啊,你就不能稍微在给点面子吗?好歹给我一点点重视的感觉啊!我怎么觉得我跟你养的宠物一样受到的待遇也太敷衍了。”

喻文州终于停下忙碌收拾的动作,走到郁闷得快去蹲墙角的幽灵先生面前,蹲下用温柔得滴水的微笑与幽灵先生四目相视。

“抱歉,今天早上是真的有事。我下午就回来,你在家里乖乖等我好不好?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对世间的执念哪怕是怨恨,等我回来我都尽量帮你,决不食言。好吗?”

喻文州温柔的嗓音让幽灵先生瞬间愣住了,呆呆的点了点头。

看对方不闹了,喻文州立刻收起笑脸,站起来去四处确认门窗电器是否关好,拿好公文包坐在玄关穿鞋。

幽灵先生看着喻文州准备离去的背影,有些寂寞。

喻文州站起来拉开大门,脚刚迈出门一步,突然想起什么似得转过头来,嘴角好看的上扬着。

“对了,幽灵先生,我叫喻文州,可以请问你怎么称呼吗?”

“我吗我吗?我叫黄少天,你叫我少天就好!”

 

 

03

 

喻文州坐在沙发上听黄少天讲完自己的身世,感觉事情非常难办。

怎么个难办法呢?

就是自己已经听黄少天讲了三个小时,甚至连黄少天怎么死的都没搞清楚,更别说为什么会出现在素不相识的喻文州家里,有什么执念,要怎么才能离开这些复杂的问题了。

“也就是说,你只记得昨天去上大学了,等今天醒过来就飘在我卧室了,其他什么头绪都没有?”

黄少天赞赏得点点头,表示喻文州这个人非常好沟通,自己说再多话也不会表现出不耐烦,而且都有catch到自己的点。

“那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黄少天偏头想了想。

“我前天和我室友打竞技场他用计阴了我一把我还没复仇,我还在淘宝买了件挺帅的外套今天应该快递能到还没有穿过不知道适不适合,有个装备我打了好多天都没有掉,导师一直在找我的茬我还没有机会报复他,前两天在大众点评上看到一家店评价还不错还没来得及去试吃……”

喻文州觉得有些头痛。

“等等……有没有……稍微大一点的愿望?”

黄少天偏头想了想,然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喻文州。

“我还没谈过恋爱,我想要是能谈一场恋爱的话,应该能飞升吧~”

喻文州觉得自己今年一定是冲太岁,才摊上这么一档子事儿。

“这个难度有点大,你还记得你喜欢的姑娘叫什么名字,在哪儿吗?我帮你去找找。”

黄少天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不用找什么姑娘,我觉得你就挺好。”

“什么?”

“我是gay,我觉得你就好。”

长这么大见鬼无数,喻文州第一次觉得自己应该去寺里点盏灯。

 

 

04

 

喻文州这个人怎么说呢?是有点通灵体质的。

有些时候看得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再加上为人随和连鬼都知道,也常有不能升天的鬼魂来拜托喻文州办各种各样的事,鬼见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通过长期的经验总结,喻文州知道鬼这个东西有个很要命的特质,就是任性起来不要鬼命绝对要顺毛摸,否则一点小事都能跟你鱼死网破。

于是,既然被黄少天上了身,喻文州就理所当然变成了毫无抵抗力的祭品——鬼魂黄少天的男朋友。

喻文州也不知道黄少天到底是看上他哪一点,也许就近找了个能看到自己的人而已吧?反正只要把对方哄开心了升天了,喻文州的使命也就结束了。

“好吧~亲爱的男朋友先生,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明天我没事,哪儿都带你去。”

喻文州是个因势利导的人,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就尽好自己“男朋友”的职责,把祖宗哄好是第一要务。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刻意讨好的笑容,明知对方肯定是不情愿的,内心却有一份小得意,让你一开始无视我。

“让我想想啊~谈恋爱的话一般会约会,约会的话就是去看电影、游乐园、逛逛街、吃大餐、住宾馆?具体行程就交给你安排了,我很随意的,尽量充实一些啊~”

喻文州觉得,自己现在、立刻、马上就该去烧高香。

 

 

 

05

 

和黄少天的约会时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黄少天是个很健谈的人,走一路说一路完全没有任何压力,看见什么评论什么还自带段子,时常逗得喻文州忍俊不禁。就算喻文州不回黄少天的话,他也有本事无视喻文州,自己把话接下去,而且越接越有趣,然后把自己逗笑了,实在可爱。

喻文州见过很多鬼,无论是什么原因变成鬼的,多多少少都带有一些怨气,严重的时候那种幽怨的氛围能压得喻文州喘不过气。但在黄少天这里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没有丝毫的怨气不说,反而像个小太阳似得,只要在他身边就能感觉到温暖。

喻文州也见过很多人,因为喻文州特殊体质的关系,关系再好的朋友相处起来感觉都隔着一堵看不见的墙,正是所谓的君子之交淡如水。而短短的两天时间,黄少天就成功的把这堵墙打破了,喻文州能实在的感受到黄少天一步又一步的走近自己,喻文州忍不住想,如果黄少天还活着两人一定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可惜……

“文州,怎么了?”

见喻文州走神,黄少天问道。

“没什么,”喻文州笑笑隔空做了个摸黄少天头的动作,“我在想,反正别人也看不见你,买两张电影票有些浪费,但如果我只买一张票,你坐在我身上看似乎也不错^-^”

明明鬼不会脸红,黄少天还是感觉自己脸有些烧。

这人,和看上去不一样,怎么那么心脏呢?

 

 

06

 

喻文州最后还是买了两张电影票,自己一张,一个空位置留给黄少天。

之后不管是去游乐园、坐地铁、参观展览,喻文州都是买的两张票。下午茶甜点的时候,喻文州还刻意找了靠窗的情侣座,帮黄少天拉开凳子自己才坐下,点餐也是双人套餐。

不必要的开支,对于黄少天来说确实必要的尊重。

至少在这喻文州眼里,黄少天今天一天是作为一个人,在和也在约会着。

黄少天忍不住想,真羡慕这家伙以后的女朋友,一定是被宠坏幸福到死。

真是羡慕啊……羡慕得人想哭。

“文州,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黄少天站住了,没有再往前走。

喻文州抬头看看近在眼前的情侣酒店,疑惑地看向黄少天。

“不进去吗?不是你说的要来宾馆吗?”

黄少天笑着摇摇头。

“不用了,今天谢谢你,已经很好了。”

喻文州突然一阵心慌。

“少天,我是不是哪里没做好?你告诉我,别生气好不好?”

黄少天笑着,摇摇头。

“少天……”

“咚”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在喻文州身后响起,喻文州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一个中年妇女用力地拽住了右手,吓得喻文州一个趔趄。

“小同学你刚刚说什么?你是不是叫少天?少天在哪里?少天在这里吗?少天!少天!”

喻文州震惊中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然后立刻有一个中年男子从后面追上了扶住中年妇女,一边安抚她听错了别激动,一边频频向喻文州道歉,却也没解释什么就扶着中年妇女走了。

喻文州心中有些余惊未平,待那个妇女走远之后才声音有些颤抖的开口。

“少天……那是?”

“大概是……我爸妈吧……”

喻文州在黄少天的话中听出了端倪。

“大概?”

“文州……抱歉,其实我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不记得了。”

 

 

07

 

黄少天不记得自己的死因,不记得自己执着的东西,甚至连生前的记忆都没了。而之前说给喻文州那些自己过去的事,不过是黄少天随口编的,他编的自然,也编的心知肚明,都是编的。

而那对可能是黄少天父母的夫妇,已经走入茫茫人海,难以寻觅。

“我知道我骗了你不对啦~你别生气嘛!谁让你一开始不理我,我就想稍微作弄一下你,我真不是有意的。你生气就是和自己过去不,你生气我看着也难过别生气了好不好?”

黄少天在喻文州家中,绕着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喻文州左右解释,喻文州没有任何反应,让黄少天更是心焦,就差下跪了。

突然喻文州动了一下,黄少天立刻定住了不敢动。

喻文州抬起头来,看着黄少天的眼睛。

“少天,我们去找你的记忆好不好?能在这个城市遇到你的父母说明你也是住在这个城市的,而且时间上不会差得太远。等你记忆恢复了,一定也能找到你不能飞升的原因。”

“那样太麻烦你了……”

黄少天猜喻文州大概还在气头上,小声的反驳道。

其实虽然没有记忆,他觉得现在的生活也挺好,虽然鬼不能吃不能睡别人看不到他他碰不到别人。但和喻文州在一起还是件挺有趣的事,谁知道飞升投胎之后还能不能遇到那么合拍的人。

喻文州摇摇头。

“我答应过你,要帮你的。所以我们明天起就去找,你要有什么线索也要告诉我,好吗?”

黄少天感觉自己被当成小孩子哄了。

但就是开不了口拒绝。

 

 

08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黄少天感觉自己过上了少年JUMP漫画男主角的生活。

成天跟在喻文州身后降妖除魔……不对,应该是找回记忆。

只是喻文州本来就有点招鬼体质,再加上带着黄少天这么一个背后灵,更是成了个活动的靶子,走到哪儿往哪儿带了一串小鬼。

喻文州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驱鬼的招式,甚至还教了黄少天两招对付不干净的东西的方式,这么几下下去一般路边的小鬼很快就被黄少天解决了,更是让黄少天有种莫名的骄傲感。

甚至有那么几次搞了几个大的,着实有点惊险,黄少天还帮喻文州挡了几下攻击,更是让黄少天有种搞不清楚到底除鬼是主线任务还是自己飞升是主线任务的错觉。

当然,每次帮喻文州挡刀之后喻文州的脸色都会臭好几天,这是让黄少天极其难受的。但下一次,黄少天还是会给喻文州去挡刀,这种只有在漫画里才会出现的情节,让黄少天特有自己是骑士的感觉。

喻文州把这种感觉称作中二,黄少天表示毫不在意。

黄少天也曾问过喻文州的本职工作到底是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去上班真的不要紧吗?

喻文州巧妙的回避开了这个问题。

黄少天知道喻文州是为了自己,但是他觉得喻文州有些过了。

自己可以为了喻文州魂飞魄散也无所谓,反正本来也是个不知道哪儿来的要去哪儿的鬼,要真挂在战场上了还能摊得个死的伟大。

但喻文州不同,喻文州是人。

还有未来。

 

 

 

09

 

这天,没有出太阳,天气有些干冷。

黄少天在跟着喻文州走过一个路口时突然站住了。

喻文州也跟着站住了,喻文州转头问黄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没有回答,只是呆呆地站在那儿。

少时,一行清泪从黄少天脸颊滑落。

然后黄少天笑了。

“我以为我好像想起什么了,”黄少天脸上挂着泪笑得扭曲,“但还是什么都记不起。”

 

 

10

 

黄少天能感觉得到喻文州的焦急。

这两天他们都没出门,因为不干净的东西在房子周围聚集的实在有些多。

而前些日子黄少天帮喻文州挡刀的后遗症也开始渐渐显现了。

黄少天的四肢已经不像最初清澈的半透明,而若有若无的沾染了黑色的浑浊。喻文州不说,黄少天也明白,他这是被瘴气沾染了。

陪在喻文州身边的时间越久,黄少天越明白,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是先注意到他才注意到喻文州的,也越来越清楚,如果只是单纯的要除掉自己的话,对喻文州来说其实易如反掌。

“文州,其实我……”

“少天你别担心,会有办法的,我一定会帮你的。”

黄少天尚未出口的话再一次被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很想上前抓住喻文州的领子,对他吼你不要打断我的话,听我说完。

可是他做不到,他连拥抱喻文州都做不到。

 

 

11

 

喻文州和黄少天没出门的日子已经快一个星期了。

黄少天身上环绕的黑色瘴气还是没有办法去除,喻文州的气色也越来越差。

喻文州蹲在书房翻着各种写着奇怪文字和鬼画符的书,以往从容的样子早已不见了踪影,眼神里惯有的淡然也被执念所替代。

黄少天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文州……”

“叮咚!叮咚!叮咚!”

黄少天被连续按下的门铃打断了,这几天喻文州都是靠外卖度日的。或者说本来喻文州是不想吃的,但在黄少天的强烈要求下才勉强保证了每天外卖的两餐。

喻文州拿着钱包打开门,门口站着个留着点胡渣脸上有些虚胖看上去二十五六的男人,一脸痞笑地对喻文州挥了挥手。

喻文州以条件反射地速度关门,对方早有准备用力一把就把门推开,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然后跟警察审视犯罪现场一样环视了一下四周,目光最终落在了站在客厅角落的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头一次被喻文州以外的人凝望,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才好。

 

 

12

 

据喻文州的介绍,来人叫叶修,和喻文州是“没什么关系”的人。

“见我就关门,文州啊~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我不记得你救过我的命。”

“是吗?我记得是谁小时候哭着跑来求我救救他的。”

喻文州抬起头,瞟了叶修一眼,冷若冰霜。

“你是来喷垃圾话的吗?”

叶修不怒反笑了。

“能见你那么没有余裕的一面,专程从H市过来也值了。”

喻文州没再接话,叶修叹了一口气,收起戏虐的表情,严肃的说。

“瀚文那孩子很担心你,说你中了魔障,我耐不住他磨,过来看看你。”

瀚文全名叫卢瀚文,是喻文州的表弟,前两天来喻文州家找喻文州玩过一趟。虽然当时喻文州尽力掩饰,没想到小孩子就是眼睛尖,还是被看出了端倪。

喻文州也没再抵抗,身体呈现放弃的姿态,往沙发背上一靠。

“我没事,他不是什么恶灵。”

叶修瞟了黄少天一眼。

“看出来了,他是你的背后灵。”

叶修站起身走到黄少天面前,锐利的眼神让黄少天有种一切都被看透的感觉。

“你之前不认识他吧?他是怎么缠上你的?”

喻文州虚弱的声音从后面飘过来。

“不知道。他没有记忆,我和他一起去了很多地方看看能不能让他想起点什么,都没有结果。”

叶修没有转头看喻文州,而是盯着黄少天。

“也许你一开始确实不记得,但你现在已经想起来了吧?而且是早就想起来了吧?”

最后一层窗户纸轻易的被一个外人捅破,黄少天内心却一颗重石落地。

 

 

13

 

黄少天的死因,说起来有点丢人。

真的是——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一个平凡的午后,黄少天下课后,和往常一样坐了几站地铁跑到离学校有点小远的一家点评不错的甜品店来尝鲜。

然后他欢快的蹦跶过一个路口,一回头看到几米外的一个独自站在路口等红绿灯的男生。站姿挺拔表情自若,在周围忙碌浮躁的人群中像一块落入凡尘的璞玉般温润惹眼,黄少天从未见过如此有气质的人,看得他有些出神。

然后就是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和尖叫声,黄少天躺在血泊里,从频繁走过的人的缝隙中看到那个身影离开,在闭上眼之前唯一的想法就是,好想再多看他几眼。

 

然后黄少天的愿望真的实现了,他成了喻文州的背后灵。

还是个失忆的背后灵。

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光非常的开心,也非常的幸福。幸福到黄少天想,就算一辈子做鬼,这样子下去也不错。

但该来的总会来,那天黄少天路过自己出事的路口时,一切的记忆就如潮水般涌回了自己的脑海。

一切一切。

而原本微妙的平衡也就此打破。

拥有了秘密的黄少天无法向之前那样心无旁骛,面对喻文州的心虚成为他内心的缝隙,让瘴气有了寄身之所,也让两人之间的信任与配合不似以往那般坚不可摧。

这些,黄少天知道。

喻文州,也早就看出来了。

 

 

14

 

“文州,这家伙成为背后灵就是冲着你来的,是不可能老老实实离开你去飞升的,你就别挣扎了。”

喻文州摇摇头,苦笑着说。

“我答应过少天,不会让他魂飞魄散的。”

“再这样下去,你迟早会被拖死。”叶修无所谓的提醒他。

“呵呵,”喻文州却是笑了,“那不是正好吗?少天是因为我而死的,一命还一命挺公平的。”

“你觉得他会开心看你死了去陪他吗?”叶修问。

“不会。”喻文州答得也快。

“所以我会先努力救他,但我不排除那种的可能性。”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笑,心在滴血,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叶修不认可地摇了摇头。

 

 

15

 

黄少天站在喻文州的床边,看着沐浴在月光下的喻文州的睡颜,内心一阵春心涌动,这种时候还想这些,不禁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

喻文州真的这段时间是累极了,不然不可能连咖啡伴侣里放了安眠药都没发现。

黄少天手里拿着一颗药,是叶修临走前给他的。

这颗药的作用,用叶修的原话来说就是——

“如果爱他的话,就给彼此一个解脱吧!”

搞得黄少天不吃这药还不行了。

黄少天侧头又看了一会儿喻文州的睡颜,果然好看。

不就是魂飞魄散嘛~自己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这个?

黄少天吃下叶修给的神药,虽然他也拿不准鬼吃药和人吃药是不是一样,但吃下去之后没多久,他感觉药效明显出来了。

身上黑色的瘴气正在消散,身体也越来越没有实体感。

黄少天自嘲的笑笑,看来那个叶修也还是有点本事的。

黄少天飘到喻文州床头前,双手放到喻文州的脸颊上,整个身体凑过去近的看得清喻文州的睫毛。

“文州,我走之后你要照顾好自己……这段时间我过得很幸福,谢谢你。”

然后,黄少天俯身吻了喻文州的唇。

庄严而珍惜。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黄少天有些伤感。

这个吻,没有想象中温暖而柔软的触感,甚至没有任何感觉。

从一开始,他就触碰不到喻文州,喻文州也触碰不到他。

临到最后,黄少天又觉得自己有些贪心。

他想,要是有可能的话,他想真正的吻一下喻文州。

但是。

已经没有这种可能了啊……

再见,

文州。

也许,来生再见。

也许,再也不见。

 

 

16

 

喻文州睁开眼睛,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斜射进来。

房间中满是清新的空气。

鸟语、花香、空无一人。

一切,就好像一场漫长的梦境。

以及只存在于梦境中的阳光。

 

 

 

 

END.

 

 

——————————————————————————————————

以上为 @猫镜 太太跟我点的BE,生离梗

还债虽然晚了,但我也很努力了!大家要有任何人生,请和猫镜太太去谈,和我没有关系……

喜欢BE的可以到此为止了,为了人身安全我还补了个HE,按需自取吧>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7

 

“少天,啊~”

喻文州坐在病床边,举着一块削好的的苹果,送到黄少天的嘴边。

“啊~~”

黄少天配合的张开嘴,让喻文州把苹果喂到自己嘴里,然后幸福的咀嚼。

“你们两个恶心死了,要不要不这么腻歪啊?”叶修非常不屑地扭开头不看这两个人以免被闪瞎眼。

“不想看就别来啊!你还没发现自己有多电灯泡吗?”黄少天一边嚼着苹果,一边不满的对着叶修咆哮。

“我靠!黄少天你现在做人了就会蹬鼻子上眼了,也不想想是谁救的你!你们一个二个怎么跟救命恩人说话的!最基本的尊重呢?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叶修立刻吼了回去。

黄少天闻言不以为然的用鼻子哼了一下,他当时可是被叶修耍得伤透了心,现在暂时没有原谅他的打算。

倒是喻文州退了一步,向叶修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次真的很谢谢你,救了少天……谢谢!”

喻文州的道谢十分诚恳,搞得叶修都不好意思,连忙摆了摆手让喻文州起来别搞这一套。

“像他这种车祸后灵魂出窍的其实蛮多的,一般灵魂出窍后都会跟着自己的身体,有些时候身体抢救回来了灵魂自然就回去了。但他的灵魂却跟着你跑了,导致身体救回来变成植物人也算是个案了。文州你也真是关心则乱,生灵和死灵都分不出来,还让生灵被污染了,我要晚来两天你这就真生离死别了。”

正式的致谢完了喻文州也轻松起来,顺着叶修的话玩笑着回应。

“是啊~多亏有叶神关键时候鼎力相助,少天的生灵才得以净化,回到身体里。也谢谢叶神不忘记挂我,第二天还专程来看看我有没有寻死,我才得以活着见到少天。大恩大德永不相忘,看来只能以身相许才能引以为报了。”

“喂喂喂!!”黄少天立刻不答应了。

“呕呕呕!!”叶修也吓到了,“喻文州你别害我,你的以身相许还是留给这家伙吧!他做人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我就不趟这浑水了,你们自重!”

喻文州噗的笑了出来,什么叫做人做鬼都不会放过自己。

但仔细想想还又是那么一回事儿。

“背后灵”黄少天成为了自己的最爱。

假使自己要是有那天遭遇了不幸,大概也会成为黄少天的背后灵。

保护他、陪伴他、守望他。

超越生死。

也许有些另类。

却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End。


——————————————————————————————


从想到这个梗到完稿不超过2天,我觉得我也是拼了。

已经忘了最初想到这个梗的契机,但脑补的时候觉得蛮带感,8K字短篇一口气写下来还是第一次,写到后面就像考试考到最后一道题的感觉……字都不会打(写)了。

故事想表达的东西我想在文中已经交代的很明显了,开头感觉还蛮开心的后面写着写着又虐了我就是写虐文的命……

希望有人喜欢吧> , <



评论(9)
热度(175)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