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喻黄/叶莫】抛头颅 撒狗血・外传

# 旧文重发

# [荣耀江湖] 背景设定

# 小料通贩预定[点我]


——————————————————————————————


蓝溪阁的喻公子那是什么人?整个江湖出了名的武功差,纵使悟性超然内力雄厚也拯救不了他那惨不忍睹的反射神经,用叶神的话来说就是“喻文州什么都好,可惜是个残疾”。当然,喻文州也不是真的残疾,他身体健康四肢完好能杀能打,相较于大部分的武林人士来说他的武功还是相当好的。问题只是在于他的身份——武林四大门派之一的蓝溪阁阁主,曾经一度带领蓝溪阁赢下武林大会并做过武林盟主的人。相较于他的身份,他这高不成低不就和武林高手单挑基本立扑的武功也就显得让人置喙了。

但就是这样一个“残疾”,被誉为剑圣的黄少天在他面前乖得跟个孙子似的不敢造次,蓝溪阁上上下下也是对他忠心耿耿,其他各大门派掌门也对他十分顾虑和忌讳,可见此人多么的深不可测。别的不说,以为喻文州“残疾”就可以欺负得到,而想搞点伏击暗杀什么的?那也得问问剑圣大人和整个蓝溪阁的高手们同不同意先。

就是这样的喻文州,此时正笑意盈盈地站在莫凡跟前,悠哉地摇着他的纸扇,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莫凡是看不懂也不想看懂。莫凡有点小郁闷,眼前的人明明还什么都没做只是一副好好先生的笑着看着自己,他自己却已经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从脚底窜了起来。想起某个老流氓临出门前对他交代的“如果遇到喻文州,不用犹豫,直接跑路”,虽然莫凡觉得身为男人不战而退是不是有点太难看,但本能的驱使却让他真心想直接一个影分身或者地心斩首术能闪多远闪多远……谁知道这披着羊皮的狼会对自己做什么啊!

但是莫凡最终还是没有跑路,只是一言不发皱着眉头站在离喻文州几米远的地方等着看他想做什么。

“莫公子,那么急去哪儿呢?”喻文州微笑着悠悠地开口道。

莫凡心中警铃大作,背微微的弓起,双手试探着向别在腰后的忍具摸去,做好了随时进入战斗状态的准备,以便应付随时而来的任何攻击。

其实他也不是打不过喻文州,喻文州的功夫有多少他在兴欣大邪教待了快一年的人了怎么得也知道个七七八八……问题是人家喻文州从来代表的可不是他一个人,而是背后一整个蓝溪阁。想起自己当年被叶修那老混蛋追杀的苦逼日子,莫凡表示这些老狐狸表现出单挑架势的时候后面指不定有多少人躲着埋伏呢!

“你别紧张,”喻文州看莫凡没有回答他,反而摆出一副备战的状况,笑容也就更加得温和暗含安抚的意义了,“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想找的是叶修,他没跟你一起吗?”

莫凡警觉地环视了一下四周,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埋伏,但是起势依旧没有解除。

“没有。”今天是莫凡找工匠定做的新忍具取货的日子,因为前些天的风波,本来叶修是要陪莫凡一起去取的,但不知怎么得临出门之前又说突然有事,甩了句遇到喻文州直接跑路的叮嘱给莫凡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去了。

对此莫凡心里本来就有一些不快了,被喻文州这么一提起,就更有些堵得慌而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可有些难办了……”喻文州合起了扇子,表情看上去似乎是真的有些困扰了。

莫凡想了想还是搞不清眼前这人在算计些什么,又想赶快见到自己的新忍具,于是试探性的开口:“那我可以走了吗?”

“不太可以。”毫不犹豫的拒绝。

不是吧?真要打啊……因为前些天那一战的消耗自己身上带的忍具不知道够不够用,看来还是只有争取机会跑路了,果然一开始就不该跟他废话直接扭头就跑的。

思及于此,莫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腰间抽出两把手里剑立即向喻文州甩去,不想已经出手的那只被一颗石子打掉了,而尚未甩出手里剑的左手则是被一只宽大的手按住了。

“别急,真想跑他也拦不住你。”

莫凡瞅了一眼按住他的手的人,不就是早上还说有事不能和自己一起走的兴欣教教主叶修大人吗?

叶修比莫凡高将近一个头,脸上还有今晨没来得及刮去的胡渣,嘴里叼着一根尚未燃烧完的烟草,整个人斜站着跟个流氓似的,和对面温文尔雅的贵公子一比简直是天上地下。但莫凡也就是翻了个白眼,把尚未甩出的手里剑收回袋中,收起了备战的态势,站到了叶修的身后。

“文州,你这什么意思?我有点看不懂啊~不带护卫一个人出来就不怕被人团杀了?”叶修直到此时才出现不是没有原因的,早上他让莫凡先走,自己却悄悄跟在后面,为的就是出现状况的时候能尽可能全面的把握现状。就在方才莫凡被喻文州拦住的时候,叶修就已经在周围转了一圈,确定没有援兵没有埋伏才坦坦荡荡地走出来。

“这算是我的个人恩怨,和其他人并无关系,自然也就要一个人来。”喻文州毫不诧异眼前的人的突然出现,自己的情报从不会错。

“所以呢?你就要趁我们不注意玩弄你那些脏心的手段然后欺负我们家小朋友帮少天报仇?你可是蓝溪阁的阁主大人啊~和莫凡较劲会不会太掉价了?”

“所以我找的不是他,而是你,叶修。”喻文州的笑容依旧温和,但此时,连莫凡都感觉得到喻文州的杀气这次是真的上来了。

“哟~杀气都出来了,文州你来真的啊!前几天那事儿你知道的啊~要硬拼的话莫凡肯定是不可能打得过少天的,只是少天他……噗……”叶修想到前几天的事,实在忍不住又笑了出来,但一眼瞟见喻文州的笑中带着阴沉的脸色又立刻咳了两声,“咳咳……实在是少天他太有才了,发生那样的结果大家都不想的,武林切磋胜败自担,阁主大人你这样锱铢必较这日子没法过了~”

提到前几天的事,莫凡这才懵懂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被喻文州拦住了,感情是来寻仇的。

前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是来个能说的说书人可以给你讲上个三天三夜都不带困的。简单来说就是蓝溪阁的第一高手剑圣黄少天大侠在武林大会的擂台赛上输给了兴欣教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莫凡小朋友,而且是当着众多武林高手的面,在比武过程中自己砍断了一棵大树然后把自己压在了下面。本来无论是武艺内力还是经验,黄少天都甩莫凡十条街的,但就偏偏在一堆最八卦的人面前以一种最让人印象深刻到捧腹大笑的方式输掉了,让剑圣大人这些天毫无悬念的成为了江湖八卦的中心,其“英勇事迹”被广为传颂,看情况这局势估计还要延续很久就算来了什么新八卦也不太那么容易被人们所淡忘。

“所以我不是以阁主的身份来的,而是以个人的身份来的。”喻文州将扇子收入怀中,右手抽出自己的配剑灭神,左手轻轻一甩一把符纸就出现在了手中。

看到喻文州的架势叶修倒也不紧张,无非就是不露痕迹的把莫凡往自己身后再护了护。

“哎哟~还要脸吗你们?你过来找我单挑少天知道吗?你也不怕他事后生气不跟你说话……不对,他能不话痨岂不是普天同庆啊~啧啧,心真脏啊~”

“呵呵,少天要真不跟我说话我估计要难受死的。”

“………………”没想到武林中居然还有把黄少天的话痨当作享受的人,还不听就难受,这境界实在是太高了,高到一时间连叶修都不知道怎么回他了。

“……文州,几日不见,我感觉我对你的认知又上了一层台阶……你和少天实在是……天生一对……”

“应该是沆瀣一气。”在叶修身后沉默了许久的莫凡突然冒出一声吐槽,搞得相互呛了半天的叶修和喻文州都是一愣。

不过莫凡这么一声倒是让两人都想起要回归主题。

“诚如叶教主所说,以我的身份和莫公子切磋就算赢了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叶教主可否赏脸与在下过一过招呢?”

“喻公子此话差矣,你都这样来找我单挑了,我要不应战说出去那才叫真的丢死人了。但是我也绝不能输给你,要真输给你这个残疾你让整个武林的高手们情何以堪。”叶修这话说的还真不带自我膨胀的,毕竟自从他创立了兴欣教自创了千机伞流散人打法之后单挑还真没输过。今天要有个万一真输给喻文州的话,这八卦的强度要盖过之前剑圣差点被树砸死还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也许这也是喻文州找上门来的原因吧……尽管这种事发生的几率微乎其微,他也想要试一试。

“那我们就快点开始吧~再拖下去少天就要知道了。”

不是就要到了,而是就要知道了。但这丝毫没减少这句话内在含义的威力,这里离蓝溪阁的分舵距离并不远,喻文州独自出门的事黄少天一旦知道了,那就必然是马不停蹄的赶过来,而过来的话就绝不只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蓝溪阁了。

想单挑又想速战速决吗?叶修再次感受到了喻文州这个人有多不好惹。你要是单纯的稳重理智能算计也就还好,这货不但稳重理智还要命的护短,而且一护起短来比谁都疯,真他妈的要命。

今天看来是不打不行了,而且还必须竭尽全力,不然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叶修向前走了一步,就感觉衣摆被人拉住了。他回头看到莫凡皱着眉头,一脸想说什么又纠结着要不要说的表情,看上去还有那么点可爱,让叶修忍不住想摸一摸他的头让他放心。

不过抬起的手最终还是没有放到莫凡头上,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先走,去取你的忍具,不用担心我,我还不至于连这个残疾都打不过。”

莫凡想了想,“嗯”了一声就真的走了,留下叶修和喻文州在雾气缭绕的竹林中拔剑弩张。

其实说归说先走,但是莫凡也并没有走远,只是挑了个隐蔽又能看清战况的地方躲了起来。今天这场较量看来叶修是不想自己参与的,但是在搞不清喻文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的情况下,莫凡还是决定留下来以便随时能够上前支援。

莫凡没有真的离开,叶修是知道的,喻文州也知道,但是两人对此都并未表态。

喻文州知道莫凡不会偷袭,那他在与不在喻文州是无所谓的。

而叶修则有些老泪纵横被感动到了的感觉,莫凡平时对自己待理不理冷漠得要死,此时居然没有先走而是留下来准备随时支援自己,实在是……

好吧……方才对喻文州的鄙视实在是不应该,毕竟在某种意义上,自己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两人的交战很快在竹林中展开了,喻文州不擅长近战是人尽皆知的,他自己也不会因为是自己提出的单挑就跑到叶修的千机伞下去送死,于是自然而然就打起了游击战。叶修也乐得陪他躲猫猫,两人在竹林中快速地奔跑跳跃藏匿,真正的拼刀拼抢反倒是没有,直到叶修一不留神踩中了一个束缚符的陷阱。

与常见的剑术气功拳法这些武功不同,喻文州学的是道法,靠的是各种各样的符咒、强大的内力以及辅以必要的剑术来进行攻击的。喻文州最为人诟病的就是他那烂到不行的剑术,不过此时叶修已经被他的束缚符绑住了,那么就算喻文州有剑术的短板也不怎么了。

叶修被束缚符绑着躲闪和抵御各种不顺,一时落了下风,身上的血道子一条又一条的多了起来。可是叶修岂是一个中了一个束缚符就毫无抵抗能力的?在喻文州一波接连不断的刀光剑影还是硬生生的找到了个空档,劈开喻文州一个剑招,然后斩断了束缚符从喻文州的猛烈攻势下逃了出来。

这一波交火当事人可能觉得没什么,但是偷偷躲在一旁看的莫凡却是双手紧握手心里全是汗了。

这场比试,两人的节奏都是真正高手的节奏,毫无自己插手的余地。方才叶修挂彩的时候自己差一点忍不住冲出去帮他,但却被叶修没由来地瞟过来的眼神阻止了。

你别过来,呆那儿等我。

莫凡仿佛听到了叶修这样对自己说,无法否认,虽然他不大喜欢呆在叶修身边,对那个人的话也是待理不理态度极其冷淡,但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担心叶修,那个在自己认知里所向披靡无人能敌的人此时居然会被一个江湖闻名的“残疾”压着打还见血了,实在是很让人揪心。

但似乎那个人对自己的状况并不担心,应该是有把握吧……莫凡这样安慰着自己。

正当莫凡想东想西的时候,喻文州不知何时就被叶修贴身近战了。在近战过了没有两招的时候,叶修似乎是突然察觉了什么,只见他一挥千机伞把喻文州扫到一块巨石上,然后飞速甩出几把飞刀硬是在没有伤到喻文州的情况下把他钉在了巨石上。

然后转身跑向了莫凡的方向,没等莫凡有所抵抗直接捞起他的腰就跑。在跑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把他放下,示意莫凡自己走。

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莫凡皱了皱眉头,接着打应该没问题啊?

“怎么不继续打了?”莫凡这样想着也这样问出来了。

“你听。”叶修没有解释,只是让莫凡听,莫凡竖起耳朵去留意到底是什么声音让叶修放弃了这场比试。就这么果然听到了什么,而且这动静还不小,刚才是太专注于叶修和喻文州的比试才没有留意到。现在留心一听不禁一阵后怕,方才要是叶修没有带自己及时跑路的话,估计今天可能就交代在这林子里了。

毕竟以最为嘹亮的黄少天的声音为首,诸如“阁主!!”“喻公子!!”“阁主你没事吧?!”“谁干的?!”“徐景熙你快点!”“阁主!伤你的人去哪儿了!”等一声又一声的叫喊声昭示着现在这片林子已经是蓝溪阁的地盘了。而他们两个让人家蓝溪阁阁主挂彩见血的罪魁祸首别的不说,现在能逃出去已经是万幸了。

虽然之后蓝溪阁立刻对整片竹林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但是跑路这种小事对于跑路经验丰富的叶修和莫凡来说实在不算什么有难度的事。顺利离开竹林之后莫凡一言不发的跟着叶修去到了工匠的铺子,拿到了自己定做的新忍具。然后又跟着叶修回到了兴欣教的分舵,各自回了各自的屋子。

两人刚进分舵的时候还引发了一阵不大不小的骚乱,毕竟教主大人早上可是衣衫整洁神情愉悦地出门的,怎么跟莫凡一起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破衣烂衫浑身挂彩了?难道是莫凡这小子终于忍不住对教主下手准备杀人灭口或者谋权篡位了吗?

还好叶修及时圆了下场,表示首先虽然挂彩但其实都是些擦伤,自己变成这样跟莫凡没有关系,而两人一起只是因为在回来的路上偶然碰到而已,莫凡对自己的伤势也很是关心,才算是勉强打消了大家对莫凡的疑虑。

虽然,严格来说,这伤和莫凡还真是脱不开关系,但对此叶修没有讲任何一句话。

所以在叶修表示这点小伤自己就能搞定,并不需要把辛苦了几天的安文逸从床上挖起来之后,众人也就放着他自己回房了。

正在叶修打算放着伤口不管先睡一觉的时候,莫凡推开门抬着一盆水就这么走了进来,连门都没有敲一下。

叶修当然是不会叫莫凡出去的,难得他会主动来找自己,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但是叶修也没说什么,既没有开口调戏也没有客气或者聊天找话题,就这么略带戏虐地笑容看着莫凡皱着眉头一声不吭地用沾湿了的毛巾为自己擦拭伤口旁的血迹。神情认真得让人想直接搂到怀里狠狠的揉一揉。

在一片如死一般的寂静中,叶修换掉了已经被割的破破烂烂的衣服,默默地让莫凡为自己擦掉了粘在皮肤上的血迹。然后在伤口比较大的地方裹上了白色的绷带,由于擦拭伤口的热水的影响,本来已经结痂的伤口又有些软化,绷带之间透出了点点的血红。看到被血染红的绷带,莫凡又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虽然很讨厌叶修,对叶修各种不爽不服气,但此时却又忍不住关心他,担心他,看到他受伤自己心里比他还痛。每帮他擦拭一道伤口,莫凡都有要落泪的冲动。当然冲动归冲动,别说落泪了,莫凡连一个痛苦的表情都不会有的。莫凡默默地为叶修处理着本来不需要他来多事的伤口,为的其实也不过是个心安。

毕竟,或多或少,今天的事也是因自己而起的;毕竟,叶修是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受伤而最后还救了自己一下的;毕竟,就算再怎么催眠自己,这个人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日趋重要也是不容争辩和无视的事实。

在处理好叶修的伤口之后,看看也没有什么其他事可做的莫凡轻轻咬了咬下嘴唇,沉默了一下有些生硬地说:“好了,你早点休息。”

说罢转身就准备抬起已经被血水染红的水盆离开。而默默在一旁笑着享受了半天服务和关怀的叶修又怎么会让他这么轻易离开。

“别急着走,留下来陪陪我吧~”叶修拉住了莫凡的手腕。

莫凡不说话也没反抗。

“你很担心我嘛~不想看我受伤?”叶修把莫凡拉到怀里,让他坐到自己腿上。

莫凡没回答也没挣扎。

“能换你那么乖,这伤受的也值得啊~”叶修保持着两手圈着莫凡的姿势,扭头含住了莫凡的嘴唇,果不其然,没有受到任何抵抗,舌头很顺畅的就滑了进去,开始了一场令人愉悦的津液交换。

不说话就是默认,不抵抗就是同意,皱眉就是不满,还有很多很多其他自己也在研究的微表情。想想自己和莫凡相处这一年多来真不容易,从最初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到今天这个地步,这一路走来简直是一部值得江湖传送可歌可泣的血泪史。只不过这些事,是只属于他和莫凡的秘密,旁人只能猜测推断却永远都无法获悉真相。

 

 

 

 

同夜,另一边,蓝溪阁粤南分舵。

喻文州靠坐在床上,脸上贴着纱布,肩膀和手臂上都缠着绷带,看上去似乎受伤很重但其实这些绷带更大成分上是徐景熙在黄少天“哎呀这里只涂个药怎么够呢要是裂开怎么办这里的乌青看上去好严重啊会不会伤到经络了阁主你觉得痛不痛徐景熙你给我看仔细点要是阁主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死吧”级别的毫不间断的语言攻击下,小题大作缠上的,其实喻文州的伤,因为黄少天带着蓝溪阁众人打断了对决,反而还没有叶修的重。

此时,蓝溪阁的众人都已经回去歇息了,喻文州的房间里只剩下他和黄少天两个人。

橘黄色的烛光打在喻文州脸上,跳跃闪动的烛光将喻文州笑容衬得更加温润儒雅。

“少天。”喻文州轻唤坐在自己房间茶桌前不说话也不离开的黄衫青年。

黄少天没有理他,只是扭头换了个方向继续不说话。

喻文州有些无奈,还真让叶修说中了,少天真是气得不肯跟自己说话了。虽然不跟自己说话却也不肯离开得守在身边还真是……

怎么办呢?

“少天,”喻文州再次开口,见黄少天还是不理自己,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少天,我难受。”

黄少天像被马蜂蜇了一下一般蹭的跳到喻文州面前。

“什么!阁主你哪里难受?我靠徐景熙那个靠不住的,他不是说没事吗?是伤口痛吗?还是叶不修那老混蛋伤到你经脉了?别跟我说是内力不畅你知道的我不擅长这个东西,不过没事我们可以去霸图借张新杰。还是说累了想睡觉那你睡没事我守着,不对累了不应该是难受,阁主你怎么了别吓我啊你今天已经吓了我一次了别再吓我第二次了……”

看着黄少天慌张地在自己身上左摸右摸就像这样就能知道是哪里出现问题一样,喻文州微笑着抬起手扶上了黄少天的脸,大拇指轻轻地来回摩挲了一下黄少天的下嘴唇。

“你不跟我说话,我难受。”

饶是自认脸皮比城墙还厚的黄少天此时此刻脸也“腾”得一下红了,急忙把头扭开躲开喻文州饱含调戏意味的手,对于黄少天的回避喻文州也没说什么,笑笑把手放下了。

“阁主你不带这样的,太狡猾了吧!我跟你说我今天真的很生气,你怎么能这样一个人出门呢?平时就算了这段时间特别危险你又不是不知道,出门就算了还去找叶不修那个搞邪教的你这不是羊入虎口吗?这个事情特别特别的严重,我们一定要严肃的讨论讨论,就算你是阁主也不能想怎样就怎样要为自己的安全负责啊!”

“今天确实是任性了一点,少天,原谅我好不好?”

“话说阁主你怎么会想着去和叶修那老妖怪单挑啊?我不是说你武功不好,是他太妖孽了,我们没必要和他这样搞啊~就算总有一天要搞死他,也是我的事不该阁主你出手啊!”

黄少天这次急了,而且是真的急了。本来这两天就正值武林大会开幕最为敏感的时期,而蓝溪阁又刚好在风口浪尖之上,按理说别说喻文州了,他黄少天这段时间也最好不要单独出门的。结果,尽早一起来,呵,人阁主大人不见了!搅得蓝溪阁上上下下鸡飞狗跳的以为有什么贼人把喻文州绑架了。还好找到个小开看到他独自往竹林方向去了才急匆匆的带着大批人马去寻。结果人找到的时候浑身是血的被飞刀钉在了巨石上,看到那一幕的时候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好了,差点气血紊乱走火入魔。

但人喻文州阁主就是阁主,哪怕折腾了整个蓝溪阁吓坏了剑圣也照样风轻云淡的安慰大家自己没事,今天就先回去吧!

这样的态度无疑激怒了黄少天,所以才会一边担心的要死,一边又觉得自己应该拒绝跟喻文州说话,整个人陷入了无比纠结矛盾的状态。

“因为我想……要是我能赢他的话,大家就有新话题了。”面对黄少天的愤怒,喻文州丝毫没有愧疚感,脸上宠溺的笑容不变,阐述的事实也再简单不过。对于黄少天,有些事就算会惹对方生气也还是要去做,而有些事就算一开始有所隐瞒,但最终还是舍不得骗他或瞒他半分的。

新话题……?黄少天想了想最近的事,突然一切串了起来。确实自己这两天到哪里都要被说一说被树砸的事,一提这事儿免不了要笑翻一片人,而且越熟的人笑得越嚣张得让人咬牙切齿。但自己就是郁闷一下其实也没在意到想要复仇或者扳回一城那程度,但是现在想起来,喻文州不但从未就这事儿嘲笑过自己,而且每每提到这话题的时候他的脸色总是会暗了几分,好像被嘲笑的是他一样……

“阁主,你没有必要为我这样的,我这儿多大点事儿啊~你都多少年没和人单挑了,现在没事还好要是出了什么事我……”

“但我还是想这么做,”喻文州把手覆在了黄少天的手上,然后轻轻握住,“我不能忍受看到你不开心却不能为你做些什么的自己,所以就算是希望渺茫我也想去试一试。”

卧槽!这个人也太会说话了吧!黄少天的内心忍不住朝天呐喊。本来自己还想好好就阁主私自离开分舵搞得分舵一片人仰马翻的事跟他好好讨论讨论问题的严肃性让他好好反省反省的,怎么才没说两句对话的节奏已经完全被对方掌握了。此时的自己别说申讨对方了,简直想整个人都扑到对方怀里。

实际上黄少天还真这么做了。他紧紧的抱着喻文州,头埋在对方的肩上,面对突如其来的拥抱喻文州没有任何抵抗,只是抬起手反抱住黄少天,把他再往自己怀里紧了一紧。

“少天,对不起,我不该让你担心的,原谅我好不好?”

得,话都被你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阁主……不,喻文州,原谅你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再也不要做这种事了?不要一声不吭的离开我身边,不要让我担心,好不好?”

“我……不能答应你我做不到的事。”

黄少天有点想暴走了,他抬起头生气地盯着喻文州,阁主今天怎么回事,老是跟自己唱反调。而被盯着的喻文州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愧疚,只是一如既往温润地笑着。

“如果是为了少天的话,我想什么都可能做得出。现在说答应你也许未来某一天就变成了失信于你,我不想这样。不过我会尽量选择最佳的方式,尽可能的不离开你,不让你担心,这样可以吗?”

“就算我再也不原谅你也没关系?”

“如果是为了少天的话……只是,如果少天肯不原谅我,我还是会很心痛,少天舍得我心痛吗?”

舍不得。

黄少天翻了翻白眼,不愧是武林四大老狐狸之一,这心脏的自己是玩不过了。而且为什么还有种自己被当成黄花闺女用情话哄着的感觉,更坑爹的是这直白的不行的情话自己还很受用……没办法了,缴械投降吧!

黄少天难得的放弃了用语言沟通,而是直接吻上了那张自己实在是说不过的嘴,对方也没有推拒,就这么任他吻着,然后渐渐地化被动为主动,缠绵在了一起。

 

 

end.

评论(6)
热度(39)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