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喻黄】乍暖还寒之时(2)

# 大学paro

# 前文:(1


————————————————————————————————

  

(2)

第一次喝洋酒的黄少天,万万没想到,洋酒的后劲有那么大。

刚回到宿舍就一阵又一阵的眩晕,站都站不住。胃里也是翻江倒海的感觉,从没有那么难受过,前前后后的跑厕所呕吐了好几次,折腾了一整晚。

但吐归吐,黄少天有些奇迹般的发现自己喝醉后意识居然反而很清醒。

他知道郑轩和李远一直在照顾自己,又是扶着自己去厕所又是给自己擦脸换衣服。因为喝醉了没力气爬到上铺,宋晓还把下铺让给他睡。

他记得自己抓着宋晓的领子,让他打电话给徐景熙去照顾喻文州,喻文州喝得并不比自己少。

他知道不记得吐了第几次的时候,喻文州来看了他一次,说了很多怎么照顾喝醉的人的方法,却始终没有靠近自己。

他记得喻文州的脸色看上去很差,一副要哭的样子,他想让喻文州赶快去休息,张张嘴身体却不受控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喻文州走后,黄少天越发的觉得头疼,却已经没有了呕吐的欲望,渐渐地也就睡着了。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日晒三竿。

宋晓站在床边一脚又一脚的踢着黄少天的屁股,黄少天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在床上滚来滚去。

“宋晓你跟我有仇吗?你这是对待病人的态度吗?我这个时候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你不应该安安静静的让我接受被窝的治疗吗?徐景熙没告诉过你最好的治疗就是和被窝约会吗?你要睡觉你去我的床上借我一下你的床会死啦?!”

宋晓理都没理黄少天,只是把手机屏幕按到黄少天脸上,上面是喻文州发来的短信。

“你家会长说,下午三点有学生会和社团负责人的文化节协调会,让我叫你起床,别错过了。”

黄少天腾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抓过手机一看时间已经两点半了,赶快起床穿衣去卫生间洗漱。

11月底到12月中的文化节,是R大每年的主打活动,黄少天作为电竞社的新任社长,这是他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在文化节中各个社团会组织举办自己的主题活动,而今天下午的协调会就是决定各社团活动的场地、经费、时间、规模等问题的重要会议。

要是错过了协调会,社里的老老少少杀了自己都不为过。

黄少天跑到学生活动中心的时候已经三点差五分了,一进会议室各个社团的负责人和学生会的工作人员正在组织签到,喻文州则在一边和人交流着什么看上去像是在布置工作。

注意到黄少天进来的喻文州和身边的人简单示意了什么一下,拿起一叠资料向黄少天这边走来。

“少天,你们电竞社活动的策划我看了很好没什么问题,有些小细节我帮你直接改了你看一下,有问题一会儿直接在会上提出来就好。”

喻文州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但脸色却十分不好,惨白的脸色和眼底的黑眼圈暴露了喻文州此时此刻身体状态并不好的事实。

黄少天翻了一下喻文州替自己改过的策划书,正如喻文州所说的自己想要的好玩儿的地方全部都保留下来了,改动的地方也都是自己一开始就觉得有问题但不知道怎么弄的地方。此外格式和文字叙述也进行了微调,让策划书看上去更加专业和通畅。

如此细致而又贴心的修改,以前的黄少天会觉得这是朋友之间讲义气的表现,但知道了喻文州的心意之后,黄少天觉得拿在手里的这几张薄薄的纸,有种说不出的沉重感。

会议的全程黄少天整个心不在焉,他单手托腮看着喻文州在主位上时而静儿倾听,时而滔滔不绝,表情时而放松时而严肃,就算是面对因不满经费安排而语气不佳的大三学长,态度也翩翩有礼不卑不亢,让人充满了安心感。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历过了喻文州的修改,电竞社计划举办的荣耀挑战赛,无论是经费还是场地都受到了全数通过,没什么发言机会的黄少天会议的后半程更是进入了神游状态。

“下面给各位分发的材料中载明了各个社团活动的学生会这边的联系人,各位在活动举办期间出现任何问题,都可以按照上面的电话联系相应的联系人这边即可。”

喻文州的声音把黄少天的魂稍微唤回来了一些,学生会大一的小朋友一张又一张的把表格发给与会的各个社团。

黄少天记得前两天喻文州还跟自己讨论过这个事情,联络人到底是让学生会这边的高层还是大一的干事担任,最后还是决定让高层担任以免一层一层传递中出现问题。黄少天还说,电竞社指名要学生会长的喻文州担任联络人,这样“里面有人好办事”。

但分发下来的表格里,并没有喻文州的名字。

电竞社的分管联系人是学生会副主席的王杰希,黄少天猜想应该是喻文州太忙就没有再担任联系人的工作,但内心还是一阵失落。

散会之后,黄少天习惯性地站在门口等喻文州。

无论什么会议,没事的话喻文州都是最后离开的一个,今天也不例外。

等喻文州从会议室出来时,恰逢饭点,整层楼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喻文州出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黄少天,等锁好门一回头看到黄少天靠在墙边玩手机,吓得手一抖,资料都撒了一地。

喻文州蹲下身捡资料,黄少天也蹲下帮忙。

“怎么还没走啊?”

“等你啊。”

“身体好点没?听宋晓说你昨天醉得厉害,吐了好几次。”

“是有点喝多但没那么夸张,宋晓就是气我占了他的床而已。”

黄少天把自己捡了理好的资料递给喻文州,喻文州把资料理了理顺序放到手提包里,和黄少天一道往外走,两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抱歉,你没怎么喝过洋酒,昨天不该让你喝那么多的。“

黄少天无所谓的抓抓头,“那也是我自找的,难得你请客想要喝垮你没想到还把自己赔进去了,我这是自作自受。”

喻文州笑笑没回话。

“倒是会长你没事吧?你昨天喝得比我多。”

“我没事。”喻文州停顿了一下,“其实,昨天的事我有些不记得了,我就记得我们到酒吧点了鸡尾酒又点了啤酒,之后的事就不太有印象了,等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宿舍了,宿舍里也没个人告诉我昨天怎样了。少天,我没做什么奇怪的事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闻言黄少天脚步一顿,喻文州也跟着停下来。

黄少天转身看向喻文州。

“文州,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喻文州头微微一歪,表情无辜的看着黄少天。

“难道我发酒疯了?我之前也没喝醉过不知道喝醉后的自己是怎样的,少天你别吓我,有没有其他人看到?这人丢大了。”

黄少天定定地看着喻文州。

昨天的告白难道真的只是喝醉后的玩笑话?虽然男生之间确实时不时会开这种玩笑,自己也开玩笑的说过喜欢喻文州,但昨天喻文州的神情看上去不像开玩笑。

还是说,喻文州醉了之后都能保持和没醉一样,其实神智早就不清了?

但换个角度想,喻文州昨天跟自己告白的时候,确实已经喝了蛮多的,如果喻文州真的不记得的话,其实也不失是件好事。无论喻文州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只要自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么大家至少还能做朋友。

但这种话,喻文州怎么能不记得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看你紧张的,什么事也没有啦!你喝醉了光笑,什么都不说,路都走不稳,还是我把你架回去的。”

只有天知道黄少天笑得有多勉强,编的话有多假。

但喻文州看上去却是相信了,一脸放心了的笑容。

“呵呵~那还真是麻烦少天了,改天一定请你吃饭赔罪。”

黄少天也毫不客气的开始和喻文州讨论要在哪里吃垮喻文州。

因为喻文州要回宿舍放资料,黄少天干脆陪他走回宿舍。一路上又有的没的聊了很多,快到宿舍的时候喻文州突然聊起了苏沐橙。

“说起来,昨天和我告白的那个女生,我才知道是你们系的,叫苏沐橙,你认识吗?”

黄少天有些莫名其妙,回忆了两秒才想起昨天下午苏沐橙给喻文州告白的事,明明是昨天下午发生的事,却让黄少天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哦哦!我认识,怎么了?”

黄少天答得有些心不在焉。

“今天化院的楚云秀跟我说,昨天那个其实是她们几个女生打赌,谁输了就要在路上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告白,还不能让被告白的人发现是大冒险,结果苏沐橙输了。后来她们觉得有些玩儿过了,今天找到我的联系方式后,还专门打电话给我道歉。”

“哦!这样啊……我说这年头女生怎么那么大胆,原来是开玩笑啊!”

“是啊,”喻文州也认同地笑了,“听说,因为苏沐橙认识你怕尴尬才选了我告白,怕你误会特别让我跟你解释一下。”

黄少天有些莫名,跟他解释什么?

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喻文州的宿舍已经到了,喻文州简单的做了告别就转身回宿舍了。

黄少天站在喻文州的宿舍门口,保持着挥手告别的姿势,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tbc.


————————————————————————————————

更~

大约会是个慢热的文。

就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应该不难看懂吧~^-^

评论(5)
热度(77)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