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喻黄喻】一对A(下)

#随便写写撒糖向

#喻黄黄喻无差

#ABO没有肉


 前情提要:(上)


————————————————————————————

 

黄少天冲到喻文州办公室的时候门口一个人都没有,准确说来,是办公室附近的两个楼层内都没有一个人。

这是被清场了吗?还是都自动回避了。我大蓝雨的常年没有O,没想到避难意识居然那么出众啊~

但是为什么没有看到喻文州的身影?黄少天突然一阵心慌,喻文州这要是也在办公室里,那岂不是A遇上发情的O,天雷遇地火,火星撞地球,球都不知道会发生点什么的情况吗?

他一定要肩负起党和人民交给他的责任,拯救喻文州于危难之中,坚决打击这种借着发情期企图生米煮成熟饭的卑劣行径。

于是黄少天毫不犹豫的拉开了办公室的门,一股浓郁的玫瑰花香立刻像潮水一样的向黄少天涌来,把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黄少天有种炎炎夏日时从空调房走向39°C的室外被热浪打翻的感觉,眼前一片白茫茫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脑子也被热气蒸的晕乎乎的,浑身燥热找不到发泄口,而在办公室角落瑟瑟发抖的人影就好像热气腾腾的柏油路边的冰棍摊,让人忍不住向那个方向走去。

正当黄少天准备迈出走向冰棍摊的第一步时,视线突然有一个急速的下坠,紧接着而来的是“咣”的一声以及头部撞击地面的剧痛,然后眼前的门被猛地关上了,眼冒金星的同时黄少天感觉自己好像重新回到了清凉的空调房,头不晕了眼不花了也不想吃冰棍了。

黄少天是以脸颊贴地双手被反剪在身后的姿势被人用膝盖压着趴在地面上的,就好像被帅气的警察制服了的犯罪分子一样。然后犯罪分子听到压着他的“警官”喻文州以低沉而温柔的声线问到:“现在情况怎么样?”

另一个紧紧地拉着门把手的“警官”于锋毫无感情地回到:“从刚才黄少开门的反应,和溢出的信息素浓度来看,已经到Ⅲ期症状了,普通的抑制剂或者中和剂没什么用了。救护车还有5分钟到,还是直接送医院吧!”

喻文州又把压制黄少天的手紧了紧,“行,我们就在门口守着等救护车来吧,省得又有笨蛋跑进去。”

“笨蛋”黄少天不乐意地扭了扭被喻文州压得紧紧的身体,“……老板,我不是笨蛋,你放我起来好不好?我这不是担心你才会往里面冲吗?你看我现在神志清醒条理清晰你放我起来绝对不会发生什么兽欲压过人性的事好不好?老板你要相信我我对天发誓绝对不会去碰那个门好不好?我已经知道了信息素的危害再也不会沾染了,只要你放我起来我愿意以任何形式证明我的决心。”

喻文州默默地听完他好像戒毒宣誓一样的求情,空出一只手摸了摸黄少天的脸颊和额头,温度正常,说话也一如既往话唠又利索,确实没有被情欲控制的迹象。于是单手甩开一个信息素中和口罩,先把一边的带子挂在了黄少天的左耳上,然后沿着黄少天的脸部轮廓把口罩的固定金属条按压贴紧在他脸上,最后把右边的带子拉着套在黄少天的左耳上,左右摸摸确定带好了之后才逐渐松开了黄少天的手从他身上爬起来。

喻文州的整个过程慎重而有条理,虽然缓慢但保证了没有环节会出现问题和风险。但就是喻文州的缓慢,让被他压在身下本来已经心里有点小九九的黄少天更是被摸脸颊帮戴口罩这种亲昵的行径撩得差点把持不住。

不过既然他已经给喻文州起誓了,就要说到做到,嗯,他现在是一个不会被信息素这种小东西搞得丧失理智的笨蛋,就算要丧失理智也该是喻文州的信息素不是?

不过黄少天一起身看到全副武装的喻文州和于锋之后,又觉得自己被骂笨蛋是很有道理的,不愧是喻文州骂的。要知道目前为止,同样位于核爆中心区的三人,黄少天身上唯一的防信息素干扰物就是刚刚喻文州给他戴上的简易中和口罩,但人于锋和喻文州可是穿着密闭式的全身防护服,手上还提着小号消防栓大小的喷雾型中和剂,裹得就跟进火场似得严密。

“喻总,黄少这是没学过Omega发情期紧急应对课程吗?”于锋往黄少天的方向扭了下头,黄少天猜被防护面罩挡着看不到脸的于锋一定是满脸嘲讽。

黄少天皱了下眉头,Omega发情期紧急应对课程是什么鬼?自己怎么没听说过。

喻文州闻言也看了下黄少天,黄少天感觉对方面罩下一定是笑了,还是那种很轻蔑的笑。喻文州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

“邹远正式过来之前我就在每周例会上简单讲了一下要是出现Omega发情的情况,大家要怎么应对。但例会你不是从来都是想来才来吗?再加上我知道你本来就对这事挺不屑的,所以我也就没跟你说,是我的错。”

其实Omega会突然发情这事儿,喻文州是做过紧急预案的。楼道内之所以一个人都没有、避难如此迅速也是因为之前进行过有过训练的。而根据预案的安排,喻文州和于锋则是负责清场和等待救护车期间的应急处理。

其实喻文州也没想到,这个时候黄少天会什么防护措施都不做就冲过来,还直接把门打开立刻就被信息素影响差点酿成大错……要黄少天真对邹远做了什么,蓝雨这欠百花就欠大了。

还好喻文州和于锋及时赶到把黄少天控制住了,而喻文州的办公室在装修时是做过防信息素溢出的特别处理的,只要关上门,任房内信息素被邹远搞得如何浓郁,房外都最多只是闻得到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而已。所以黄少天也得以很快的冷静下来。

在和喻文州他们一起等待救护车的过程中,黄少天时不时的就偷瞄一下喻文州。喻文州穿着全身防护服,透过面罩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眼睛的部分,但黄少天依旧觉得这样的喻文州特别的帅。要是没有喻文州未雨绸缪的准备,自己估计还真就丧失理智了,以前还真不知道Omega发起情来信息素的威力有那么大,黄少天的心中有了些别的感慨。

抬着担架的急救人员赶到的时候,黄少天被喻文州命令去离门口十米开外的走廊尽头等着不准过来,黄少天看着除了自己以外的每个人都穿得跟进辐射区一样,也就瘪瘪嘴默默的走开了。黄少天在走廊尽头憋屈而眼睁睁地看着喻文州和一群人开门进到办公室,一分钟后抬着邹远的担架就出来了。隔得远黄少天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总之他看到于锋跟着急救人员和邹远的担架走了,而喻文州则留了下来,也没有招呼黄少天就自顾自回到了办公室中。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进去了也不给自己打招呼,摸不清喻文州的意思,既然危险源邹远已经被抬走了,他也就走回去跟着喻文州进了办公室,还鬼使神差地顺手锁上了房门。

黄少天依靠在墙边,看着喻文州像喷杀虫剂一样在办公室里四处喷洒信息素中和剂,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简易口罩的中和效果不好,黄少天总觉得空气中的玫瑰花香越发的浓郁起来。

黄少天想了想,走到中央空调的送风口旁把手伸了过去,有风,但是不凉,是坏了吧,回头叫人来修一下。

两人都一言不发,办公室中死一般的寂静,只听到中和剂喷雾的沙沙声。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喻文州好像终于满足了一样放下了喷雾瓶,无视黄少天直接在办公室中开始脱连体防护服。大概是防护服不透气的关系,喻文州取下防护面罩时随意的一甩头,一些汗珠顺着发丝在空中甩出一条晶莹漂亮的弧线。一滴汗滴顺着喻文州的颈部线条流向锁骨,正在这时,喻文州拉下胸前的连体衣拉链,白色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湿,透出了肌肤的粉色,而胸前的红点更是若影若现,晃得黄少天睁不开眼。

一切的美景就好像镜头慢放一样,黄少天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脱下连体衣的喻文州看向黄少天,在空气中向他比了一个可以摘下口罩了的姿势。黄少天随即取下口罩,玫瑰花的味道果然已经几乎淡不可闻,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海洋的气息扑面而来,黄少天仿佛一瞬间被扔到了炎炎夏日的海边,鼻腔中满满是海水的味道。

阳光,沙滩,喻文州。

黄少天被喻文州的信息素熏得晕晕的,下身也立刻起了反应。

黄少天有些悻悻然的走到喻文州的前面,两个手臂搭上喻文州双肩,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的挂在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你故意的。”

喻文州笑而不语,双手从背后环住了黄少天。

“喻文州我跟你说,我觉得这个信息素除了催情以外还有别的效果,我现在就有种喝醉了的感觉,所以我接下来的话你就当做醉话,不要往心里去。”

黄少天把喻文州抱得更紧了一点,头埋在喻文州的肩膀上,鼻腔中满满都是喻文州的信息素的味道,整个人好像坠入了深邃的海洋之中,温暖而沉静。

“我刚刚就在想啊~以前都不知道,原来O发情期时的信息素那么厉害,我要是个O或者你要是个O就好了,这样的话就可以打着发情期的旗号直接能干啥干啥,先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再说,这样就算你之后后悔或者有什么人想窥伺你也来不及了。你说我这想法是不是特别的自私特别的不要脸啊?”

喻文州不说话。

“其实我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虽然你是A我也是A,按理说A和A之间连标记都不能标记,但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总之我就是喜欢你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啊,我就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感觉特别好,就想随时随地都和你在一起,别人把我们放在一起说的时候,我也特别开心。

“我本来想着就这么着吧~我们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但是信息素那个东西怎么那么厉害,简直就是反人类。今天还好你及时出现了,要不然我真的对邹远那小子做了什么的话绝对会后悔死。然后我又想啊,这次也是我们有准备,你看你一个大总裁的,社会上难免没有对你有所窥伺的人,要是哪个小O趁着发情期引诱你借机上位什么的……我跟你说,这信息素真不是那么好控制的,要是有哪个O带着你的气息从我面前走过我真的……”

喻文州抬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背,声音中带着一丝笑意:“说够了没有啊?”

“喻文州我跟你说真的啊!”黄少天以为喻文州不把自己的话当一回事儿,瞬间急了。

喻文州的笑意更深了,“刚刚是谁还在说要我把他的话当做醉话的?”

“我!……”黄少天少有的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喻文州眼睛里都溢满了笑意,他双手捧起黄少天的脸,没有多余的一句话,没有多余的停顿,行云流水一般吻了上去。

黄少天找不到任何他知道的词汇去形容这一吻给他的感觉,他只知道现在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但又好像在放烟花一样嘭嘭嘭的炸响,该起来不该起来的东西也都统统站起来了。感官的刺激和性冲动比刚刚闻到O的信息素时来得还要强烈,强烈得让人此时就想把对方推倒直接办了。

实际上黄少天也这么做了,两人从站着吻到了桌子上,然后从桌子上吻到了地上。等到因为呼吸困难分开的时候,办公室里的摆设和装饰已经被两人撞落得七七八八、一地狼藉了。

黄少天气喘吁吁地俯视着躺在自己身下的喻文州,没头没脑的来了句:“老板,难道你是O?”

喻文州用拳头给了黄少天肚子上一下:“你到现在还搞不清我是Alpha还是Omega啊?”

黄少天摸了摸被喻文州打过的地方,打的并不痛,黄少天放开双手,整个人压在了喻文州身上,脸抵在喻文州的肩头,闷闷地说。

“喻文州,你喜欢我?”

“嗯。”

“我是个A,不是B也不是O。”

“我知道。”

“我不可能给你生孩子。”

“我不需要。”

“我不可能给你标记,你也没法给我标记。”

“试试才知道。”

“你要是有喜欢的O或者B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会退出的。”

“不会有的。”

“我很话唠我很烦。”

“你才发现啊?”

“我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好,你还是喜欢我吗?”

“少天,我爱你。”

 

 

蓝雨最近八卦的素材太多,搞得大家在饮水机前面都不知道聊什么好了。

“喂喂!你听说了吗?之前百花那个Omega在我们这儿发情的事,百花发索赔的律师函过来了。”

“百花的人脑子还好吗?明明是他们的人给我们添麻烦还要我们赔,凭什么啊?”

“不是不是!好像是于锋和百花的O在病房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被百花的总裁撞到了。”

“于锋干了什么?话说于锋呢?好几天没见到他了,该不会是被百花处以私行了吧?”

“哈哈!有可能。不过,比起于锋这事儿,你们没发现吗?黄少被喻总标记了。”

“黄少和喻总不都是A吗?A和A怎么标记啊?”

“听说啊~听说是这样的,能力比较强的A是可以永久标记相对较弱的A的,只是A和A标记之后很影响生育质量所以现在几乎没有A和A之间标记的实例。被标记的A身上会带有对方的信息素的味道,我今天在电梯上遇到黄少的时候他身上带着喻总的味道,一定是被标记了。”

“哎哎哎!那这样不对啊!我也在喻总身上闻到过黄少的味道,难道说喻总也……”

“我怎么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众人瞬间僵硬了一下,一卡一卡地转过头,果不其然看到喻文州笑意盈盈的看着大家。

“““没、没、没什么!喻总我们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

喻文州看着一群八卦爱好者鸟兽散的背影,微微的笑了一下。

谁标记了谁是不会让你们知道的,你们只需要知道少天和我在一起了就够了。

 

 

End.





评论(2)
热度(95)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