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e_诺奈

文秋战争(上)

※非主流黑手党的日常系列

※人设、四格、背景设定等总目录【点我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

※CP自由心证,有未完成形态的王方、喻黄

※通贩小广告:人设明信片通贩仓库里翻出来的苏黎世国家队书签


——————————————————————————————

 

00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故事要从一本叫做《文秋》的周刊杂志说起。

周刊文秋是A联邦共和国销量最好的一本综合向周刊杂志,内容涵盖了流行时尚、社会热点、演艺资讯、八卦新闻、感情故事等当下最受读者欢迎的内容,加之时常以各种类型的帅哥作为封面,因此在女性读者之中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

传说亚马逊河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偶尔扇动的几下翅膀,可以在几周后引起一场龙卷风,这天周刊文秋的编辑向周泽楷递出的一张名片,就是那对扇动了几下的蝴蝶翅膀。

轮回的少当家周泽楷,人帅能打话还少,为了轮回的振兴与发展,对于所有能赚钱,啊,不,能对轮回未来发展有所贡献的事从来都是来者不拒的。因此,他很自然的接下了文秋编辑递给他的名片,然后当了一期封面模特。

结果这一期的周刊文秋,刚出版就被轮回自己人给买断了,硬生生紧急加印了之后才算满足了市场。不知周泽楷背景的文秋编辑部大喜过望,立刻邀请周泽楷不止来做封面,或者干脆成为文秋的专职模特好了。

周泽楷把这事儿跟江波涛说了一下,江波涛心下一盘算,这不划算啊!

小周去做封面模特,然后我轮回的人把杂志全买回来,杂志社再给小周模特的工资,怎么算我轮回都亏了,不行不行。

于是,轮回把周刊文秋的编辑部买了下来,成为了文秋的老板,这样的话周泽楷拍封面就是给自家杂志宣传,卖杂志的钱都是轮回的收入,轮回还不用买杂志了。江波涛在心中为自己的这波操作点赞。

但是,此时此刻,江波涛有点后悔了。

下午三点,本周最新的周刊文秋正安静的躺在茶几上,封面的正中是一个看上去应该是偶像的青年,穿着西装手拿双枪做瞄准动作帅得让人脸红心跳,作为封面模特完全可以打满分。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这期封面的右下角有一个小圆,圆圈里是一张噪点非常高的照片,模糊可以看到照片中的两个人靠的非常近。不过最让人注目还是这期杂志的主标题:“独家爆料:格拉瑞岛黑手党蓝雨的两大首领竟是同性恋人!!!”用了加黑加粗的超大字体,和三个感叹号。

黄少天坐在沙发上,双脚毫不客气地交叉着搁在茶几上,脚跟离那本有着耸人听闻标题的周刊杂志仅有不到1厘米的距离,只要挪挪脚就能踩到。

“来,说说吧,什么情况,我给你们解释的时间,我保证绝对不会打断你们的。我和我家boss什么情况你们又不是不清楚,造谣就要承担相应造谣的后果对吧?我们家仓库里的那些东西也躺了很久没有动了,我也很久没有正儿八经的和人切磋过了,你们给机会我们总不至于不给面子对吧?对,最好是周泽楷,就你来解释,你们干得出这种事来,还怕给个解释吗?”

坐在黄少天对面被点到名的周泽楷有些局促,想说什么的样子,犹豫了一会儿又什么都没说,而是皱着眉头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江波涛。

江波涛有点尴尬,有点不是一般的尴尬,于是他看向坐在黄少天旁边的喻文州。

“喻总,我们是真不清楚你们俩是什么情况……”江波涛说。

“不知道还乱写乱报道,虽然你们也是混道上的但是你们既然已经进入新闻行业了就不知道要有一点媒体操守吗?你们这样乱写乱报道不知道会给我和我们boss带来多大的困扰吗?不知道会给外人造成多少的误会吗?本来追我和boss的姑娘就很多了,你们这样一写要是有一些不知道哪儿来的男的误会我们是基佬对我们展开追求那岂不是麻烦乘以二了吗?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后果很严重啊?”黄少天回答,喻文州微笑。

“……………………”江波涛感觉自己没有听懂,转头看了下周泽楷,发现不是只有自己没听懂。

“喻总,这是杂志写的,跟我们轮回也没关系啊……”江波涛决定放弃纠结,继续解释。

“没关系?你当我们傻的吗?我们boss什么人你会不知道?周泽楷第一次上封面那期在断货之前我们就买到了,你们买了编辑部之后第一天我boss就猜到了,你现在才来撇清关系是看不起我们蓝雨吗?还有你江波涛,一直都是我在跟你说话,你老是搭腔我们boss什么意思啊?你是轮回的老大吗?你凭什么越过我和我boss说话啊?你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我boss啊?”黄少天继续呛声,喻文州继续微笑。

江波涛觉得再这样无视黄少天下去,估计自己可能要被一枪崩了,于是只得硬着头皮转头向黄少天讨好。

“黄少,您仔细看,这篇写您和喻总的其实不是在新闻版,而是在感情版,也就是有人投稿的,不是我们记者干的。而且编辑部的事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不过我们还是为不实报道的事儿向您跟喻总诚挚的道歉。”

没想到黄少天突然怒了,拿起桌上的杂志,直接重重的拍到了周泽楷的面前。

“谁跟你说这些了!我想说的是为什么整本杂志有五分之一的篇幅在写我和boss的八卦,”黄少天顿了一下,咬牙切齿地戳着封面上周泽楷的脸,

“但是封面却是周泽楷!我长得那么帅,是有哪里比不上周泽楷了?!”

 

 

01

江波涛觉得有点头疼,他原来知道蓝雨脑回路有点神奇,没想到那么……难以言喻。

“黄少,您看,这不是清晰度太低,没法用吗?”江波涛苦笑着说。

周泽楷乖巧点头。

黄少天一把抄起杂志猛的砸向周泽楷,周泽楷往右边一让将将躲开,一脸惊恐。

“周泽楷你点头个屁啊!”

然后站起来,一脚踩在茶几上,身体前倾单手搭载膝盖上典型的黑社会要钱的姿势对周泽楷和江波涛吼道。

“你们没有照片不会找我拍啊?!!”

 

 

02

得到江波涛和周泽楷接连点头表示下次一定找他拍的承诺后,黄少天坐回沙发,开始翻起来这期的周刊文秋。

“boss,我看这几张照片,虽然不清晰,但好像确实是我们吧?”黄少天问。

“嗯,应该是,噪点那么大应该是在很暗的地方拍的,而且我们又坐着,这个距离与其说有暧昧,不如说更像是外界声音太大不得靠近了说才听得清。”喻文州从黄少天手上接过杂志,开始分析道。

“有道理,那就是哪次在酒吧或者KTV被拍到了的吧?boss你看得出来是什么时候吗?”

“看我们当时的着装,还有你那天带的领带,虽然环境色进行过处理但还是勉强看得出是ktv的内饰,应该是那次和微草在‘公主包’的时候吧!”

“哦哦哦!那这个落款是‘防风’的家伙,是微草的人?”黄少天兴奋的叫到。

“从拍照的角度和当天大家坐的位置来看,准确的说,应该是方士谦吧~”喻文州微笑着下结论。

听着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热烈讨论,江波涛面上保持微笑,内心已经泪流满面。

您老既然都猜出来了,那还来找我们干什么?!

 

 

03

那篇标题骇人内容基本乱编的《独家爆料:格拉瑞岛黑手党蓝雨的两大首领竟是同性恋人!!!》还真确实是微草的副堂主方士谦写的。

动机也非常的单纯。

那天他们微草去KTV唱歌,顺便庆祝高英杰小朋友的生日,微草作为一个大帮派,自然是定了岛上最豪华的KTV的最大的公主包。结果等微草一群人浩浩荡荡赶到的时候,发现蓝雨的人已经在里面唱了起来。

虽然经理解释是系统错误导致微草的预定没有显示,前台不知道,蓝雨来了看包房没人直接进去了,等经理反应过来的时候微草的人已经到了。

与此同时,蓝雨的庆功蛋糕送到了,高英杰的生日蛋糕也送到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黄少天眼神冰冷已经开始摸枪,方士谦的手也暗暗摸向自己的银针袋子,战争一触即发。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喻文州热情地握住了高英杰的双手,好像革命老兵见到了战友的满面笑容就差热泪盈眶了:

“小高过生日啊?进来一起庆祝吧?机会难得人多热闹不是吗?”

在微草的人说不之前,高英杰就被拉进了全是蓝雨的包房,方士谦也不得不跟了进去。

那一天的感受,方士谦回忆起来真是感觉像吃了一万只苍蝇的恶心,尤其是王杰希不在没人跟他一起怼蓝雨,喻文州和黄少天还非要在他面前眉来眼去打情骂俏(此处纯属方士谦自己脑补)的样子,更是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于是他偷偷拍下喻文州和黄少天亲密的画面,然后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洋洋洒洒的写了一篇关于黑道大佬喻文州和蓝雨台柱黄少天明面上是兄弟,但地下却是同性恋人,经常在各种嗯嗯啊啊的地方偷情,凡是发现他们秘密关系的人都会被灭口,记者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揭露蓝雨老板之间的不洁关系,希望不再有人受到蒙蔽加入蓝雨,已经加入蓝雨的人能够尽早退出蓝雨的长篇专题(虚假)报道。

写完之后还专门拿去给和蓝雨两位认识已久的王杰希鉴定,收到了王杰希看神经病的眼神一个。

 

 

04

“小江啊~这期杂志卖得如何啊?”方士谦打电话给江波涛,语气十分得意,内心满是有自己杰作的这次周刊文秋一定能卖到上天。

“方神啊~托您的福,这期杂志销量确实很好,但是,方神啊~您掉马了。”江波涛欲哭无泪的回答。

“掉马?掉什么马?”方士谦没听懂。

“喻总和黄少猜出来是您了,您……出门小心。”说罢立刻挂了电话。

方士谦听着听筒那边传过来的嘟嘟声,有些僵硬地回头,满面愁容的看向坐在一旁研究最新武器情报的王杰希。

“小堂主啊……蓝雨要追杀我,你会救我吗?”

王杰希眼皮都没抬。

“自己作的,不救。”

 

 

05

方士谦胆战心惊的过了近半个月,却什么事都没发生,连唯一的一个擦伤,都是自己太过小心左顾右盼撞电线杆上蹭的。

方士谦心下正是疑惑,刚好走到报刊亭看到新一期的周刊文秋,封面还是周泽楷,但其中一个标题却以吸引了方士谦的注意。

《王杰希传——围绕黑道总裁那些的爱恨情仇》

方士谦买下杂志,继续偷偷摸摸地摸回微草,为了怕被人——尤其是王杰希——看到误会又是自己干的,于是生生忍住好奇心,躲回自己被子里才开始看这到底写了什么。

二十分钟后,方士谦两眼通红地从被子里爬出来,一言不发地穿过半个微草总部,走进训练室,抓住正在盯着微草机动部队训练的王杰希的衣领,毫无形象地大吼道。

“王杰希!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06

王杰希觉得自己这辈子很苦。

究其原因,应该是上辈子欠了方士谦。

然后,上辈子、上上辈子、上上上辈子、上上上上辈子、以及上上上上上辈子都欠了蓝雨那两位。

否则,为什么这两位大神,从小就不肯放过他。就连打击报复方士谦的时候,都要拿自己开刀。

说实在的,王杰希有些后悔。

前些天,王杰希看到方士谦在写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造谣八卦的时候,他没有阻止;王杰希看到方士谦兴致勃勃的打电话给江波涛,说服江波涛把那种耸人听闻的标题放在封面的时候,他没有阻止;在蓝雨已经扬言要打击报复,江波涛打电话询问他介不介意的时候,他也没有阻止;今天,方士谦终于提着周刊文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拽着自己的时候,他内心给自己默哀3秒,再也没有人会出来阻止了。

 

 

07

“方士谦,士谦,你先冷静一些,好吗?”王杰希拿出哄家里3岁小侄子的语气哄情绪激动两眼通红的方士谦,内心满是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方士谦深吸两口气,扳直了脸,瞪着王杰希,等看他有什么好说的。

“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王杰希问。

“你还好意思问?”方士谦毫不领情。

王杰希很懵,真的很懵。

“是周刊文秋上写了什么吗?”王杰希试探着问。

“自己看!”

方士谦一跺脚,猛地抬手把周刊文秋甩在王杰希脸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周围围观的微草机动部队成员噤若寒蝉。

王杰希手抖着把脸上的杂志拿下来,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嘴角抽搐着对方士谦说:

“你先让我看看,好吗?”

王杰希在心中给自己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我的涵养真tmd太好了。

 

 

08

王杰希翻开周刊文秋,翻到自己名字上了主标题的那几页,没仔细看但随便翻翻引入眼帘的剧情都让他太阳穴上的青筋不住地跳。

「六岁的方士谦第一次见到王杰希时,对他的外貌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他围着王杰希左转转右转转,用稚嫩的童声问道,你的两只眼睛怎么不一样大啊?」

王杰希往后翻了两页。

「方士谦两眼通红,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右手拉着床单挡住自己的胸口,脖子上隐约还留有红色的痕迹彰显着昨晚发生过的事情。

方士谦颤抖着声音问,我们不是朋友吗?你为什么……

赤裸着上身的王杰希吸了一口烟,冷漠地回答,我们是朋友吗?」

王杰希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看到最后一段。

「王杰希你别走!方士谦死死地拽着王杰希的手腕。

王杰希没有甩开方士谦,而是抬起另一只手,黑黝黝的枪口直接抵着方士谦的头,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放手。」

王杰希合上书页,深吸了两口气,把书非常嫌弃的丢在一边,抬起手,立刻有人把枪放在了他手上,王杰希拿过枪立刻给枪上膛,直接对着方士谦的方向开了六枪。

 

 

09

虽然内心清楚王杰希肯定不会真的一言不合就开枪打死自己,但回头看了看墙上那个人形描边的弹孔,方士谦内心还是一个颤抖。

小堂主您冷静一点,我相信您的枪法但是万一走火了怎么办?

当然,方士谦是不敢说出口的,只敢怂的一逼的站在旁边等王杰希发落。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你几岁?”王杰希开始发问。

“……十五。”方士谦缩着脖子回答。

“你知道这些都是乱编的吧?“

“……知道。“

“你知道写这个的夜雨声烦是黄少天吗?” 

“…………知道。” 

“那你去找黄少天,跟我哭什么?”

“……因为我觉得他写的这些事,你都做得出来啊!”

王杰希疯了,王杰希绝望了,王杰希觉得这个副堂主不能要了,不如一枪崩了算了。

 

 

10

王杰希觉得,方士谦的脑洞实在太大,想起那篇要命的《王杰希传》最后一句大写黑体的“下回待续”,这玩意儿要真每周来一次,他有点hold不住。

黄少天怼他,至少不会成天再自己面前晃,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但现在丫的搞出这种远程攻击……王杰希觉得,文明人面对冲突,就要用文明人的方式去解决。于是他想起了那个世界上唯一管得住黄少天的人。

和喻文州通话的过程,王杰希感觉是令人舒心而愉悦的。他和喻文州就此前方士谦和黄少天在周刊文秋上发表的两篇文章给两边带来的影响交换了意见,并就这种相互打击报复的既无意义又无生产力的行为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喻文州方面表示会向黄少天传达王杰希方面的意见,希望双方在今后的建设与发展中能够继续维持好互利互赢的友好合作关系。

挂了电话,王杰希安心的去睡了,接下来的几天,也都一如既往平静的度过。

一周后,天朗气清的下午,王杰希正在验收刚送来的药材,方士谦突然冲到了他的面前,状态和一周前一模一样。王杰希内心咯噔一声,方士谦就哭腔着嚎了出来。

“王杰希!你怎么能背叛我劈腿喻文州!!”


TBC.


评论(34)
热度(813)
主喻黄
© None_诺奈 | Powered by LOFTER