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叶喻】水调歌头(2)

※时间还没过来个双更, @404 NOT FOUND 生日快乐~

※叶喻,【伞←叶喻→直黄】前提的叶喻,原作时间线

※请务必看清CP和并接受上面的前提再看

※前文:(1


——————————————————————————

 

03

喻文州离开之后,叶修又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社会人的关系真麻烦啊~还是打荣耀简单。

其实王杰希并没有给叶修什么稀有材料,也没有让叶修劝什么。

昨晚在酒吧看到喻文州之后叶修就猜想到应该是王杰希带他来的。但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贸然搭话唯恐尴尬就先离开了。回家之后在QQ上才是旁敲侧击了一会儿,王杰希就什么都招了。但他也没说多,就是末了跟叶修感慨一句,喻文州也挺不容易的。

王杰希现在在北京玩投资玩房地产挺溜的,俨然一个资本大佬的样子,荣耀撑死也就是打打网游带带微草的程度。喻文州对他来说就是约了见一面,不约可能一年都碰不上一次的,不会管那么多闲事。但叶修忖度了一下,自己就不一样了。

他是早知道,如果喻文州要是来联盟工作,按老冯对他那个欢喜样,之后大概率就是喻文州主掌大局老冯爱来不来,对,在他对面的办公室主掌大局。这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要是见面说话还要照顾喻文州的感情,不能提蓝雨和黄少天,这太特么的太累了。

于是,叶修就多说了两句。

不过劝完之后,叶修又觉得意义不是很大,看喻文州俨然一副,“你说的我都懂,但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啊”的样子,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喻文州那边,心下却是轻松了一些。叶修上来就一点情面都不给的挑破了自己最大的秘密,不需要刻意隐瞒或回避,让他在和叶修相处时的心理压力客观上减少很多。至于黄少天那边,在叶修无声的眼神压力之下,他屏蔽了黄少天的朋友圈,暂时也不会吃到突如其来的狗粮,从这个意义上,喻文州心底还是有些小小地感谢叶修。

由于进入一个新的工作环境,虽说现在是联盟工作的淡季,喻文州也还是用了很多时间去适应,倒也没有心思去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而叶修虽然是个嘴上不饶人的人,但是同时上下班,办公室门对门,宿舍一层楼的几乎捆绑式的工作环境,还是让两人比职业赛时期更加熟络了起来。

新官上任三把火,喻文州刚来也很积极的投入工作,和叶修本来就是关联业务,便顺势打了个配合。两人平日上上班、开开会、给各个战队提点提点,周末一起看看比赛、发发点评、下下副本、抢抢boss,倒是一下子就把主席和电竞科科长的存在感在荣耀职业圈里刷了起来。一时间联盟怨声载道,说联盟和总局的两位大神领导,没事多摸摸鱼出门转转不要天天泡在荣耀里,压力太大。战队求高抬贵手,选手求笔下留情,公会求给条生路,也是十分热闹了。

转眼间竟然一个月过去了。

时值清明,北京也如约下起了小雨。

和职业选手法定节假日法定加班不同,事业单位法定节假日一定会放假。喻文州本也想趁着假期回广州一趟,联络了家里却被告知已经去上过坟了,清明父母会和几个远房亲戚去乡下的祖坟,算了算时间肯定来不及,于是作罢。

平白多出了3天的时间,喻文州照往常打开电脑准备上荣耀,QQ里问了声叶修来不来,没想到信息却石沉大海,君莫笑的头像也整整灰了3天。

而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已经是节后第一天上班的时候了。

 

 

04

虽然是冯主席和喻文州两个人的办公室,但冯主席一如既往的不在。

叶修放了两盒青团在喻文州的桌子上,喻文州笑着说了声谢谢,起身把青团放到办公室的冰箱里,然后转身给叶修倒了杯茶。

叶修倒也不客气,多要了个纸杯,就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回杭州了?”喻文州笑着问。

“这不明知故问吗?”叶修满不在乎地回答,虽然回来后发现有这家伙三天前的留言有点过意不去,但喻文州的信息渠道怎么可能那么窄。

“嗯,多少还是有点在意,就问了苏沐橙,她说你和他一起回杭州了。那边天气怎么样?”

“下雨啊!从到杭州就开始下,一路都是车,堵得要死。”

然后两人从杭州的天气和交通,聊到了全国的天气,北京难得的城里都没人,叶修三天没上荣耀神之领域发生的轶事。

虽然放任不管的话政治经济军事甚至北京的房价两人都能聊一天,但叶修下午还有个会,想想还是把话题拉了回来。

“得了吧,文州,想问什么就问吧。”

叶修话题切得生硬,喻文州有些措手不及,沉默了一会儿,又反复咀嚼了一下措辞,最终还是决定僭越了。

“我听人说,你是去见了一个朋友。”

喻文州这里没具体说听谁说的,说明不只是问了一个人,苏沐橙、陈果、方锐、魏琛……知道苏沐秋的人,其实并不少。

“是的,一个老朋友了。”叶修倒也没在意喻文州的私下打探。

“他走了多久了?”喻文州起身把自己的茶杯注满热水,以温暖冰凉的手指。

“职业联赛刚开的那年走的。”叶修吸了一口烟,吐烟动作就像叹气。

空气凝重了起来,喻文州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了。

“十四年了……都放不下吗?”

叶修本想说,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但抬起头喻文州迷茫的神情哗地撞到他的眼里,让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喻文州想问的,想知道的,不是自己清明去了哪里,不是苏沐秋是谁,而是想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能从自己对黄少天的感情里走出来。在喻文州看来,他和苏沐秋相识三年,记了十四年,至今还在用他留下的君莫笑;而他和黄少天的十年队友,一路走过坎坷受尽荣光,是不是只能用一生去忘记了?

在叶修看来,喻文州是一个理性到不近人情的人,而黄少天的出现,却给他的理性人生中加了很多人味的色彩。但此刻,现实却无情地把黄少天从喻文州的生命中抽离,理性的喻文州想要走出这个泥沼,感性的喻文州却迷失了方向。

喻文州还在等待叶修的回答,叶修却也明白了此刻自己的任何规劝都是毫无说服力的。

于是叶修笑了,像个地痞流氓一样。

“怎么?你很在意吗?吃醋了?”

饶是喻文州也没想到叶修会这样回自己,刚抿的茶一口喷了出来,在空中划出一道彩虹,立马在叶修的衣服上留下一片斑斑点点。叶修立马一脸嫌弃的抽了几张纸巾开始擦了起来。

“噫!脏死了你。”

喻文州也感觉抱歉,一边帮叶修擦衣服,一边收拾自己弄出的狼藉。

“对不起对不起!叶神,领导,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叶修看喻文州难得的手忙脚乱,没有去和他抬那个你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杠,而是微笑着缓缓地说。

“喻文州,没有人逼你放下,不用急,该过去的总会过去。”

正在帮叶修擦衣服的喻文州闻言停下了手,有些诧异地看着叶修,这种被人从里到外看穿的感觉,喻文州说不上来是好还是不好,但叶修话里的意思,却如醍醐灌顶般把他浇了个通透。最近好像确实是自己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但感情,却偏偏又是最勉强不来急不来的事。

喻文州停下手,往后退了一步,毕恭毕敬的向叶修鞠了一躬。

“前辈,谢谢你。”

叶修无所谓的摆摆手,让他无需那么见外,以后有空的时候多帮他写写报告就行。

喻文州笑笑没有答应这种丧权辱国的条约,而是像调戏良家妇女一样牵起了叶修的手,十分有“诚意”地笑着说道。

“这几天联系不上你我真的很在意啊!看在我们相识十几年的份上,是不是可以把你的私人手机号告诉我了?叶神。”

叶修被喻文州笑得一身鸡皮疙瘩。

“喻文州,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这样笑很恶心。”

“没有。”
“那我现在告诉你了。”



TBC.

评论(11)
热度(160)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